【旬斗】《无知》

温馨提示:所有rps都是AU。


此文为《无处可逃》的番外篇,我实在是太想这两个男人了,所以放下手上的其他文先写了这篇,我写的肉依旧是那么粗俗,不喜欢的就不要点啦。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少年无知所以无畏,因为不知道前方是荆棘密布还是万丈深渊,所以无知地向前,义无反顾。

(我太懒了所以依旧没有捉虫)


附一个文单链接。

《无处可逃》:1-23戳我。 24-43戳我。

系列番外:

《献给亲爱的生田斗真》:1-25戳我。  25-48戳我。 修改版戳我。

《Sugar》全文戳我。

《探班》全文戳我。

《红丝绒》全文戳我。


AO3全文地址戳我。


正文:

喧闹的庆功宴现场就像装满了沙丁鱼的罐头,闷热的暖气夹着变了质的酒味钻进男孩儿的身体里,骚扰着他的神经末梢,喝了半场宴会的生田斗真已经开始感到不耐,他不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强忍着胸中憋闷的情绪扯着甜腻天真的笑容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但现实总是要将他的那根线踩得更低一些,他扬起下巴露出可怜的表情,装作醉醺醺的模样,却又小心翼翼地斟酌着用词去拒绝一个又一个前辈的劝酒,低下头的间歇,偷偷缓下表情时生田斗真才发觉自己的两腮开已经隐隐作痛。

他发现,在这个圈子里生存,真的太需要演技。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处于半醉半醒间的生田斗真并没有在意,可显然打定主意要骚扰他的人没有轻易罢休,就这样一通接一通的电话接踵而至,手机也跟着震个不停。终于,被打扰了的男孩儿恼怒地将它掏了出来,他看着屏幕上闪着那个熟悉的名字,嘴角下意识地上扬起一抹笑意,他就这样看着屏幕上的来电停下,屏幕暗下去一两秒后又再次亮起。

小栗旬

还是这三个字,生田斗真歪着脑袋,疑惑的同时却又有些得意,他眯了眯眼睛,手指翻动着就将这通电话掐灭。

翻开手机,快速地输入了一行字发送过去:庆功宴。

生田斗真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些痒,不是外面,是里面,胸腔里面的那团肉有些痒。他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助理小声说:“我去趟洗手间,一会儿回来。”

助理抓住即将起身的男孩儿的手问:“醉了吗?要不要我陪你去?”

生田斗真摇摇头,“就是有点儿闷,没事,很快回来的。”他扬起下巴示意助理有人过来,在助理回过头去应付来人的时候,男孩儿已经挣开他的手溜出了包房。

生田斗真侧着身子躲进了男厕的隔间里,打开手机翻到男人的未接电话上,犹豫着要不要回拨过去。

 

其实他们并没有很熟。

 

下文戳我。


生田斗真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噩梦,他的小腿狠狠地抽了一下,从梦里惊醒,身边的男人一只手臂被自己枕着,另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生田斗真借着并不明亮的月光看着小栗旬的脸,已经不复多年前的桀骜,却依旧好看。

他看着自己手上的求婚戒指,不自觉地绽放出甜蜜的笑,他忍不住去伸手勾了勾男人放在自己腰侧的手指,就在这时,手指一紧,醒过来的小栗旬已经捉住了他,将他脑袋按到自己的胸口,“怎么了?”男人哑着嗓子问。

生田斗真的鼻尖钻进他们的沐浴露的味道,他喜欢这个,但偶尔也会想念当年他身上的烟草味。

“做了一个噩梦。”

“还害怕吗?”他的下巴抵在自己的头顶,“我在这儿呢。”

“嗯……”生田斗真也抱住男人的腰,“你在我就不怕了,我现在只有一个感觉……”

男人蹭了蹭他的头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好爱你。”生田斗真闭着眼睛用脸颊蹭着男人的胸口,“从你第一次亲我的时候我就爱你了。”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小栗旬说话时带着胸腔的震动,“就想,以后我要是老了,快死了,一定要在这个男孩儿身边闭眼。”

 

我知道,我多想十年前就知道。

 

生田斗真握紧了小栗旬的手,轻轻地吻了吻那枚戒指:“我以后要是老了,快死了,那个时候,我一定要在你这个老头儿身边闭眼……”

 

END

2017-06-11想去数星星
评论-32 热度-93

评论(32)

热度(93)

  1. 渇き.soawkward 转载了此文字
    净趁我不在的时候更新
©soawkw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