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っちゃん,老师说这份讲义今天要交上去的,你写好了吗?”龙崎郁夫走到段野龙哉的身边,有些怯怯地问着。

自从上高中后,段野龙哉就变得有些沉默起来,每天放学后也不再跟他一起回家,个子越长越高,皮肤也越晒越黑,一眼看过去,就像个不良少年。

“嗯。”被问到的少年回答一声,过一会儿,就将手里的纸张递了过去,随后便看向窗外,不再说话。

龙崎郁夫收回讲义,嘴唇嗫嚅着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日比野美月回过身子,将手搁到龙崎郁夫的桌子上,一脸狐疑地望着自己后座上的男孩,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喂,龙崎同学……”

“嗯?”龙崎郁夫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英气十足的女孩。因为段野龙哉的关系,这个女孩子是整间学校里为数不多愿意跟自己说话的人,“怎么了?”

“我说……”日比野美月压低了声音,朝窗户边的段野龙哉斜睨一眼,“我之前就很在意了,你们关系很好吗?”

龙崎郁夫愣了愣,仿佛从来没有觉得这会是一个问题一般呆呆地看着日比野美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应,应该,还好吧……”他咬了咬嘴唇,竟然开始不确定起来,“我们是邻居,幼稚园的时候就,就一起上学了……”

那关系很好吗?也许只有自己觉得他们的关系与旁人不太一样……想到这一点,龙崎郁夫不知为何有些失落起来。

“好吧,这不是重点。”日比野美月伏下身子趴到桌子上,“你就一直叫他たっちゃん?”

“嗯……有,有什么问题吗?”龙崎郁夫将脑袋凑过去,有些疑惑地问。

“问题大了好吗?他都是高中生了,你一直叫他的小名,他肯定会不爽的啊。”日比野美月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龙崎郁夫的眼睛一亮,难怪たっちゃん最近都不怎么跟我说话了,原来是因为这个吗?他暗暗地决定,以后一定要换一个称呼。


“那,那个……た……”龙崎郁夫背着书包,追上了正在往教室外走的段野龙哉,正准备叫出他一直用的那个称呼,可脑子里闪过日比野美月的那句话,说出的,便是少年的名字。

“龙哉……”他叫住了他,有些不习惯,有些失落,难道以后都只能这样称呼他了吗?

少年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回过身,看着低着脑袋显得有些可怜兮兮的男孩儿,迈开步子向前,逼近了他。

“你叫我什么?”

龙崎郁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呆呆地抬起头,重复着:“龙,龙哉……”


段野龙哉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他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住,只要离他远点,就不会被那种奇怪的感觉困扰了,他以为,只要不再去看他、不再去听他的声音、不再去想他,自己就会正常一些,也许就这样,再过段时间,他们就能变成跟以前一样的“朋友”,而不是……

但此刻,听到他像称呼其他人一样称呼自己时,段野龙哉知道,自己错了,他根本做不到心安理得地将眼前这个人放在“朋友”的位置上,根本做不到让他就这样远离自己。


随着少年的步步逼近,龙崎郁夫已经退到了窗台边上,他的手向后抓住窗沿,洁白的窗帘将他们与外面的世界隔开,空荡荡的教室里仿佛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

他抬起头,少年日益成熟的脸庞在自己的瞳孔里放大,直到自己的嘴唇上传来一阵湿意,龙崎郁夫才意识到他们做了什么。

一阵风刮过,窗帘在他们的身边鼓动,少年搂住男孩的腰,靠在他的肩膀上,声音比风还要轻,还要热。

“错了,是たっちゃん……”

“嗯……”


是たっちゃん,他一直都是,只属于自己的たっちゃん。


补充一个萌点:

段野龙哉是那么狂拽炫酷的一个人,但是都那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让叫他儿时昵称“たっちゃん”的龙崎郁夫改过口!
理由?还用问吗?他就是喜欢听啊……
捂心口倒地,爱这两个男人一辈子。

热度 69
时间 2017.07.07
评论(14)
热度(69)
  1. 渇き.soawkward 转载了此文字
    段野龙哉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