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轰出】《肌肤相亲》第二章

*爆豪胜己以为自己得了肌肤饥渴症,其实他没有。

*轰焦冻一直都认为自己讨厌跟任何人接触,但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

*世界观非漫画设定。


温馨提示:少数男孩到了一定年龄后会觉醒为双性,而绿谷出久就是其中一员。


*第一章。


正文:

爆豪胜己瘫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遥控器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视线散漫地看着前方,显出几分呆滞,他觉得自己脑子里负责管理记忆的区块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要不然,怎么会像现在这样,无论自己多么努力想要忽略,双颊泛着红晕的废久在自己的抚龘摸下抽泣的画面依旧是不断冒出来,挡住了一切其他思绪,堵得自己整个胸口满涨,难过不已。

在爆豪胜己的认知里,那个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废久,从来没有露出过那么无所适从、那么脆弱又……奇怪的表情。

绿谷出久总是傻乎乎、软软的、小小的一团,跟在自己身后小胜小胜的叫个不停,很是烦人。他记忆中的小孩是那么黏腻,只要自己一回头,就能看到他缺了一颗牙、显得有些蠢兮兮的笑脸,非常烦人。明明只要一直那样在自己身后就够了,可他却偏偏要站在自己的对立面,维护那个比他更讨人厌的弱虫。

是的,他总是那么烦人。爆豪胜己撇撇嘴,母亲的声音将他的思绪从记忆里拉了回来。

“哎,小久出来了啊。”爆豪太太放下手里的电话,看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男孩,亲切地问道。

“嗯……我,我洗好了,打扰阿姨了……”绿谷出久攥着自己的居家服下摆,垂下睫毛遮住自己的视线,好像这样子,就能躲开那个令他感到惶恐的人似的。“我现在就回去了,真的非常感谢。”

爆豪胜己的视线不自觉地凝到绿谷出久的胸口。真的完全看不出来啊……他歪着头,打量着眼前的人,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一般认真地看着。

纤细的身躯被宽大的居家服包裹,就算仔细去瞧,也不会发现他的胸口已经发育得跟普通男孩不一样了,及膝的短裤下是笔直白皙的小腿,他没有长体毛吗?爆豪胜己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视线移到男孩的脚上,赤龘裸的双足被自己的浴室拖鞋盛着,在不合脚拖鞋的衬托之下,他圆溜溜的趾尖显得愈发小巧可爱。

“回去干什么呀?刚刚你妈妈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公司要临时加班,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让你就在我家过夜呢。”爆豪太太笑起来,“本来就准备留你在我们家吃饭的,买了好多吃的,你看你这么瘦,待会儿多吃点啊。”

绿谷出久听着爆豪太太说的话,只觉得眼前有些发黑,明明什么事儿都还没有发生,他就已经开始害怕起来,头埋得更低,他能感受到有一道炙热的视线正灼烧着自己的身体,那熟悉的温度,来自那个与他一同长大的少年。

小胜他……小胜他肯定更讨厌我了……绿谷出久的手指缴着衣服下摆,不安地挪到了爆豪太太的身边,只有这儿,能让自己好受一点。

“死小子!你瞪着小久干嘛?”话音还没落下,啪的一声闷响,爆豪太太的手掌已经招呼到了自家儿子的后脑上,被暴力对待的爆豪胜己一时有些懵,

双手抬起,一手握着遥控器,一手虚握着空气,皱着一张脸,刚冒起来的小火苗就这样被自家老妈给拍熄了。

绿谷出久自然是看到了,他咬着下嘴唇,圆圆的脸颊微微鼓起,大大的眼睛里装着天真的笑意,可对少年习惯性的恐惧情绪使得他不敢真的笑出来,只能悄悄地别过脸,将身子藏到爆豪太太身后,偷偷地开心一下。

男孩不知道,其实少年的视线一刻都没有从他身上挪开过,他的小动作全都落到了少年的眼里。那些毫无来由却十分可爱的情绪被他抓住,放进了一个箱子里,落下锁,藏进某个角落,守护着它的少年犹如一条守护着宝藏的恶龙,凶狠,又孤独。

 

晚餐爆豪太太做了绿谷出久爱吃的炸猪排盖饭,爆豪胜己斜着眼不爽地看着绿谷出久,后者在看到炸猪排的时候眼里闪着晶亮的光芒,嘴角不自觉地翘起,手指下意识地敲了敲桌面,像一只被丢到蜜罐里的小老鼠。废久真是太讨厌了。爆豪胜己啧一声,决定不再看他。

也许是对方咬下猪排时候的脆响很诱人,也有可能是他的不时伸到自己眼皮下的手腕太碍眼,爆豪胜己终究还是忍不住看向了绿谷出久,他转过头时,男孩正夹着一块金黄色的炸物放进嘴里,包裹着食物的嘴唇嘟起,嫣红的嘴唇沁着亮晶晶的光泽,一时间,爆豪胜己看呆了。

被男孩含住的东西不再是食物,而是自己的手指。他的指腹压住废久的嘴唇摩挲着,从柔软的缝隙里侵入,将他紧闭的牙床掰开,手指嵌进对方的犬齿再往里探,捉住他湿润的舌尖反复缠绕,男孩无法吞咽的津液从嘴角滑过,与他的眼泪混到一起滴进他的胸口,染湿了他小巧饱满的乳龘房。

操!爆豪胜己的身体向后一缩,身下的凳子被他拖出一道刺耳的响声,他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在想些什么,这感觉简直太难受了……

绿谷出久被吓了一跳,茫然地看向爆豪胜己,他生气了吗?应该是生气了吧,先是浴室被自己占用,又因为他的到来不能吃自己喜欢的食物,等会儿,他们还要在一张床龘上……毕竟小胜是那么,那么讨厌自己……

 

爆豪胜己看着站在门口犹犹豫豫不敢走进来的绿谷出久,胸口就腾地升起一股闷气,他看到这家伙这副模样就不爽,非常不爽。

绿谷出久正想着怎么开口说自己睡地板就好,少年就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前,他抬起头,弱弱地喊着他的名字:“小胜,我,我待会儿睡地……啊……”他好像从来没能在他面前完整地说过一句话,手腕被紧紧抓住,小胜的手心很烫,无法抗拒的力量拖着自己的身体,他的眼前一晃,整个人就被少年丢到了床上。


下文戳我。


爆豪胜己咬着吸管,偏过头,视线越身边的好友落到某个卷发男孩的后背上,“喂,你们说,如果你突然非常想要碰一个人的肌肤,是为什么?”爆豪胜己百无聊赖地开口问道,阳光撒到他的身上,少年浅金色的头发显得比阳光更耀眼。

“哈哈,这是什么问题?”铁哲徹铁莫名其妙地看爆豪胜己一眼,用手肘捅了捅一旁切岛锐儿郎的胳膊,“问你呢,非常想碰一个人的肌肤,是为啥?”

切岛锐儿郎嘿嘿笑两声,有模有样地思考两秒后,“不如你去谷歌看看?”朝爆豪胜己耸耸肩,表示这已经是自己能想到的最佳解决方案了。

“不如闭嘴啊你。”铁哲徹铁拍了拍他的肩膀,摇了摇脑袋。

“切……你还不是不知道。”

“什么什么?你们在说什么?”峰田实不知道什么时候蹦了过来,他撅着嘴,好奇地问。

“啊,就想知道为什么会特别想碰一个人的肌肤啊。”铁哲徹铁压着切岛锐儿郎的肩膀,低下身子回答峰田实的问题。

“这个你们都不知道啊?”峰田实神秘地笑笑,“这个呢,叫做肌肤饥渴症,患者会特别渴望别人的肌肤,不由自主地就想要去碰去摸,嘿嘿,肌肤饥渴症的患者有时候会寻求一种特殊的play,比如……”

“原来如此!”爆豪胜己一把捏紧自己手里已经空掉了的果汁盒,嘴角裂开一个了然的笑容,盯着某个背影的双眼里闪烁着肆意的火光,“原来是这样啊,哈哈哈。”

“他怎么了?”铁哲徹铁与身边的两人交换了一个茫然的眼神,觉得爆豪胜己好像被打开了某个开关一样,整个人都燃起来了。

 

下文戳我。


那个时候的少年还不知道,那种陌生恐怖却令人避之不及的情绪,人们将之称为——爱情。

 

哭泣的男孩和刚刚被启蒙的少年并没有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直到一道冷峻清澈的声音在本该只有喘息声的教室里响起时,爆豪胜己才抬头看向门口,那里站了一个脸上带着伤疤的清隽少年。

“你们,在做什么?”

轰焦冻的视线从爆豪胜己脸上略过,停在他怀里那个不停抽泣抖动的人身上,瞳孔微微一缩,沉着嗓子又开口问道:

“你在对他,做什么?”


未完待续

评论-99 热度-963

评论(99)

热度(963)

©soawkw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