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轰出】《肌肤相亲》第五章

*爆豪胜己以为自己得了肌肤饥渴症,其实他没有。

*轰焦冻一直都认为自己讨厌跟任何人接触,但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

*世界观非漫画设定。


温馨提示:少数男孩到了一定年龄后会觉醒为双性,而绿谷出久就是其中一员。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正文:

“胜己?你已经到家了吗?”爆豪太太发现玄关处散着两双学生鞋,朝二楼喊了两声,等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回答,她转过身关上大门,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后将鞋子摆放整齐,“这是……小久的?”小声嘟囔着,爆豪太太将大包食材拎到厨房,这时,二楼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声将她吓得一哆嗦。

“胜己?!你在干嘛?”爆豪太太丢下手里的洋葱,转身就向二楼走去,“小久是不是来了啊?喂!死小子说话啊!”

就在她的手即将转开门把手的那一瞬间,爆豪胜己推开了房门,快速闪了出来。

“你要吓死我啊!”爆豪太太被突然出现的身影惊到,她捂着心口拍了爆豪胜己的胳膊一下,朝房间内张望了一下问道:“小久呢?刚刚是什么声音?”

说完,爆豪太太才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不看还好,看了之后又收获了一个惊吓,“我的天,你怎么流鼻血了?!”

“呃……”爆豪胜己被问得一愣,他抬手擦过自己的鼻子,一道鲜艳的红色印上了自己的手背,即便鼻腔里尽是血腥,但爆豪胜己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异样的腥甜,意识到那是什么的味道之后,脑子里浮现出一双泛红的双眼,以及男孩那张被泪水洗刷得楚楚动人的脸庞。

Fuck……爆豪胜己暗骂一句,不自然地转过身,“天气太热,上火了吧……”少年生硬地回答道,只希望自家老妈能赶紧走,不要再废话了。

绿谷出久抱着衣服从房间里小心翼翼地挪了出来,刚打开门,就对上了爆豪胜己别扭的眼神,男孩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嘶……”一不小心牵动了膝盖上的伤口,疼得直抽气。

爆豪胜己察觉绿谷出久对自己的闪躲,一股无名怒火开始酝酿,他揪着他的衣领将他拎出房间,“你就不能老实一点?”少年没有放手,冷着脸教训着他。

“哎呀!小久怎么受伤了?”爆豪太太迎了过来,她俯身看着绿谷出久的膝盖,责备地戳了戳一旁的爆豪胜己,“你怎么搞的?是不是欺负小久了?”

谁欺负他了?爆豪胜己不爽地别开脑袋,本想反驳,可又觉得无法反驳,任由胸口那股气不断地郁结,闷得不行。

“没,没有……是我在训练接力的时候,摔到了……”绿谷出久慌张地摆摆手,他已经给小胜添了很多麻烦了,怎么能再害得他再被误会呢,“是小胜背我回来的……小胜他……”

“好啦,小久别说了,伤口处理过了吗?”爆豪太太握住绿谷出久的手,心疼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就算那死小子没有欺负你,也该骂的,谁让他没有保护你的?”

“伤口已经处理过了,小胜他……”绿谷出久的视线飞快地掠过爆豪胜己收紧的下颚,讷讷地说:“我没事的……而且小,小胜他……他很好了……”

“傻孩子。”爆豪太太被绿谷出久不知所措地为自家儿子辩解的模样逗笑了,“好啦,我不怪他了,你赶紧去洗个澡吧,阿姨给你做好吃的。”爆豪太太说完便转身下了楼,张罗起今天的晚餐来了。

 

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抓着衣领,也不好挣开,他的双腿还有些软,能勉强站着已经是多亏了他不弱的意志力了。

“啊—小胜!”绿谷出久的膝盖一软,他又被少年抱了起来,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了。

“闭嘴。”

爆豪胜己低哑的轻呵打在绿谷出久的心尖上,男孩的手指也跟着一颤,碰到了少年后背中央那条脊椎,刹那间,箍着自己腰的手掌收紧,绿谷出久察觉到少年的脚步也僵了一瞬,待他恢复正常后,绿谷出久看到少年侧过脸,深深地望了自己一眼。

直到爆豪胜己收回视线,绿谷出久仍旧感觉自己的喉头发紧,那一刻,他有着灵魂被看透了的错觉。

被放到浴室后,爆豪胜己留下一句:“完事叫我。”便抽身离开,见他出去,绿谷出久紧绷的神经渐渐松弛下来,他缓缓地脱掉了自己身上衣物,扭开花洒,任由热水浇过全身,水蒸气包裹住他赤龘裸的身躯,如薄纱一般笼罩住一切美好龘撩龘人的春龘光。

绿谷出久分开双龘腿,将那些的黏腻的体龘液冲洗干净,直到此刻,他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

 

绿谷出久当然是自己从浴室走出来的。

他没能用下多少晚餐,穿着爆豪胜己的T恤坐在餐桌前,绿谷出久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被小胜的味道包裹着,忐忑不安的情绪里说不清有多少是不自在,又有多少是害羞。

拒绝了爆豪太太留宿的建议,绿谷出久一再鞠躬说明自己一定会将衣服洗干净再送过来之后逃到玄关处,他急着从爆豪家离开,穿鞋的时竟然迷糊地将脚伸进了爆豪胜己的鞋子里,惹得绿谷出久的耳后又漫一股燥热,薄汗已经沁了出来,羞得多一秒钟都无法再待下去。

这一切都被斜靠在玄关处的少年看在眼里,手里的拳头紧了又松开,眸光闪动不发一言。

爆豪太太关上门,回头看着自家儿子有些纳闷,仿佛感到牙疼一般捂着自己的侧脸,“胜己啊,小久为什么这么怕你?你到底干了什么啊……”

爆豪胜己眯了眯眼,“鬼才知道!”气哼哼地留下一句话,重重地踩着楼梯,一步一顿地回了房间。

 

爆豪胜己躺在床上,已经翻了一百次身了,至少。

脑子里闪过绿谷出久的次数已经有两百次了,至少。

 

爆豪胜己很烦,他努力地闭着双眼,整个人已经快要爆炸了,手心里的汗水仿佛都成了硝酸甘油,只要轻轻一碰,就能将周围的一切全都炸掉,而他现在就想把一切都炸掉。

房间里冷气呼呼地响着,可爆豪胜己依旧燥热不已,漆黑的房间里好像有人在哭,是该死的废久的声音,一丝丝腥甜的气味钻进他的鼻腔,混着绿谷出久耳后的奶味,爆豪胜己伸出手,仿佛摸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触感像极了绿谷出久的肌肤,那儿仿佛带着磁力,紧紧地吸着他的手掌,爆豪胜己仿佛置身现实与梦境的缝隙里,动弹不得。

“呜呜……”鼻音浓重的抽噎声在他的头顶上方响起,锲而不舍地潜入耳膜,在他的脑子里迂回辗转,搅和个不停,爆豪胜己咬着舌尖强迫自己睁开眼,想要将未知的黑暗里发生的一切看个明白。

睁开眼,爆豪胜己并没有因为看到了一切而平静下来,一切,都才刚刚启程。

绿谷出久白皙赤龘裸的身躯在自己眼底绽放,他那两条纤细的大腿龘分开,身子像骑马一样跨龘坐在自己身上,爆豪胜己的手掌紧贴着对方的大腿,原来那触觉并不是假的,自己的确正在抚弄着男孩的腿龘肉,手掌上的高温将他的身龘体烫到发红,生出几分令人怜惜的美感。

“小胜……”绿谷出久张开泛着水光的双唇,伴着醉醺醺的音调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迷离的双眼里含着爆豪胜己从未见过的娇艳。

“小胜……好疼呢……”绿谷出久的眼睛一眨,眼泪就簌簌地往下掉,有的落到颤巍巍的乳龘肉上,与薄汗混到一起,有的则从下巴滴落胸口,顺着腰龘腹一直往下滑,随着那滴泪而移动的,还有爆豪胜己的视线。

向下,再向下……

爆豪胜己没有炸掉一切,但他确实已经炸开了自己的脑子。热、痒、痛,还有酸胀混在一起,他又想到了那颗鲜嫩柔软的蚌。

而他那根硬到发疼的性龘器,现在就在那颗蚌里。

 

正在绿谷出久的身体里。

 

“啊啊——”爆豪胜己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抓着被子大口大口地喘气,他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濡湿,整个人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的一样狼狈不堪,“Fuck!Fuck!Fuck……%¥*&¥#!@¥&……*#……”一连串的咒骂停下来,爆豪胜己依旧遏抑不下心里的惊恐。

他遗龘精了,十六年来的第一次。

因为绿谷出久。

What the ……


未完待续


27(soawkward):爆豪同学那一串乱码,是真的在飙脏话,参考周星驰电影《九品芝麻官》里男主对着大海把鱼虾骂出来的那一段。

评论-68 热度-613

评论(68)

热度(613)

©soawkw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