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轰出】《肌肤相亲》第六章

*爆豪胜己以为自己得了肌肤饥渴症,其实他没有。

*轰焦冻一直都认为自己讨厌跟任何人接触,但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

*世界观非漫画设定。


温馨提示:少数男孩到了一定年龄后会觉醒为双性,而绿谷出久就是其中一员。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正文:

没有人喜欢被刻意无视的感觉,即便绿谷出久从小到大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但他依旧不喜欢。自己总会因为一点小事儿被爆豪胜己视作空气,大多数时候他知道是为什么,有时候他也想不明白。

但最后他总会得出一个结论:我又做错什么事惹小胜生气了。

这像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如同一加一不会等于三一样。

如果小胜不理自己了,那肯定就是我做错了什么。

我做错了什么呢……绿谷出久盯着桥底下三两只游过去的鸭子,努力回想着他们最后说过的话,不,他们最后并没有“对话”,有的,只是小胜留给自己的一句“完事叫我”的嘱咐,而他却没好好执行。

我可以做点什么让小胜开心,绿谷出久想。

傍晚燥热的风从他耳边拂过,盛夏的空气仿佛能蒸出人内心的躁动,绿谷出久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准备去河边走走。这个时候回家的话,也许会撞上小胜也说不定,他现在肯定不想看到自己。

 

东京的夏天总伴着难以预测的雷雨,河水上涨的痕迹十分明显,在脚下铺开的石头也有些湿滑,绿谷出久一边小心着不要让鞋子被浸湿,一边弯腰捡起了几颗扁平的小石头,抬了抬手将它们丢了出去,激起几圈不小的波痕。

一下、两下、三下,石子儿便咚的一声沉了下去,这是他的极限了,“小胜能丢出七下呢……”绿谷出久望着恢复平静的水面,喃喃自语。

“喵……”

那是一声轻到几乎听不见的微弱叫声,跟着河水淌过石头的声音一起钻进绿谷出久的耳朵,他下意识地抬起头寻找来源,实在是太轻了,轻到他以为刚刚那一声是自己的错觉。

“喵呜……”

又一声响起。绿谷出久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幻听,他静静地站在河边,张望着周身的每一个角落,不敢轻举妄动,他有预感,任何一点儿声音,都能将那个小生命吓跑。

事实证明他错了,因为那个小家伙正缩在河心上方的桥洞里弱弱地舔着自己的爪子,只要水流再高一点儿、再急一点儿,就能把它幼小的躯体冲走,连同它羸弱的生命一起。

我要救它。绿谷出久只来得及想到这个,身体就已经先一步行动了起来,他走得更近了才发现原来这座桥比平时看到的还要大,这条河也比他平时看到的还要宽,他脱掉自己的鞋袜放到干燥的石头上,卷起自己的裤腿,迈进了河里。

“好冰……”绿谷出久呼出一口气,河水比预想中的要凉,他低下头寻找着落脚点,河水已经没过了小腿,裤腿上的褶皱开始变沉,而他的身体还在往下沉,迟疑一闪而过,他抬头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小家伙,心想只要再往前几步,就能碰到它了。

再几步,几步就好……

可危险总是在你以为已经安全后才会发生。就在绿谷出久的手指堪堪抚过小猫的耳尖时,他的膝窝处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顶了一下,脚下踩着的也不再是乱石和淤泥,而是滑不溜丢的软体动物,水流化作一只大手紧紧握住他的脚踝猛地一扯,下一秒,猝不及防地,绿谷出久整个人已经被卷进了冰冷的水涡之中。

“哇—咳,咳咳……”他像一只被剪掉了脚蹼的水禽,挥舞着残破的翅膀在水里狼狈地扑腾着,河里的水不好喝,很腥,不知道藏了多少脏兮兮的微生物,绿谷出久咽下一半又挣扎着吐出来,眼睛有些疼,河水的寒冷从身体的每一个缝隙钻进去,他察觉到小腿肌肉僵了一会儿,随即是猛烈的抽疼。


“小朋友们,游泳之前要好好热身哦,不然小腿容易抽筋的……”


耳边突然响起游泳馆那个温柔的女教练的叮嘱,绿谷出久的眼里一会儿是浊浊的河水,一会儿是湛蓝的天空,像是突然抛开了惊慌和恐惧,正在溺水的他,脑子里想的竟然是——以后一定要热好身再下水啊……对了……下次……下次看到小胜,要……要记得告诉他……

就在他以为一切都已经来不及的时候,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量从他的肋骨下将他整个人托了起来,两条胳膊卡着自己的腋下,将溺水中的他拖上了河岸。

“呃——咳……”绿谷出久狠狠地喘着气,按着肚子将不干净的河水咳了出来,他抬起胳膊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清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别揉,不干净。”他把绿谷出久的手抓住,清冷的声音含着运动过后的起伏,不似平时那般平稳,水珠从额角顺着他的伤疤往下落,一滴一滴地都掉进他的衬衫领口里,“小心眼睛感染。”

“轰,轰……同学?”绿谷出久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显得有些失魂落魄,他喊了一声,再想说话的时候,拧过头了的小腿筋把他的思绪扯散,一时没能咬下自己的声音,痛呼出声:“啊——疼疼疼……啊……”

下意识地缩起小腿滚到一旁,蜷着背在河岸上滚来滚去,看上去既滑稽又可爱。

轰焦冻像没有反应过来一样怔怔地看了那个不断小幅度滚动着的“球”一会儿,眼前的一切仿佛都被调成了慢镜头下的光景:绿谷出久湿哒哒的发梢随着他的动作在苍白的脸旁晃动、拧起来起的眉头、被咬起又被放开的唇瓣,还有自己,望着他嘴角缓缓上扬的自己,一切都好像慢慢的,慢的足够他把这一切都记下来、刻在记忆深处,很久很久。

 

“不要动,放松,深呼吸。”轰焦冻抓着绿谷出久的小腿,顺着他的肌肉轻按,温柔地安抚着他的疼痛,“你怎么掉进去的?”他手掌下的皮肤柔滑无比,散布着莹润的水光,宛如婀娜娇嫩的马蹄莲花瓣。

“嘶……我,我只是想救下那只小猫……”绿谷出久被按到了痒处,想笑又想哭,不知所措之间只好喊了一声疼,“猫?”轰焦冻的手掌顿了顿,“好点了吗?”他觉得自从接触绿谷出久以来,收获的惊喜比前十六年加起来的还要多。

“它不太好啊,感觉如果再待下去,它就要被冲走了……”绿谷出久闷闷地说着,心绪已经被那只小奶猫的安危牵走了。

“不,我没有问那只猫。”轰焦冻的眼角跳了一下,为那张冰冷的俊秀脸庞添上一抹温度,“我是在问你,好点了没有。”

“嗯……”绿谷出久红了脸,不好意思地看着他回答:“我,我好多了,小腿好像也不抽了,就还有点麻麻的……”

轰焦冻点点头,站起身走到绿谷出久的身后,拿起自己的校服外套,递给他,“你的衣服都湿了,脱下来,换上它。”

“不行,这怎么可以呢,轰同学的衣服也湿了啊,我……”

“穿上它。”绿谷出久的话被轰焦冻打断,他盯着他的眼睛,目光柔和,语气却是那么不容置疑,“穿上它,你的衣服湿透了,贴得太紧,看得到。”

轰焦冻说的有些含糊,绿谷出久越听眼睛瞪得越大,等少年说完,他的脸颊已经涨得通红,身子颤了颤,伸手抓过少年的校服外套,放到一旁,“我,我换……我换……”

“那只猫在哪里?”

绿谷出久还在犹豫怎么开口才能让眼前的人回避一下,一个问题就砸了过来,他下意识地指了指桥洞,“在河心的桥洞里……轰……呃……小心一点……”

怎么一个个都不喜欢听人把话说完的呢?绿谷出久看着已经朝那只小猫走过去的少年背影,一边解着自己的纽扣,一边暗暗地腹诽着。

 

轰焦冻抱着脏兮兮的小奶猫,他不知道这样的小动物到底有什么值得喜欢,可是绿谷出久看上去很开心,眼睛亮晶晶地盯着自己怀里还在发抖的小家伙,笑得毫无芥蒂,像个不谙世事的天使。

“啊,真的好小啊……”绿谷出久伸出手,停在小家伙面前,手指颤了颤,像是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一样没了动作,它缩在轰焦冻的怀里瑟瑟发抖,一双碧绿色的眼里尽是防备,看到绿谷出久的手伸过来,竟然不顾抱着它的人已经浑身湿透,别过小脑袋轻轻地呼噜一声,把头埋进了轰焦冻湿漉漉的臂弯里。

“……”绿谷出久悻悻地收回手,腼腆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它,它很喜欢轰同学呢……”

他真好懂。轰焦冻在心底叹一口气,真是,太好懂了。

“它是被人类抛弃的,所以怕生。”轰焦冻将怀里的小猫递过去,“等你们熟悉了就好。”示意绿谷出久将它带回去。

“嗷呜……喵……”敏感的小家伙似乎感觉到抱着自己的这个人想要把它丢开,轻吼一声转了转自己的身子,用它毫无抓取力的爪子攀上轰焦冻的手臂,后腿蹬来蹬去,死活不肯离开轰焦冻的怀抱。

绿谷出久垂下脑袋,看上去像个被淋湿的提线木偶,可怜得让人想要抚摸他的头顶,告诉他:没事的,它不喜欢你,还有我。

轰焦冻只完成了前一个,他伸手揉了揉绿谷出久的脑袋,“天快黑了,你把它带回家吧。”声音很轻,起身的动作也很轻。

“轰同学,这么晚了,你这样回去会感冒的,我,我家就在附近,你要不要去,换身衣服?”绿谷出久抓住轰焦冻的衣摆,那双与怀里那只小猫瞳色一致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而且,而且它也不愿意离开你……”

没有人能拒绝他这样的请求,没有人。轰焦冻点点头,应了下来。绿谷出久笑了,一张纯真的小脸美好地犹如一株含苞待放的铃兰。

 

轰焦冻坐在绿谷出久家的浴室里,盯着那瓶蜂蜜牛奶味的沐浴露出了一会儿神。

原来是这个啊……轰焦冻回想起自己从他身上闻到的味道,终于知道了那股可爱的奶香从何而来了。

 

绿谷出久翻着自己的衣服,抽出好多件放在身前比划,总感觉有些小了,他想了想轰焦冻穿着自己尺寸的衣服的模样,冷冰冰的少年被布料紧紧的包围,露出一截腰身。

“噗……”绿谷出久不自觉地笑出了声,意识到他竟敢这样想那位高高在上又冷冰冰的学生代表,他立刻整了整心情,用手拍拍憋红的脸颊,把那些不合适的T恤又放了回去。

怎么办呢?难道要穿爸爸的衣服吗?可是……那又太大了……正在苦恼的绿谷出久抬起头,眼神一晃,庭院里晒着的那件印着“爆杀”汉字的半袖,就闯进了自己的视线。

“嗯,应该,还挺合身的……”绿谷出久心虚地望了一眼被清理干净正窝在软垫里休息的小猫咪,咽下一丝不安,“反正……反正也没有人知道……”

绿谷出久拿着自己的运动裤和那件并不属于自己的T恤放到浴室门口,“轰同学,干净的衣服放,放在门口了,你待会儿直接换上就好了……”说完,猫着身子心虚地跑了出去,他知道只要自己不说,轰焦冻肯定不会发现,可他就是心跳如鼓,十分不安心。

轰焦冻擦干净身上的水珠,穿好裤子,将有些短的裤腿挽到膝盖,伸手把篮子里那件半袖拎了起来,看着大大的“爆杀”两个字,一阵没有来由的嫌恶突然冒了出来,找不到原因,莫名的,就是不喜欢。

“这件奇怪的衣服真的是绿谷的?”轰焦冻嘟囔一句,想到自己不能光着上半身出去这么没有礼数,沉吟片刻,还是把那件令人不喜的衣服套在了身上。

还好,至少还是绿谷出久家洗剂的味道。

 

听到轰焦冻从浴室出来,绿谷出久忧心忡忡地走过去,看到少年的第一眼,一口气差点没有喘上来,“咳咳咳……轰,同学,大小,还算合身吧……”

啊……说不出口,完全不搭……说不出口啊……绿谷出久咬着下唇,感觉额头上的冷汗都要滴下来了,“挺,挺合适的……”说完这句话,男孩的眼神晃来晃去,就是不敢落到轰焦冻身上。

“嗯。”轰焦冻用毛巾压了压头发,视线扫过绿谷出久绞紧了衣摆的手指,被这件莫名其妙的T恤搅到不爽利的心情也渐渐抚平。

完全不行,这个小家伙,根本就不会说谎啊。

“啊,对了!头发得赶紧吹干!”绿谷出久转过身往房间走,“轰同学跟我来吧。”

把吹风机递给轰焦冻,绿谷出久就缩到了那只懒洋洋的小家伙身边,替它清理好身子,喂过几口幼儿奶粉填饱肚子后,就一直窝在软垫里不再动弹,只有定睛看它腹部微弱的起伏,才能确定这个小家伙还活着。

轰焦冻吹着头发,看了一眼正一脸喜悦地看着小猫的绿谷出久,垂下视线,眼底也掠过一抹笑意。

他竟然会为了他人的开心,而感到满足,真稀奇。轰焦冻拨弄着头发,复杂地思考着,最后得出结论:这种感觉,竟也还不赖。

 

“衣服还在清洗,等烘干还有一会儿。”绿谷出久收好吹风机,走到小猫边上,感激地朝轰焦冻招招手,“轰同学也来看看它吧,它醒了呢。”

轰焦冻应言走过去,盘腿坐在了地上,与绿谷出久面对面,把那只小家伙夹在中间。

兴许是已经会认人了,小家伙看到轰焦冻之后,嗷呜一声,那一只小爪子搭在了他的膝盖上,显得很是亲昵与依赖。

这是轰焦冻没有预想到的。他从来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突如其来的示好,哪怕对方只是一只小奶猫。他一动不动,怕惊扰到了这个小家伙,看起来像是对这样的亲近显得无动于衷。

不过绿谷出久看到了,他眼里有着藏不住的惊讶,和温柔。

“轰同学,其实很温柔呢……啊—”绿谷出久捂住嘴,他没有想要说出来的,他有些害羞地抬起眼,不安地瞅了瞅对面坐着的那个人,“对不起……我说得太多了……”

“没有。”轰焦冻将手指放到小猫的爪子上,感受着上面绒绒的触感,温声说:“你不必总是道歉。”

“我,我习惯了……”绿谷出久见他没有异样,也用手戳了戳小家伙的肚皮,看它抬起下巴挪动身子的可爱模样,单独面对轰焦冻时的紧张感也消散了不少。

“为什么会习惯。”轰焦冻的视线凝注到男孩的头顶,蓬松的卷发里藏着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发旋,墨绿色的头发像精灵一样翘着,引诱着他去揉一揉。

“因为我总做错事惹小胜……嗯,惹他不开心啊……”绿谷出久的手顿了顿,想起那位一同长大的邻居,语气也跟着弱了下来。

轰焦冻看到,那一头如精灵翅膀一样的卷发,因为那个名字,耷拉了下来,他总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不是真的人类,反而更像某一种头顶长了耳朵的动物,喜怒哀乐,全都表现在那不存在的耳朵上了。

真是,太可爱了……

“它舔了你了。”轰焦冻抱起小猫放到绿谷出久的膝盖上,朝他那边挪了挪身子,靠近了一些,肩膀触到了他的,旋即分开,男孩的体温很高,身体很软,比手上的小东西还要软。

“啊—好痒……哈哈……”绿谷出久抚摸着膝盖上的小猫,一时忽略了自己与轰焦冻之间过近的距离,只是看着可爱的小东西笑个不停,“它好可爱,轰同学你说是不是?”

“嗯,很可爱。”你真的很可爱。轰焦冻如是回答,眼底有火苗闪动,声音也带着前所未有的热度。

小家伙歪着脑袋,把侧脸蹭上了轰焦冻的手背,眯着眼睛发出呼噜声,像是在享受喜欢的人的抚摸一般显得满足。

绿谷出久捏了捏它的耳朵,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了口:“它好像更喜欢轰同学呢,要不你带回去养吧……”

轰焦冻看到了他眼里的挣扎与不舍,口是心非的小家伙也很可爱。他摇了摇头,“我家住的公寓不让养宠物,除了热带鱼。”

咦?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绿谷出久眨眨眼,嗫嚅着嘴唇,没能回上话。

“而且它会喜欢你的。”轰焦冻没能忍住,还是捏了捏他的脸,一触既离,把握着恰到好处的时机,他不能再像之前那样莽撞了,对他,还是要慢慢来。

不过。轰焦冻收回手,又是一声叹息,触感真的很好啊。

绿谷出久被捏过的半边脸上泛起两道红晕,他羞答答地朝轰焦冻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他的话,柔柔地抱着那只小猫,垂下脑袋再也不敢去看轰焦冻的脸。

轰焦冻的右手很冰,可是左手,好烫呢……


未完待续


如果爆豪胜己知道自己的衣服被轰焦冻穿过了……嗯,我先去避个难好了。

ps:当初就是“害得我来晚了啊”这句话让我坚信轰轰的爱是那么浓烈的证据!

评论-60 热度-595

评论(60)

热度(595)

©soawkw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