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轰出】《肌肤相亲》第七章

*爆豪胜己以为自己得了肌肤饥渴症,其实他没有。

*轰焦冻一直都认为自己讨厌跟任何人接触,但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

*世界观非漫画设定。


温馨提示:少数男孩到了一定年龄后会觉醒为双性,而绿谷出久就是其中一员。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正文:

爆豪胜己抓着睡裤用力地搓洗,直到手掌被泡出白色的褶皱,带着洗剂味道的水滴将刚换好的睡衣溅湿,冰凉的触感在身上晕开,他才恍惚地停下手里的动作。

这一切都糟透了。

爆豪胜己说不上来一切是从哪里开始变得不一样。

他以为自己是讨厌他的;他以为自己对他的渴望不过源于那种毫无来由的心理疾病;他以为他们之间一直都会保持某种微妙又固定的距离,绝对不会跨越一步;他以为……

他以为的事情太多了,根本就说不上来到底是从哪里开始他的以为都不再成立。

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这些他的“自以为是”。

他讨厌他,讨厌他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他渴望他,不是因为什么狗屁肌肤饥渴症。

绿谷出久柔软的身体就像一朵盛开的蔷薇,每一滴眼泪都是散着香甜气息的花蜜,而自己,想成为摘下这朵花的人,想成为享用他一切甜美的人。

简直糟透了。

“废久……可恶……”爆豪胜己的声线颤抖,在黑暗里轻声呢喃,为那一丝难以启齿的肉龘欲感到恼怒,欲龘望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钻了出来,他仿佛又听到了绿谷出久在叫自己的名字,一声又一声,“小胜……”男孩的舌尖舔过嘴唇,留下莹润的水光,他的唇缝开合,炙热的呼吸扑打着自己的唇舌,留下一个稚嫩的亲吻。

爆豪胜己身体里的那股渴望开始膨大,叫嚣着,鼓动着,可怕的怪兽想要从自己皮囊之下钻出来,将他吞噬。

别再想了!

有个声音在脑子叫嚣:停下!已经够了!你他妈想干什么?你醒着,你他妈醒着!

爆豪胜己的手掌颤抖,泡过了头的手掌干涩,阻挡着自己的动作,少年对那玩意并不陌生,可他却在用陌生的方式对待它,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渗进手掌与炙热的肌肤之间,滑腻腻的,他几乎握不住。

“小胜……”操!闭嘴!废久你给我闭嘴!爆豪胜己手上的动作毫无章法,粗龘暴地将指甲边缘蹭过顶龘端脆弱的褶皱,“嘶……Shit……”少年吃痛地闭上眼,努力回想在男孩身上得到过的一切。

他的声音、他的笑脸、他掌心的纹路、他滴落到自己领口的泪珠,还有他出现过的那个该死的梦!

疼痛很快消退,爆豪胜己手上的力道加重,喘息已经重到几乎压不下去,在小小的浴室里飘动着。男孩双龘腿龘中龘央开合着的花心像一颗晶亮的红宝石,他伸手碰着,敏龘感的男孩被他挑起细弱的呻龘吟,在脑子里撞开。

“废久……”他低吼出那个名字,一道毫无预兆的炙热烫过那个正在被抚龘弄的器龘官,爆豪胜己感觉自己的手心黏滑一片,白热的浊龘液倾泻而出,弄脏了又一条睡裤。“操啊……”少年闭着眼,意义不明地低声咒骂道:“真没出息……”。

 

“胜己,你昨天没睡好吧。”爆豪太太把煎蛋放到儿子面前,笑得有些异常亲切。

爆豪胜己斜睨着爆豪太太,伸手拿过属于自己的调味碟,往里面倒了些酱油,一声不吭,安静得与爆豪太太的亲切笑容一样异常。

见儿子不理自己,爆豪太太也没有生气,依旧笑着,目光扫过院子里莫名多出来的两条睡裤,再回头看着爆豪胜己往味碟里挤芥末的动作,突然开口说道:“我们胜己也长大了呢……”语气揶揄,听上去有些不怀好意。

噗的一声,爆豪胜己的后背也跟着一僵,盯着味碟里显眼的一大坨芥末,手心攥得死死的,咬着牙挤出四个字:“多、谢、款、待。”语毕,少年丢下完好无缺的煎蛋和笑眯眯的老妈,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家门。

 

爆豪胜己以为自己得了肌肤饥渴症,其实他没有。

 

当推翻“治病”的由头后,所有的触碰都成了他犯下的“恶行”,爆豪胜己焦躁地想要逃避这一切。他把与自己一同长大的邻居推到一切能隐藏的地方,用手指、用嘴唇、用不堪的欲龘望抚龘摸龘他,甚至还妄想进龘入他的身体。

即便知道自己做下的“恶行”是多么不可饶恕,即便明白他对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废久抱有的想法是多么肮脏。

可他依旧想得发疯。

每每望向绿谷出久,爆豪胜己都在心里操龘他。

他想把眼前的男孩推龘倒在一张柔软的床上,按着他的腰进龘入那个紧致诱龘人的肉龘洞,听他发出无助又甜蜜的呜咽,在他白皙的背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属于自己的痕迹,遍布全身的汗水都成了醉人的朗姆冰淇淋。

他在心里操龘他,无数次。

你完了,爆豪胜己你完了!爆豪胜己收回视线,从绿谷出久的身边走过,男孩身上清透香甜气息钻进鼻腔。

够了!爆豪胜己在心底警告自己,这就够了!

 

轰焦冻一直都认为自己讨厌跟任何人接触,可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


至少这个“任何人”里,不包括这个叫绿谷出久的男孩。他其实并不起眼,轰焦冻会注意到他,可能是因为太无聊。

“学生代表是个不近人情的人形冰棍”

不知道是谁开始说的,时间久了,所有人对他的印象也就停在了这里。

轰焦冻疲于应付那些小心翼翼、却不自觉藏着一丝优越感的同情的目光,他早就看腻了,一点儿都不稀奇,面对他们,轰焦冻除了索然无味,还是索然无味。

真无聊。轰焦冻撑着下巴,目光涣散地望着教室里的同学,打了一个哈欠。

副班长的橡皮掉到了她前面那个男孩的脚边,她自己没有发现,男孩书写的动作停了一下,低下头看了看脚边,他伸出手将那个橡皮捡了起来,放到了副班长的桌子上,朝她抱歉地笑了笑,看他的口型,应该在说:不客气……

他叫什么名字?轰焦冻眨了眨眼睛,绿谷……出久?就在轰焦冻想起他的名字之时,被他看着的男孩也回望了过来,敏锐地令他防备不急,视线就这样撞在了一起。

绿谷出久有些惊讶地愣住,反应过来后立刻收起了目光,轰焦冻皱了皱眉,他没看错,那家伙的眼里,除了惊讶,什么都没有。

真是个,烂好人啊……轰焦冻在心里替他贴上一个标签,而他眼中的那个“烂好人”又将脑袋抬了起来,一个羞怯的笑容在他的脸上展开,男孩朝他点了点,又快速转过身,开始记起板书来。

嗯,是个笑起来有点可爱的“烂好人”。轰焦冻在心底补充。

 就这样,他不自觉地开始意起那个笑容可爱的男孩来。他好像跟那个叫爆豪胜己的人关系不一般,不像是朋友,却又现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亲昵。这很奇怪,轰焦冻已经不止一次看到脾气暴躁的少年对他出言不逊,可转眼又拉着他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绿谷出久在他面前的时候,眼睛总是红红的,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看上去像一只小兔子,显得委屈又无助。

轰焦冻觉得自己肯定着了魔,不然,他怎么会觉得男孩这幅模样,竟然也有些可爱呢。

再后来,轰焦冻的好奇心战胜了礼教,他太在意了,在意爆豪胜己到底对那个男孩做了什么,所以那天,他从回家的路上折回脚步,回到了教室门口,就这样,在他的有意为之下,无意地撞破了那个不可说的秘密。

那天之后,轰焦冻就知道,绿谷出久不再是“任何人”中的一员,他成了自己眼里特殊的存在,他被自己贴上的“烂好人”的标签也掉落在地,被他踩得面目全非。

轰焦冻没有再给他贴上新的标签,因为在他心里,自己喜欢的人,不需要任何标签。


也许,他会属于我。

在他发现爆豪胜己与绿谷出久之间异样的气场之前,轰焦冻从未有过这种想法。

就在他觉得自己要为先前莽撞的举措而永远失去他的时候,转机,悄然而至——一只他们共同救起的猫,一条将他们绑到一起的生命。

轰焦冻从未想过,十六年来,自己第一次获得命运的垂青,竟然是无意间看到绿谷出久溺水挣扎的那一刻。

 

靠在剧场门外的柱子上,轰焦冻看着手里那两张英雄秀的门票,下午两点的场次,此刻天空已经繁星点点,他还记得自己说出邀请的那一刻,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不安与期待糅杂在一起,男孩已经悄悄地握住了自己的心脏,只要他摇头,那块肉可能也就会被捏碎。

他答应了。即便在轰焦冻的预想里,他答应自己的可能性高达99%,可只要他没有真正地点头,那1%还是如影随形。

他还记得他点头时候含着害羞的期待表情、耳后那一小块被染成粉色的肌肤,甚至是他点头的次数轰焦冻都记得一清二楚。

可他没有来。

与他共同照料那只小猫的半个月里,轰焦冻一直都在悄悄地了解他,他以为自己知道了很多关于他的事情。他知道他爱吃炸猪排盖饭、他知道他正在为与爆豪胜己闹别扭而苦恼、他知道他小小的身体里藏着一个大大的英雄梦、他也知道男孩望向自己时眼里多了一丝从未有过的亲近……

轰焦冻以为自己已经知道的够多了,多到他以为自己已经握住了什么,可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原来这一切,不过都是自己的“自以为是”罢了。

轰焦冻知道他喜欢看英雄秀,所以提前一周预定好会有他最爱的英雄“欧鲁迈特”演出的场次,选了特等席,在他点头后,轰焦冻连1%他不会来的可能性都没有想过。

可这1%还是发生了。

攥紧手里的门票,掏出手机,解锁后他发现页面还停留在绿谷出久发来的消息上,黑夜里,屏幕上的光亮得刺眼,扎得他视线模糊。

空无一人的剧场外,孤寂的少年抬起手,捂住心口蹲到地上,剧烈地喘着气,他只觉得胸腔里盘踞着一个怪物,正用利爪抓住那颗脆弱的肉块不断地挤压,疼得他一时间无法呼吸。

 

——对不起,轰同学,因为小胜这边突发急事,我今天没办法去了,真的非常抱歉。


未完待续

评论-120 热度-614

评论(120)

热度(614)

©soawkw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