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轰出】《肌肤相亲》第八章

*爆豪胜己以为自己得了肌肤饥渴症,其实他没有。

*轰焦冻一直都认为自己讨厌跟任何人接触,但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

*世界观非漫画设定。


温馨提示:少数男孩到了一定年龄后会觉醒为双性,而绿谷出久就是其中一员。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正文:

在这十八天里,绿谷出久设想过不下四种自己与爆豪胜己再次说上话的情景,事实却是哪一种都没有实现。

明明能感受到投注到自己身上那道熟悉的视线,可一旦想要与之接触,就倏地一下收回,连同爆豪胜己的背影一起,寻不到一丝踪迹,每当这个时候,绿谷出久就忍不住开始新一轮的自我怀疑,同时也在心底告诫自己:下次,下次一定不能再这么迟钝了。

可惜总会出现下一次。

绿谷出久为自己无法触及爆豪胜己视线里包裹着的一丝陌生且复杂的情绪而苦恼着,那比听到少年对自己口出恶言更加难受,炙热熟悉的视线从自己的耳后一直刮到尾椎,烫得他喉咙干渴,想要回头一探究竟时,少年却早已毫不拖沓地离去,只剩下他一个人,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捉不着。

这一切都令他不安。

他觉得自己都快成了某种极易受惊的生物,一旦听到邻居家里的任何动静,都下意识地想要跳起来,躲到窗帘的后面,或者竖起耳朵,试图窥探到小胜异样的根源。

他用了十多个夜晚都无法说服自己这次也像以前一样,只要再过几天,他们就又能回到原本的轨迹上。

回不去了。绿谷出久从窗帘的缝隙看到了爆豪胜己,他推开庭院的铁栏前朝自己的房间看了一眼,他惊得立刻蹲下身去,惶恐地闭上双眼,牙齿陷进嘴唇,好像这样才能阻止它们继续打颤,只一眼,他惊人的直觉挑起一个令人害怕的念头: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啪嗒一声,水珠在自己的手背上溅开,脸上一阵湿意漫开,他抬起手去擦拭时,才发现那是他的眼泪。

 

十八天,整整十八天。爆豪胜己收回自己目光,推开庭院的门走了进去,他诧异于自己能够忍下这没有他的四百三十二个小时。先前看到那道陡然矮下去的影子应该属于他,是在偷偷看自己吗?

废久是不是也在不安?有没有想过探寻自己不同以往的原因?是否会期盼自己再次靠近?

爆豪胜己摇摇头,想把这些不知为何出现的念头赶出去,可一个又一个的问号就像幽灵,一旦出现,就再也无法逃避,令人恼怒,烦躁困惑。

都是因为他。

爆豪胜己呆坐在房间里,他觉得自己受够了,他不想再这样自扰,他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人,也许,是时候找个机会,把他拉回自己的身边了……

哪怕就像以前那样,似敌非友,哪怕只是停留在“幼驯染”的位置上,也足够了。

 

“周末有空吗?”轰焦冻将怀里的猫放上膝盖,拿出两张配色鲜艳的门票递到自己面前,用他惯有的声线问道:“要不要去?”

绿谷出久抬起头望着少年的眼睛,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与学生代表如此亲近。

轰焦冻很厉害。这是绿谷出久见到他时的第一印象,他是保送入学的优等生,也是新生代表,当时他站在高高的演讲台上,用与此时毫无二致的声线叙述着他的入学感言,他听不到一丝激动、紧张、骄傲,他仿佛是一张强大的盾牌,用冷漠抵抗着外界的一切,似乎是坚不可摧的存在。

强大到令人几乎忘记他也是血肉之躯。

可这些天来,绿谷出久对眼前的人有了新的认识,就好像他坚冷的冰壳之下,藏着一团火焰,被压在冰层下小心翼翼地燃烧,那团火无疑是炙热的,可它与冰共生,就显出了柔和的温暖。

就像他本人。

对着这样的轰焦冻,对着他那双深邃的眼睛,绿谷出久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说出一个“不”字。

意识到自己与轰焦冻对视得太久了,绿谷出久垂下眼,脸开始发烫,轻轻地点了点头,与他相处时,自己的手脚都发轻,好像身处造物主一个柔软平静的朦胧梦境中,动作和声音稍大一点儿,就会惊醒正在酣睡的神明,将一切都带走。

也许是这个梦境太过舒适美好,置身于此,这十八天来的所有惶恐烦恼仿佛都在这一刻销声匿迹,以至于绿谷出久竟有些不舍得将之惊扰。

 

可是梦终究是梦,睁开眼,看到的依旧是他一旦拿起就再也放不下的现实。

 

“你看到了吗?那个人是不是隔壁班那个……”有人在他的身后说着话。

绿谷出久抬头看了看下一趟电车的时间,心想早到二十分钟,应该也不会显得太失礼吧?轰同学肯定是不会迟到的,他扯了扯自己的衣领,感到莫名的紧张。

“嗯,我也觉得是他,看上去有些不妙啊,会不会出事?”身后的交谈继续着,“很难说啊,虽然他是挺厉害的,不一定顶得住那么多人……”

“嗯,不过你知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吵起来的?”

“不是很清楚,就好像听见那个染着浅金色刺猬脑袋的少年突然就吼出来了,说什么,啊,好像是‘再他妈让我听到你说 デク的名字,老子就废了你’这样……啊!你干什么?”

绿谷出久的脸色苍白,他猛地抓住身后那个人的肩膀,死死地盯着他,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沉重得不像是自己的:“你刚刚说的那个浅金色头发的少年,他……他去哪里了?”

“呃,你谁啊?我……”

对方还在絮叨,绿谷出久却已经没了耐心,从他听到那两个音节的时候,仿佛有一把锋利的刀从天灵盖划开,剥开皮肉,从头顶一直到脚心,血肉模糊地暴露在空气里,心脏灼痛,仿佛置身岩浆。

“他!他到底去哪里了!告诉我,求求你告诉我!”

“你放开,我说,我说……”那人挣开他的双手,不耐烦地报出了一个仓库的名字,“我就听到这么多了,诶,你……”

“你说他是不是要去救那个金毛?”同伴望着男孩迅速跑开的背影,恍惚地问。

“是吧,看起来那么瘦小,力气还挺大……”揉了揉自己的肩膀,黑发少年眯起眼睛,意义不明地嘟囔道:“管他是不是送死,反正我们已经,说了……”

“嗯……”同伴收回目光,声音听起来有些愧疚,又没有那么愧疚:“希望他能聪明点,找两个帮手……”。

 

“你他妈来干什么?!”爆豪胜己朝眼前的那个人怒吼:“别过来!”胸腔的震动牵出肺部的灼痛,他的身上遍布大大小小的伤口,比外伤更可怕的是被撞击过的五脏六腑,爆豪胜己怀疑自己的胃袋都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头一次,绿谷出久不顾他的愤怒,执意向他所在的方向飞奔过来,不假思索地喊道:“当然是保护你啊!”

绿谷出久的喉头都在颤抖,一句话说出口,差点咬上自己的舌头,两条腿的膝盖因为恐惧而发软,跑过来的时候差点摔倒在地上,可他还是咬着牙来到了自己的身边,透支着所有的勇气,把自己挡在身后。

爆豪胜己盯着绿谷出久的后脑勺,他对抗着那群人的姿态,就好像一个孩童,挥舞着手里的玩具武器,面对着凶残的庞然大物。

有些滑稽,有些可怜,却带给自己无尽的震撼。

爆豪胜己知道他们身处危险之中,可他的心却因为眼前的这个人狂躁不安地猛跳着,那避之不及的情绪再次袭来,溶进血液里,在血管中奔腾翻涌,填满心脏。

爆豪胜己本想找个机会把他拉回自己身边,就像以前一样,可此时此刻,他知道,他们回不去了。

他们永远都没办法像以前那样了,他无法克制对他身龘体的渴望,也无法说服自己渴望的,仅仅只是他的身龘体,他不要再只是一个“关系不好、一同长大的邻居”,他再也没办法压下想要拥抱他的冲动,他再也无法忍受他身边的人不是自己。

 

爆豪胜己再也无法告诉自己——我不爱他。

 

当他们互相搀扶着回到绿谷出久的房间后,彼此都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心有余悸。

即便在自己赶往现场的时候,绿谷出久已经提前报了警,可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拖延到警龘察出现,那些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晦暗不明,隐约间,他听到领头的那个人在交谈时泄露出“双性”这个词,一瞬间,他猜到了他们的目的,如果这次没有顺利脱身,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小胜,都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自己会被那些人用肮脏的手段羞龘辱,而小胜,绿谷出久几乎不敢想下去……

绿谷出久跪在床沿,将手里蘸着消毒药水的棉棒挨到爆豪胜己的颧骨上,“嘶……”少年的嘴角牵动,绿谷出久的心也跟着一紧,他下意识地想收回手,但手腕却被眼前的人握住,“别动……”少年凝视着绿谷出久的眼睛,将他拉近,就着他的手给自己上药。

绿谷出久终于坚持不住了,他的腿根发软,整个人都跪到了爆豪胜己的怀里,手腕被抓起,小胜的呼吸顺着脉搏侵入,直到此刻,他才确定,他们终于安全了……

爆豪胜己抽出绿谷出久手里的棉棒丢到那堆纱布里,带着他的手臂环住自己的腰,将他发软的身体拥进怀里,下巴蹭着对方柔软的发旋,“别哭了,我在这里……”

他的声音钻进耳朵,绿谷出久跨坐在他右腿上的身体猛地一颤,“我……我好怕……小胜……小胜全身,全身都是伤……”本来只是默默掉泪的男孩突然揪住自己的衣襟嚎啕大哭起来,大颗大颗的泪珠落到心口,渗进他的心脏,一片滚烫。

绿谷出久就像个脆弱的陶瓷娃娃,被自己捧在怀里,哭得那么伤心,那么放肆,意外的,爆豪胜己却感到阵阵难以言喻的欣狂。

 一袭柔软的夏意从半开的窗口闯了进来,将屋内的消毒水味一扫而空,薄如轻纱的白色窗帘随着微风轻轻鼓动。


他抱着他,如同怀抱一个温柔的奇迹*。


未完待续


*注释:“温柔的奇迹”这句话出自浅田次郎。

评论-60 热度-588

评论(60)

热度(588)

©soawkw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