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轰出】《肌肤相亲》完结章(上)

*爆豪胜己以为自己得了肌肤饥渴症,其实他没有。

*轰焦冻一直都认为自己讨厌跟任何人接触,但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

*世界观非漫画设定。


温馨提示:少数男孩到了一定年龄后会觉醒为双性,而绿谷出久就是其中一员。


希望还有人记得这篇已经被遗忘在TAG里都找不到了的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正文:

 消毒药水,晃眼的灯光,扎进血管的针头,还有……

爆豪胜己的眼珠往一旁侧过,瞥见了躺在担架上的轰焦冻,废久扯着自己的和服一直跟在他的手边,眼中带泪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明显跟不上救护人员的身影踉跄了两步后,他被穿着救护服的人劝离到一旁接受治疗,可男孩儿的目光还时不时落到担架上躺着的那人身上。

真碍眼。爆豪胜己低下头,他的肩膀被按住,紧接着,“咔嚓”一声从肩部传进耳朵,他咬着牙,将吃痛的闷哼吞下,面色不善地盯着自己的双脚,紧接着,是另一条胳膊,冷汗在额头上薄薄地铺了一层,少年依旧一言不发。

“很疼吧?”年轻的医护人员替他脱臼的胳膊做好临时处理后,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这样强忍着反而会更疼的。”

爆豪胜己的眼皮向上翻,扫过四周,废久上了担架被抬进去的那辆救护车,他则是被留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

是啊,很疼啊……

少年的眼皮有些沉,有什么东西在胸腔里鼓胀起来又迅速泄下去,无力感从思绪的缝隙里冒出来占据身体,直到这一刻,他终于慌了神,比得知废久被那些可恶的人渣带走的时候更加不知所措,他闭上眼睛,感到手背有些湿湿的。

真是丢人。爆豪胜己把头埋得更低,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神情,他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简直犹如一只被斗败的丧家犬,难看极了。

一旁的医护人员转过身,看着少年不听抖索的肩膀,想起了他刚刚被带上车时的神情,眼里带着愤恨的火光,沉默地接受一切会引起疼痛的应急治疗,像一头被惹怒了的牛犊,倔强地不吭一声。

看着现在的他,医护人员只是摇了摇头,示意一旁的同事也不要过去了,“走吧,等回医院再处理他身上其他的伤。”


“很疼吧?”绿谷出久坐在担架旁边的座椅上,看着轰焦冻扎着针头的手背,冷硬的光从薄薄的肌肤下透出来,每看多一眼,他心头的愧疚就会缠着某种不知名的闷痛压得更重一分,他伸出手,碰了碰少年冰凉的手指,几乎不敢用力。

“不疼。”轰焦冻看过去,男孩的脸上还带着红色的污渍,但下巴上触目惊心的血迹已经清理干净,他说话时有些含混,但至少还能分辨,想来是舌头受到重创的原因,手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轰焦冻下意识地勾住,将男孩的手指缠住,迎着他复杂的目光,轰焦冻苍白的脸上现出笑意,“真的。”

怎么可能,那可是刀啊?绿谷出久差点儿喊了出来,他看着轰焦冻,眼眶湿润,可又强忍住不让泪水掉下来,这一切本就与他无关,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他根本不需要承受这种苦痛。

“不要哭。”轰焦冻捏了捏他的手,每往外吐出一个字,胸腔震动,皮肉都会被拉扯住,牵到扎进腹部的那把刀,可这些都没关系,因为他在这儿,在自己的身边,“要是当时我不在,我会比现在疼上千倍万倍……不要自责,也不用跟我道歉,你从来都没有做错什么……”

你没有错,为你承受这一切的我,也没有。

“嗯……”绿谷出久握住少年的手,点了点头,他看着他那双异色双瞳,心里突然多了些以前从未有过的勇气,他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吸进一口带着浓重消毒药水味儿的空气,露出微笑,“等做完手术,等你的伤好了,我们再去看英雄秀,你一定要亲眼看看,不然你就不知道欧鲁迈特有多帅气……”

我知道。轰焦冻回握着他,却已经使不上多大力气,他觉得眼前绿谷出久脸上的笑容特别好看,好看到他都舍不得闭上双眼,可黑暗却还是夺走了他的视觉,就一阵强光照过,就再也看不到了似的。

他被抬了起来,又落到了什么东西上面,身体像躺在一条船上被湍急的水流推着往前行,只要手上时不时传来的温度提醒着自己,他还在你身边。

“绿谷……”轰焦冻嗫嚅着,握着自己手掌的力度加大,他的嘴唇有些痒痒的,像是被干燥的毛发扫过,熟悉的蜂蜜牛奶味溢满鼻腔,他忍不住笑了。

“你说,我听着呢。”男孩儿的声音近在咫尺,这很好……轰焦冻勾了勾手,像是要让自己安心一般耳语道:“再……再叫一声……名字……”

再叫一声,我的名字,就像你朝我跑过来时候那样。

“请放手,病人要进手术室了。”有人在说话,声音温和,可话语里的执行力却也不容置疑。

“好,我马上就走。”绿谷出久听话回应着,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放开轰焦冻,他俯下身子,在少年的耳边轻声说:“我就在这儿,等你出来。”


“焦冻。”

我答应你。


手术室的灯亮起,绿谷出久坐到等待的座位上有些失神,一位中年女护士走过来告诉他要为他的伤口做进一步的处理,他迷迷糊糊地应着,听话地跟着她走进病房,再乖巧地张开嘴,任由对方为自己处理口腔里的伤口。

“把这个麻药含在嘴里,千万别咽下去了哦。”护士的声音带着安抚的力度,她像是在对着一个小孩儿似的说着话,“会有一点儿不舒服,但是待会儿缝针的时候就没那么疼了,男……嗯,男孩子要勇敢一点儿哦。”

绿谷出久听到她的停顿,猜到她知道自己与普通男孩儿的不同,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她,因为含着麻药所以腮帮子鼓鼓的,只能乖巧地朝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坚强的。

护士看着眼前这个乖乖地坐在座椅里的小男孩儿,他的浴衣有些乱,露出一小段白皙精致的锁骨,虽然一张小脸上点缀着雀斑,还带着污渍和泪痕,但是他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自己,鼓着脸轻轻点头的模样,还是不可避免地激发了自己的母龘性。

她弯下腰,摸了摸他蓬松的卷发,“吓坏了吧,小家伙。”

下一刻,男孩儿抓住了她的袖子,无声地哭了起来,可怜得像是一只被丢掉、被弄坏了的木偶,护士张开手,把他箍进怀里,抚着男孩儿的背,“好了好了,已经没事儿了,哦对,千万别把麻药吞下去了哦……”

绿谷出久直觉,如果抚着自己的脑袋那句话的人是妈妈,或者任何熟人,他都不会如此失态。

可偏偏,就是温柔的、来自陌生人的善意,往往会令他的情绪决堤,也许……比起在陌生人面前,他更不愿意让爱着自己人看到他狼狈无助的模样……

一道人影从病房门口闪过,又迅速消失,留着刺猬头的金发少年站在病房门边,尽管他知道废久没有看到自己,可少年还是下意识地将身影藏到了门边,男孩儿缩在护士怀里无声流泪的模样打消了自己进去看看他的念头,少年默默地站了一会儿,抬脚朝着手术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轰焦冻的手术所持续的时间并不短,这期间,绿谷出久缝好嘴里的伤口后见到了许多人,有母亲、要做笔录的警龘察、轰焦冻的家属,甚至还有记者。

他怎么也想不出来这些记者出现是干什么的,由于暂时没办法好好说话,所以他逃掉了与许多人的会面,坐在手术室外的座椅上,视线巡回四周,警龘察低着头与母亲说着什么,记者有心去听却又不敢靠近,时不时偷偷地看自己一眼,眼里带着探索和好奇,这令他感到不舒服。

他没有看到小胜,也庆幸自己没有看到他。绿谷出久双手握拳搁在膝盖上,其实他知道自己还没有面对他的勇气,不仅仅是为了那绝望下的表白,更是因为……他知道,发生的这一切,对小胜来说意味着什么,他无能为力,只能看着自己差点儿被他人折龘辱,甚至差点儿看到自己,失去生命。

正因为知道,这一切对那个自尊心极强的少年意味着什么,所以他更不愿意用自己的存在去提醒他、刺痛他。

不过此时此刻,绿谷出久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对面这个气场强大的中年男人,轰焦冻的父亲——轰炎司。

“出久……”母亲送走了警察后坐到绿谷出久身边,伸手揽住他的肩膀,“跟妈妈一起回家吧。”她的神色疲惫,眼里尽是对儿子的担忧。

从两个小时前接到电话起,她就像一只被丢到轮盘里的仓鼠一样忙个不停,看到儿子受伤,哭过后又擦干眼泪,先是带着他跟对面那位父亲道歉又道谢,再是听着警龘察对案件的描述,她的心又被狠狠地揉了一把,万幸,她的儿子还在自己身边,只是受了点儿轻伤,身体并无大碍。

尽管从古至今都有,可双龘性龘男孩毕竟稀少,在以前,他们是“脔龘宠”的代名词,一旦被发现,就会被那些皇权贵胄带走,作为泄龘欲的工具而禁锢起来,即使是在现在这个高喊着“人人平等”口号的现代社会,群众对他们的态度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他们,依旧会被好奇,甚至是被觊觎。

看着筋疲力尽的妈妈,绿谷出久十分愧疚地拍了拍她的手,可还是摇头表示自己不会离开的,至少也要等到轰焦冻的手术结束,听到医生亲口说出病人已经脱离危险这句话才行。

轰炎司看着眼前的这对母子,目光沉沉,也不知在想什么,他的儿子为了救这个男孩儿受了伤,甚至到了要进手术室的地步,想到这儿,视线在眼前这个小孩身上多停了一秒。

轰焦冻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至少,不是一个会没事找事的人,他会这样拼命……嗯……轰炎司沉吟片刻,正想开口说话,手术室的灯却就在这时熄灭了。

有人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接着,就是躺着少年的病床也被推出,“哪位是病人的家属?”医生问话时,视线已经自然地投到了轰炎司的身上。

“我是他的父亲。”轰炎司起身走过来,绿谷出久母子见他动身后才跟着起身,“请问他现在怎么样?”

“手术十分顺利,只是还有待观察,毕竟刀尖进得非常深,已经伤及内脏,不过内脏的伤势并不重,大概等麻醉药效过后,病人就能醒了,到那时还要再做更加全面的检查。”

“好的,辛苦医生了。”轰炎司鞠躬致谢,他的余光扫到绿谷出久母子也在他身后做了同样的动作,心里那股气就稍稍散去了一些。

“你们也担惊受怕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轰炎司转过身说道。

“好,好的,真的非常抱歉以及感谢,如果不是您的儿子,出久他……”绿谷妈妈说到这里,又有些哽咽,她拉着儿子,朝眼前的男人以及病床上的少年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

轰炎司看着那对母子的背影在拐角处消失,这才拿出手机,拨通了一所新闻社的电话,那些伤了他儿子的人需要他们为此付出代价,至于那个小家伙的事……

现在,也是时候让那些人内心里阴暗的东西,摊出来,好好地晒一晒了。


绿谷出久看着手机,忐忑地坐在轰焦冻的病房里。

已经一周了,少年并没有如医生所说那般“麻醉药效过了就会醒来”,手术结束的当天夜里,还处于麻醉中的少年身上就出现并发症,开始发烧,经过一系列的治疗后,他却没能如愿脱离危险期,一直低烧不退,当时听到医生说出“情况还有恶化的可能”这句话时,绿谷出久只觉得自己被无尽的恐慌包围,仿佛被丢进冰窖再抽走空气一般,通身发冷,几乎窒息。

直到两天前,少年才终于脱离危险期,却依旧没有醒来。

同一时间,不知为何,各大电视台突然开始大肆报导“双性男孩险遭性龘侵,犯案者疑似为未成年人,目前依旧在逃”这一条社会新闻,由于这条新闻以雷霆一般的速度占据了各大搜索榜单,加上双龘性龘男孩的这一身份的敏感特殊性,接连几天,大家都对这件事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心,关注度就这样持续不下,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绿谷出久滑着手机,翻了一页又一页热门推文,电视台的新闻里曾经出现过自己被处理得十分模糊并且涂黑的剪影,虽然并没有提到他们三人的名字,可他还是有些不安,直到看过各个网站或者社交软件上关于这件事的讨论后,他才确定,他们三人的信息真的没有透露,除了一眼认出剪影是自己的丽日同学有打过电话来关心他以外,其他时间,自己的生活还是如平时一般平静。

只是……

绿谷出久放下手机,看着躺在病床上如同睡着了一般的轰焦冻,“你什么时候才会醒呢?”他喃喃地说道:“不是说好一起去看英雄秀吗?你不醒过来,我怎么好买票啊?”

回答自己的,依旧是窗外的蝉鸣。


爆豪胜己躺在公园的长椅上,阳光斑驳地照着他的身躯,不依不饶地发着热,像是不在少年的身上烤出几个洞就不罢休似的,他紧闭着双眼,浑身上下都不对劲,那些皮肉伤早就好了,可有些东西却没有。

爆豪胜己知道,那些东西永远都不会好。

他们的暑假才刚开始,就提前结束了,废久每天都往医院跑。而自己呢?每天都在他看着他出门后,躲在这个破公园,看着那些小孩儿荡秋千玩滑梯,一直到太阳下山,家长将他们领回家去,爆豪胜己才在安静中迎来夜幕,避开他回家的时间。

真没出息,就跟条丧家犬一样。少年拍着自己的额头,“这个世界上还有被情敌救了,更恶心人的事儿吗?”

大概也没有了吧。他苦笑着想。

突然,一道稍微有点儿耳熟的声音在爆豪胜己的头顶响起:“哈哈,如果有的话,那可能就是把喜欢的人拱手让给情敌了吧。”

爆豪胜己睁开眼,看到了一个令自己意外的人,“上鸣电气……?”他支起身,腾出一半的座椅,看着眼前人坐到自己身边,一副十分自来熟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就是看了新闻之后突然想起来,那天我在你身边看到的那个人……”他转过头,非常随意地说:“就是绿谷吧?”

“……”爆豪胜己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他需要好好整理一下,他所说的新闻毫无意外就是最近霸屏的那条,那么……等等,“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的?”他的印象里,这家伙一直是个笨蛋啊,字面意义上的那种。

“哈哈哈哈难道我不可以这么聪明吗?我也是在家里想了好久,太在意了所以就跑来找你求证了,没想到还真是……”

“你在意什么?”爆豪胜己没好气地问。

“那个,说起来你可能不知道,第一次看到绿谷的时候,我还有以为他是个女孩子,想搭讪来着……诶,等等,别动手别动手……有话好好说!”上鸣电气抓住爆豪胜己想要掐自己的手,“不,我不喜欢他!而且我也没成功过啊!”

“嗯……”爆豪胜己收回手,从鼻子里哼一声:“接着说。”

“你要知道,我只是看他长得可爱,所以想要搭讪来着,毕竟我这个人嘛,搭讪女孩子成功的几率还是很高的,就算是现在也是。”

“哦。”爆豪胜己不痛不痒地回道:“所以你是专门过来跟我炫耀的吗?”

“那倒也不是。”上鸣电气的神情终于正经了一些,“其实我本来以为那条新闻里说的那些都与我无关,多管闲事也不是我的风格,但是既然现在知道了……我觉得有些事,我还是想要跟你说一下。”

爆豪胜己也看出了他的认真,静静地等着下文。

“新闻里不是说那些人还在逃吗?毕竟故意伤人和强,强龘奸未遂都不是什么小事,而且现在大家这么关注,加上受害者是双龘性龘男孩,估计就算是有未成年人保护法,他们也不一定能逃得过去。”

“所以?”爆豪胜己听着上鸣电气这番话,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家伙是能想到这些人吗?总感觉……

果然,下一刻,上鸣电气就说道:“以上这些呢,都是响香跟我说的。”他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她是我的女友,花火大会那天,我就是在找她的时候碰到你们的,说起来也很巧啊。”

他就是来跟自己炫耀的吧。爆豪胜己捏着拳头,“说重点。”

“响香的听力很好嘛……”

“你到底肯不肯说重点?”

“这就是重点啊!”上鸣电气抬起手挡住爆豪胜己的手,“你不要这么暴躁好不好?听我说完。”

“那天最后,就在花火大会的最后,持续放烟花的两分钟里,我和响香找了一个人稍微少一点但是视野同样不错的地方,然后她说她听到几个人很慌乱地从仓库后面跑出来,因为爆炸声太大,所以她也只隐约听到这些话,‘没到手怎么办、见血了会不会出事啊’还有,‘镰仓吗’……当时响香并没有在意,直到新闻出来之后,她才觉得那几个人的话很不对劲,就告诉了我,所以现在……”

“你找我确认了。”爆豪胜己严肃地看着上鸣电气,郑重地说:“多谢。”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虚的,走吧,既然已经确认了,我给响香打个电话,我们一起去一趟警龘局好了。”说着他站起身,掏出手机朝公园外走,号码输到一半,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看着落后两步的爆豪胜己。

“我刚刚回答你的问题你听到了吗?”

“啊……”爆豪胜己想了起来,点头应道:“是啊,那么恶心人的事,我是不会做的。”

“哈哈,那就好了。”上鸣电气输完号码抬起头,按下拨通键后将手机放到耳边,笑嘻嘻地说:“不过你真的有碰到那么厉害的情敌吗?我不太信诶,毕竟绿谷那么喜欢你……”

爆豪胜己倏地回过头,抓住少年的胳膊,神情复杂地盯着他,沉声问道:“你说什么?”

“诶?你还不知道吗?”上鸣电气仿佛被眼前这个人的迟钝给惊到了,他声音抬高,给了眼前的少年一个不可思议却又理所应的回答——


“拜托,全班的人都知道啊,只要你在,不管你身边是谁,绿谷那家伙,是根本就看不到的……”


未完待续


作者:我是真的对《肌肤相亲》的更新充满了不自信和忐忑,这种接近长篇的剧情对我来说是真的非常苦手,而且我也感觉自己越写越跑偏儿了(也可以说是越来越狗血又无聊了),也很感谢还有小天使愿意等我这篇文的更新,真的很感谢也觉得很对不起你们,拖了这么久。

但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总是要给他们一个交代的,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没有说过最后的结局如何,也没有标明过最后是哪对cp,我以为我的站队(如果有的话)已经很明显了,至于结局,虽然我还挺喜欢看BE的,但我不写,至少这篇不会写。

评论-101 热度-733

评论(101)

热度(733)

©soawkw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