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忙。


小栗旬感觉自己给他打了一百零八个电话其中一百个都是助理接的,剩下那八次的通话时间都还没超过四十秒。

连一句能说出“我好想你”这四个字的情绪都还没酝酿出来,他就已经挂断了。

他鼻音含混的声音仿佛混着忙音一起回响:

不说了,导演叫我了!早点睡,答应我不要熬夜看夜间综艺……


嘟—嘟—嘟—

他的鼻子肯定又红又凉。


从年初开始计划去的迪士尼一直拖到了年底都没能给个准确的买票时间。

真的快被他给气死了!

小栗旬扔下电话,把脸埋进沙发垫子里。

还好当初没买年卡,不然还真是给那只老鼠白送钱了。

小栗旬有时间就想要等他,然后每次的等待都是以自己在沙发上睡着告终。

过分!

男人的手抠着地板,指尖蹭啊蹭的,困意袭来时,他脑子里还在回想助理那一句:

他真的没空,嗯对啊,还在拍呢。


拍拍拍!

是拍戏重要还是……

好吧,要是能把这句话说完整,他也就真的是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


小栗旬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他的手心一热,清雅的声音在耳鬓响起:我回来了。

他蹭了蹭沙发,手指勾住他的,伸长脖子把脸凑过去。

温热的唇瓣相触,他冰凉通红的鼻头挨到了自己的侧脸,男人将下巴搁到他肩膀上:我饿了。

他笑了,很轻。

冰箱里不是有蛋糕吗?干嘛非要等准点?

仪式感,你不懂……

好吧,快起来。

男人看了一眼手表,沉默着倒数十五秒后:生日快乐!


快许个愿!男人似乎比他还要兴奋。

生田斗真垂下眼,从口袋里夹出两张门票:生日愿望是邀请小栗旬先生陪我去童话世界。

男人笑着张开手臂。

他也立刻缩进他的怀里,声音带着歉意:这段时间太忙了,你老实说,有没有生我的气?

小栗旬复杂地挤了一下眼睛,箍住他比去年更细的腰,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真诚:不生气……还是……事业为重……

真不诚实,明明咬牙切齿的呢。生田斗真勾起嘴角。


他还是他,真好。


我爱你。

我也是。


永远都是


————生日快乐———


我知道,我太久没写他们的故事了,希望大家也不要生我的气。

在我心里他们的相处模式大概就是这样温馨又简单,完全从热恋期进入老夫夫模式,跟我的心态一样,但我还是爱他们,在爱这两个人的基础上爱他们之间的所有感情。

希望今年他能办个生日宴会,能跟三五好友聚聚,聊聊过去,聊聊未来,聊聊现在的生活。

在我心里,这个男人永远都是少年。

热度 102
时间 2017.10.07
评论(51)
热度(102)
  1. 渇き.soawkward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年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