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龙】《Guess What》

温馨提示:本文含有蒙眼、捆绑、药物影响等等,切开略黑。


请配合BGM食用(听歌要戳进捞粉条里面):


ooc飞了!慎入!最近对总裁有些欲罢不能总裁是郁夫小天使,段总是下属。


AO3全文地址戳我。

同系列《Crazy In Love》戳我。


正文:

段野龙哉的目光追逐着那个身影。

男人的鞋底踏上地毯发出不轻不重的钝响,声音断在了那扇漆黑沉重的总裁办公室门前,他白皙纤长的手掌从闪着银灰色冷光的门把上收回,侧身与一旁的女助理说话,时而颔首时而皱起他平直的浓眉,双眉间出现的两道凹陷让他那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脸颊多了几丝威严。

男人被顺到脑后紧贴着头皮的黑发已然看不出天然卷曲的线条,这让他的半边侧脸尽数暴露在段野龙哉的炙热的目光里,翘起的嘴角带出藏在他脸颊上的酒窝,也许那并不是酒窝。但是段野龙哉并不在乎,他只用去喜欢就够了。

段野龙哉的目光化作一双发烫的手掌,指尖薄薄的茧从男人的眼角滑下,勾住下巴的线条顺到喉结,衔接在男人下颚与两条锁骨中中央凹陷间的那个小小的凸起像是有感应一般被男人亲自咽下,调皮地滚过他带茧的指腹。如果这一切是真的,男人应该是会觉得那一小块将肌肤有些微微发麻的。

视线继续往下描摹,高级定制的深灰色吸烟外套隐隐泛光,段野龙哉的目光停留在男人的不宽的肩头,自己的手掌覆上去刚好能握住那一块有些硬的浑圆,他手心的炙热透过西装衬衫渗进他微微凸出的骨头里,也许他会感觉有些痒麻,这很好。

段野龙哉的落在办公桌上的手指轻轻一敲,笑容闪过他那张冷峻的脸。带着得意与野兽看待嘴边的猎物一般的势在必得。

 

龙崎郁夫的脑仁儿最近总会感到有些疼,也许那时不时环绕着他视线只是自己的错觉也说不定。他如此说服自己。

但每每那犹如危险又带着温度的视线从某个角落里跳出来胶着在他的身上的时候,他却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那一点点好奇心与不应该有的自得就像是从他心脏里钻出来的一簇嫩芽,戳进他最敏感的软肉里,撩拨着他血管里的液体流速逐渐加快,撩拨着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一步步走向崩塌。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将自己摔进宽大的办公椅里,柔软的皮质靠垫包裹着他的后背,在下属面前僵直了大半日的背脊终于得到放松,他的手掌软绵绵地搭在办公桌上摊开的文件上,包裹着一层伪装出来的威严的眼神卸下,深棕色的瞳孔泛出无辜茫然的光。龙崎郁夫盯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假名眼睛有些发直。他感到有些倦了。

“笃笃笃”的敲门声将他的思绪拉扯回脑子,他再次直起后背,抬起下颚的一瞬间眼里又蒙上了不属于自己的冷意。龙崎郁夫看着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就径自推开门走进来的男人,眉头毫不掩饰地皱起,嘴唇抿成一条线,沉默不语。

“不好意思龙崎先生,我刚刚敲过门没有回应,所以我还以为您不在里面……”男人颀长的身形立在门边,表情轻松无比,他嘴上说着带着些许歉意的抱歉,严肃带着禁欲气息的金边眼镜像是为他而打造的一般合适,男人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龙崎郁夫听说过他,这个叫段野龙哉的男人从入职之初就受到了整层楼小姑娘们的热烈追捧,他像个行走的聚光灯,带着刺眼的光芒。

而且,他有着自己羡慕的身高和长腿。龙崎郁夫点点头算是默许了他的进入,“带上门。”他随口吩咐着。

“有事吗?”龙崎郁夫从笔筒里随意揪出一支钢笔,眼睛从文件顶端扫到底部,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您昨天会议上提到的企划案,这是我的企划书,请您过目。”段野龙哉将手里的文件递到龙崎郁夫的眼前,虹膜上闪过一丝愉悦。他方才低头时露出了后颈上那个好看的颈窝,段野龙哉的心情为能够多窥见男人一寸而变得美妙。

“这么快?”龙崎郁夫抬手接过那份文件,手指不经意从男人的指尖划过,他感到一道微小的电流透过指腹钻进了心底,男人的指尖有茧子,有些新奇的感觉,痒痒的,龙崎郁夫咽了咽自己的喉结,他回味着适才那带着酥麻的触感。他不禁有些好奇这个男人入职前到底是做着怎样的工作。

“你先出去吧,我明天给你答复。”龙崎郁夫收起自己的好奇心,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他的嘴角噙着自信傲然的微笑,好像他天生就应该接受那些仰望的目光,男人比自己更像一位身居高位的总裁大人。

“好的。”段野龙哉退后一步,大拇指的指腹轻碾自己的食指与中指,龙崎郁夫的手,跟自己的想象一样,不,那感觉是超过自己想象的那般柔软温暖。

 

龙崎郁夫目送男人的背影到门口,他身着黑色笔挺的西装的背影停在办公室的门前,伸手握住银灰色的把手,微微转过身,藏着整片夜空的眼睛将他的脸庞也含进去,陷进地毯里的锃亮皮鞋也跟着移动了一个方向,男人开口问自己:“龙崎先生看起来很累的样子,今晚需要去放松一下吗?”

龙崎郁夫被他问得一愣,嘴唇微张,还没想好话就已经从唇畔溜了出去,“我想这不是段野你应该关心的事情,”他有些懊恼地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想我们还没有那么熟。”

“是我冒昧了。”段野龙哉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冷淡,只是轻描淡写地将情绪敛起,侧身推开那扇沉重的大门走了出去。

段野龙哉轻轻地阖上那扇门也阖上自己的眼睫,他背后的蝴蝶骨正好抵上门把手上平直的转折处,轻微的刺痛从背部烧到脑子,他的犹如躁动的岩浆一般翻滚的情绪稍稍平静,睁开眼睛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不熟吗?”段野龙哉轻笑,“我想我们总会熟悉的,龙崎先生。”

 

龙崎郁夫坐在自己的座椅里有些呆愣,那个男人——段野龙哉关上那扇门前朝自己看过来的那一眼,为什么……那么熟悉?也不知怎的,想到那个一直在暗处用炙热的视线熨烫自己的肌肤的男人有可能就是段野龙哉……

“段野龙哉。”龙崎郁夫的舌尖与牙齿碰撞出男人的名字,他方才与之触碰的手指微微发抖。他按下办公桌上的电话,对秘书吩咐道:“取消我今天晚上所有的预约。”

Guess what?就在段野龙哉将那个眼神缠绕住他咽喉的一瞬间,龙崎郁夫就决定了自己要在哪儿度过今晚。

 

这不算是个太高级的酒吧,但是里面的人多到似乎快要爆炸,他好像挑了个错误的时间,入眼的皆是年轻面孔,一簇一簇的人聚在一起又散开,穿着白天那套深灰色定制西装的他是一个误入了某个大学生聚会的外来客。在一首首英文歌与酒吧里男男女女的欢声笑语的激荡下,空气里扬起的粉尘都带着会引爆一次激烈的性龘爱的强烈催龘情作用。

龙崎郁夫要了一瓶MALIBU LIQUEUR,甜腻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流进自己的胃袋,有些烫,热度蔓延至他的脸颊,脖颈和耳根都被熏成粉红。

 

此时此刻的龙崎郁夫看起来比平时更加诱人了。坐在角落的沙发里段野龙哉搂着一个几乎要将他的手臂挤进那两颗球中间的那条乳沟里的金发美女,他的视线里锁着那个坐在吧台上,看起来有些格格不入的男人。也许是他的存在锁住了自己的眼神也不一定。段野龙哉不会放过男人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哪怕是微微翘起的小拇指和将那滴即将掉进他衬衫领口的酒液卷进口腔的嫣红舌尖。

“真该死。”段野龙哉轻声叹了一句,惊到了身边的女人,他不在意地勾起她的金发放在手心里把玩,目光却丝毫未动。

 

龙崎郁夫并不是个酒量很好的人,他有些迷迷糊糊地灌了自己两瓶冰凉的椰子酒后,神经好像就已经要开始打结了,甜甜的液体比他想象的更具破坏力。他提醒自己不能再喝了。

握着酒瓶将小臂撑在吧台上,正当他盯着那个乳白色的瓶口发呆的时候,一个男人坐到了他的身边。

“你一个人吗?”男人问着自己,他身上有一股很浓的香水味儿,这对从小嗅觉灵敏的龙崎郁夫来说并不太好受,他皱了皱鼻子将自己的身子往后缩了缩。

这个举动本应是表达嫌恶,但龙崎郁夫此刻的模样太具欺骗性,他眼眶染着嫣红,深棕色的眼珠里的瞳孔微微扩散,像是没有聚焦一样带着蛊惑人的茫然无辜。红红的耳垂像一枚饱满的红浆果,绯红着一张脸皱着鼻子的模样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孩子要不到糖吃一样正在撒娇。

男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白色的药片儿,想了想掐了一半后趁着龙崎郁夫不注意丢进了他的瓶口。没过一会儿,那玩意儿已经彻底溶在了龙崎郁夫的手里那瓶所剩不多的椰子酒里。

龙崎郁夫并不想搭理这个看起来有些轻浮的男人,好在男人也挺识趣,看他没什么兴趣也就自己离开了。龙崎郁夫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酒瓶,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那乳白色的瓶口含进了自己的双唇之间,侧过身将剩下的酒液全部喝光。

他伸出舌尖舔过自己的唇瓣,将那上面濡湿一层亮晶晶的水光。

 

很诱人。段野龙哉想,显然,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这样想的人。段野龙哉将整出戏尽收眼底,终于等到了落幕的一刻,段野龙哉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人的号码。不出十分钟,就在龙崎郁夫喝下那小半瓶能够点燃他身体里所有欲望细胞的酒水开始发挥作用的时候、就在那个男人朝浑身开始感受到不寻常的潮热的龙崎郁夫走过去的时候、那个男人被几双手拖进了人群里消失不见。

而龙崎郁夫则将自己毫无保留地送进了一只危险猛兽的利爪下。

 

下文戳我。


龙崎郁夫红着脸将自己的脑袋埋进段野龙哉的胸口,在男人抱住他的身子,将自己带进他的怀里的时候,龙崎郁夫的眼珠颤动一下,然后轻轻阖上眼睛勾起嘴角将自己嵌入了段野龙哉的双臂。

自己真是个坏家伙。龙崎郁夫想,他明明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男人,也看到了那枚从瓶口掉落溶进了他的椰子酒里的药片儿。

但是他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为了让他从角落里走出来,用他的利爪侵占自己。

“たっちゃん……”龙崎郁夫睁开他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たっちゃん,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可以,你想怎么叫我都可以。”

“不要让我坏掉哦……”龙崎郁夫带着甜蜜的笑容呢喃着闭上眼在男人的臂弯睡去。不要让我坏掉哦,其他,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END

热度 190
时间 2015.08.01
评论(32)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