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龙】《Candy is sweet》第一更

写作:Candy is sweet

读作:霸道狼人老师爱上我。


温馨提示:ABO设定,私设略多,狗血,不喜误入,窥屏烂脸。


不知道几发完,先更一发,跟名字一样是甜甜哒,绝对不虐,撒狗血谈恋爱~


设定看这里。

同系列《Crazy In Love》戳我。

同系列《Guess What》戳我。



正文:

“你不觉得你现在的样子特别像一个陷入爱河的白痴吗?”

日比野美月缓缓地放下手里的木弓,平直的黑色发尾在秋日的余晖里甩出一个漂亮帅气的弧度,随后便由着她的动作静止,直直地朝肩膀延伸,犹如她修剪整齐的、细长平直的眉尾一般显出一丝不苟的锐利意味。

龙崎郁夫的目光从那根箭头扎进靶心,箭尾的羽毛还在微凉的秋风里小意颤动的木箭收回,他睁着他那双眨一下就好像要泛出晶莹透亮液体的双眼看着日比野美月,有些不好意思地问自己眼前这位容貌清丽又强大的女性Alpha:“真的很傻吗?”

其实他觉得自己应该没有表现得那么痴傻,不过既然日比野大小姐都这样说了,那自己方才那样大概是真的显得有那么几分呆。

日比野美月斜睨着一旁盘腿坐在地板上的龙崎郁夫,见他盯着自己满眼皆是认真,清丽的女性Alpha眼里的笑意稍纵即逝,快到一旁的管家三岛薰还以为那只是自己看错了,那抹笑意就像是秋天里打着旋儿掉在地上的脆黄落叶,被秋风吹去远方不知去向。三岛薰接过日比野美月从身上褪下来的护具心想,也许大小姐自己都没有察觉吧?

日比野美月俯下身靠近坐在地板上的龙崎郁夫,她身上那股犹如山林石块间飞溅的溪水撩起的细密水雾一般的气息从她的脖子上的腺体散发出来,随着空气流转,渐渐地,清丽的女性Alpha释放出的信息素将龙崎郁夫整个人包围其中。

即使龙崎郁夫与日比野美月很熟悉,她身上的信息素也非常迷人友好,但是龙崎郁夫毕竟是一个纯正的Omega,被一个强大的Alpha的信息素这般毫无缝隙地包围,他依旧觉得不自在,从他紧咬的牙关来看,隐隐有了反抗的意味。

日比野美月直起身,信息素尽数向四周散去,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龙崎郁夫说:“都这么多年了,你依旧不愿意接受我。”

龙崎郁夫展颜一笑,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与日比野美月多说什么,自从这位好友觉醒了第二性征为Alpha后,她在第一时间就表现出要与自己结合的意愿,而他也就这样沉默地拒绝到了现在。

日比野美月看着他的笑脸,细密的睫毛微微一颤,眨眼间便又恢复了所有情绪,空气中,属于Alpha的最后一缕沉静内敛的信息素终于消失,日比野美月抿起的嘴唇一如她射箭时自信沉稳,没人能看出来此刻她到底在想什么。

“我们进屋再说。”日比野美月将护具交给三岛薰,抬脚向长廊的另一端走去,她走出两步后回身看着依旧呆坐在地板上的龙崎郁夫,想着难道自己刚才的行为伤到他了?随后又觉得不太可能,敏锐如她,早就察觉出自己这位少年时代的好友并不仅仅只是个单纯软弱的男性Omega那么简单。

“你怎么还不起来?”日比野美月折回步子,低着头看着龙崎郁夫,清泉般的声音在秋日里的长廊下响起,带着罕有的笑意。她看着龙崎郁夫皱起的眉毛和微红的脸颊,已经猜到这家伙依旧呆坐在地板上的原因。

“你明明知道我腿麻了,还笑我!”龙崎郁夫气鼓鼓地说着。

日比野美月知道他在假装生气,所以她直接无视他抗议的眼神,将他从地板上拉了起来。一旁的管家想要搭把手,却被日比野美月的眼神钉在原地。不由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腹诽道:不就是不让人碰你内定的伴侣吗?人家不是没答应你吗?

 

“我觉得我发情期快到了。”

龙崎郁夫单刀直入地切入正题,他看着隐约呈现呆滞状态的女性Alpha友人,笑得没心没肺,完全没有注意那个在自己对面正襟危坐着摆弄着茶具的Alpha已经快要将手里的那根茶筅(xian)的木柄给捏碎了。

“咳,既然这是一个无法避开的事实,那你想怎么做?”日比野美月没来由地感觉有些紧张,虽然她现在与龙崎郁夫的关系只是朋友,但她依旧是一个想让他与自己结合的Alpha,所以对于他第一次发情期的到来,她竟然隐隐有些期待与不安,也许是属于Alpha的直觉,被自己觊觎的猎物隐约有脱离自己利爪的迹象,这让她一瞬间特别想把这个叫龙崎郁夫的Omega直接给标记了。

但也不过是一瞬间,这种念头曾经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在她觉醒Alpha的时候,第二次是在那个同为Alpha的不知名雄性生物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本能的警惕让她手心濡出一层薄汗。日比野美月盯着对面的Omega,克制着自己汩汩翻动着的信息素,用强大的意志力迫使自己镇定下来。

捕捉到茶室里一闪而逝的锐利气息,龙崎郁夫眉头微颦,但他知道日比野绝对不是故意为之,所以他看着她继续笑着说:“我这不是没经验吗?所以来问问你啊。”

日比野美月听着他的话,愣了一下,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盯着他理所当然的表情问:“你觉得我会有一个Omega初次进入发情期的经验?”声音微嘲。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嗯,就是你不是比我早一年进入发情期吗?总有些应对方法的不是吗?第一次就使用抑制剂不太好吧?”龙崎郁夫听着她带着轻微嘲讽的清脆问话,有些尴尬,脸红红的他尽力向日比野美月解释着。

女性Alpha听着他的话,细长整齐的墨色眉毛向上一挑,将手里木柄已经烂掉的茶筅丢掉,拍了拍自己手掌里的碎屑,“谁告诉你第一次就是用抑制剂不太好?”

龙崎郁夫毫不犹豫地就说了实话,“那智聪介。”

“那个白痴妹控的话你也信?”日比野美月手中的茶筅已经换新,但她搅动了一会儿茶碗里的液体后,明白自己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再继续饮茶,便放下了手中的茶具。静静地看着龙崎郁夫。

两人对望了一会儿,沉默与方才的问题仿佛在空气中凝结,龙崎郁夫先开了口。

“那我应该直接用抑制剂吗?”龙崎郁夫出口的虽然是问句,但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日比野美月虽然很想说:那你就让我标记啊。但在齿间转了一遍的话还是咽了下去,只留下一些涩。

“对了!刚刚的那个问题……”龙崎郁夫像是突然想什么一样看向日比野美月,在对方陡然显出不悦的目光下硬着头皮继续问道:“美月你……嗯……那次之后,你还有再遇见过那个Alpha吗?”

日比野美月眉眼间的不悦愈发明显,不管是谁,不管是你是女性还是男性,只要是Alpha,在你一心想要标记的Omega跟你询问关于另一个Alpha的消息的时候,都不可能会舒心到哪里去。

更何况日比野美月觉得那名雄性Alpha给她的第一感觉太过危险,让她本能地抗拒想要与之展开犹如头狼争夺领土一般的较量,所以她一听到龙崎郁夫提起那个Alpha,就莫名愤怒,与先前在廊下时一般无二。

但问她这个问题的人是龙崎郁夫,所以她只是压下这份愤怒,不悦地回答道:“再也没见过了,”微一停顿,她继续说着:“而且我再也不想见到。”

龙崎郁夫的表情微滞,讪笑着摸了摸后脑勺,心想不就是问问吗?美月这么生气干什么呢?再说我也只是好奇那个雄性Alpha到底是什么生物而已,毕竟他身上有着自己明明没有感受过却莫名熟悉的气息。

但此刻,龙崎郁夫看着日比野美月这般不悦的神情,也明白自己刚刚不小心戳到了所有Alpha都有些忌讳的雷区,便乖乖地闭了嘴。

 

而此时此刻,那个使某位强大的女性Alpha不悦的雄性Alpha生物,正靠着某大学的教学楼窗户懒洋洋地往嘴里递着一根已经燃到尽头的烟屁股,他双颊收缩,烟头上的火星亮起又熄灭,将两根修长的手指尖夹着的最后一口尼古丁咽下,感受着那翻滚着的烫意冲进肺部,男人满足地眯起眼睛,嘴唇弯出享受的弧度,仿佛这最后一口香烟就是这人世间里最美好东西。

“笃笃笃”的敲门声响起,过了一会儿,敲门那人像是知道门里面的那个家伙不会有任何回答一样说了一声:“失礼了。”就移开了那扇并没有上锁的房门。

走进房间的是一位垂首而立,神色恭敬的男性Beta,他的眼神一直都落在自己的皮鞋尖上,用没有起伏的声线对靠着窗户,显得惫懒无比的男性Alpha说:“段野先生,在保健室抽烟并不是身为教授的您应该做的事情。”

被称为段野先生的男性Alpha头稍稍后仰靠上乳白色的窗户边儿,眼神有些散漫地朝门口的Beta看去,半晌没有丝毫反应,像是天生反应就慢半拍而不是故意刁难对方一样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扯出一个谑笑,说道:“啊啊……我第一天报道,还不知道这学校管得这么严——”拖沓的尾音带着主人独有的懒散,“不过,深町,你好像是我的下属,不是这所学校的老师吧?”

“是的,段野先生。”深町武毫无起伏的声线微微上扬,“但是校长女士说过我应该提醒您这所学校的规矩。”

“现在我知道了。”潜台词便是:你再啰嗦试试看啊?

深町听懂了,所以他闭上了嘴,继续盯着自己的鞋尖。段野龙哉将指尖的香烟撵灭,走出保健室,深町武跟在他的身后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两道步伐相近的脚步声在空无一人的过道里很是突兀。

“段野先生?”深町疑惑地望向在一间教室的窗边停下脚步的段野龙哉的背影,又快速地收回目光,疑惑地叫了他一声。

“没什么。”语气回转之间,段野龙哉的神情已经与之前无异,带着顽劣的语气里尽是对这个世界所有事情的不在意,仿佛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任何东西能引起他的兴趣一般。

深町武猜测,大概是这个强大的雄性Alpha活腻了原因。        

活腻了。其实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并不带有平常人吵架时互相威胁的时候的意味,单纯来说,就是段野龙哉活得太久了有些腻味儿了,表面上这个看起来总是懒洋洋的雄性Alpha不过三十多岁,但跟随他好几年的深町武知道,从他跟随这位先生开始,这位段野先生就一直是这般模样,而上一位跟随他的人,是自己已经过世的父亲,他的父亲告诉过自己,他开始跟随这位段野先生的时候,与自己同龄。

至于在自己的父亲开始追随这位先生之前,有没有更多的像自己的父亲那般由生到死的下属,深町不敢断言,更不敢往深处想,他只需要全心全力地为段野先生尽好自己的职责就已经足够了。

诚如深町武的内心深处的猜测,段野龙哉确实是活得够久了,仔细算来并没过百年之期,但他并没有活腻。段野龙哉只是鲜少对外物产生强烈兴趣罢了,就连他平时喜爱的香烟,他也无甚依赖,他并不是普通的男性Alpha,他的喝下去的烈酒在酒精发挥作用之前就已经被他身体里的血液吞噬,所以他不会喝醉,他自然不会对任何东西上瘾,所以对他来说,这个世界上很东西对他来说都是索然无味的。

至于朋友,年轻时倒是有过一两个,只不过他的寿命比普通人要长,所以在他依旧顶着一张三十多岁的皮囊之时,他的那些朋友们便已归土。至于恋人,或者标记过的Omega,百年来竟是一个都没有。并不是那些与他彻夜缠绵的雌或雄Omega们不愿意,而是段野龙哉并不认为那些他用来消解欲望的人里会有任何一位Omega能成为自己的伴侣,成为他站在部落里的时候,那个立于自己身侧的人。

“不知道你是否值得我期待呢?”段野龙哉的鼻尖仿佛还萦绕着方才嗅到的那一抹Omega信息素的气味,那味道就似洒向蛋糕上的红色霜糖又似是磨碎了的漆黑苦涩的果实,但往深处探究后,那抹苦涩竟也带上了不可思议的甘甜,再深入,却徒留满腹空虚,让人愈发不知满足,欲求更多。

段野龙哉觉得这个味道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嗅到过,但那味道太过独特吸引着他,使他感到念念不忘,甚至隐隐有了想要独占的念头。

这不探个究竟便无法停息的欲念使段野龙哉感到兴奋,这让他对这道信息素的主人有了更深一层的想象,他笑着摇了摇头,唯一可以确信的只有一点:即使对方是Omega,也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想象到的强大生物。

段野龙哉幽暗的瞳仁里闪过一抹绿芒,像是夜空中的某颗星星骤然亮起又被乌云覆盖。但乌云总有散去的一天,光芒必定会重现。

 

龙崎郁夫知道自己的第一次发情期即将到来,他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每天都把那三支美月给他准备了足够分量的抑制剂的针管装好放进自己的背包里带去学校。龙崎郁夫并不清楚一个普通Omega的发情期到底会有怎样的表现,从各种资料来看,大抵就是浑身发热,汹涌的、带着催情最用的香甜信息素从腺体散发出,开始吸引着每一个闻到这股气味的Alpha来标记自己,他们会化身为一头丧失理智沉沦在欲望里对着他们的Alpha摇尾求欢的雌兽。

龙崎郁夫并不希望自己会变成那样,他觉得那样大概有些羞耻。但他依旧期待着自己第一次发情期的到来,因为发情期的到来代表着他即将成年,而他血脉里的征兆便会随着这次成年后的发情而觉醒,他已经问过族里的长老,就算自己使用了抑制剂,由发情给血源带来的改变依然会使他会觉醒为一名真正的吸血鬼。

到那个时候,即便他只是一名男性Omega,他也不用再活在族人的羽翼保护下,终于能够大胆地闯进这个美丽又危险的世界里,不用再去害怕某个觊觎自己的Alpha的信息素攻击,更不会给哪个无名的Alpha轻易标记了去。

龙崎郁夫将自己装着抑制剂的背包锁进自己的储物柜里,对着朝自己走过来的清丽女性Alpha打了个招呼,露出他灿烂干净的笑容和有些尖的小虎牙,身为血族成员,即使是血脉觉醒前,他们的犬齿也是十分明显的,不过兴许是龙崎郁夫生得着实好看,笑起来又带着稚嫩的意味,这小尖牙在他的脸上乍现,显得无比可爱。

一个下课后就一直跟着日比野美月的Omega女孩儿看着远远朝她们打招呼的龙崎郁夫,皱了皱眉,眼底浮现出嫉恨,但是很快她就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小心翼翼地看着身边清丽动人的女性Alpha,眼睛里尽数崇拜倾慕,她的妆容也很小心翼翼,微微晕红的眼圈让她看起来可怜动人,像一只受了伤的兔子,“美月姐姐,我,我等会儿能跟你们一起用午餐吗?”美丽的Omega女孩儿软绵绵的嗓音和身上清新甜美的香水与信息素吸引着其他过路的Alpha纷纷侧目。

但女孩儿一心一意望着的日比野美月却不过是朝她摇了摇头,拍了拍的头顶说道:“不好意思山内,我太不习惯有第三个人。”

山内茜心中泛起一阵难受与酸意,她与日比野美月认识了这么久,她依旧没有叫她的名字,难过之后,山内茜对那个叫龙崎郁夫的男性Omega的敌意更甚,但她眼下只是乖巧地笑了笑便与日比野美月道了再见。

“山内又来找你了?”龙崎郁夫将蛋包饭送进嘴里之前随意地问了日比野美月一句。

“嗯,你介意?”日比野美月坐得笔直,大小姐的气质在举手投足间吸引了不少Omega女孩儿的注意。

“没有啊,只是开始佩服她的毅力了,被你拒绝了有三年了吧?追着你上了这所学校,选了你选的课程,你竟然还是无动于衷,我要是个Alpha啊,对着那样的小美人儿,早就投降了。”龙崎郁夫絮絮叨叨了一堆,话语里满是对日比野美月不解风情的惋惜。

“我不喜欢她。”日比野美月的话没有说完,但她知道自己就算没有说完,对面的Omega也能听懂。

我不喜欢她,我喜欢你。

龙崎郁夫被她的话刺中,蛋包饭在喉管里噎了一下,胸口开始郁郁的难受了一阵子。他幽怨地扫了日比野美月一眼,“但这样下去,她估计会恨死我的。”龙崎郁夫语气幽怨,满满都是对某个Alpha不解风情却招致祸事到自己身上的控诉。

“她招惹你了?”日比野美月神情一肃,眉毛往上挑起,倨傲地开口:“她要是敢招惹你,山内药业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喂喂,别说的我好像很好欺负一样好不好?”龙崎郁夫并不在乎山内茜对自己动的那些小动作,一些眼刀流言以及某些Omega姑娘们“不经意”的冲撞和孤立,龙崎郁夫根本就不会在乎,这都不过是些不痛不痒的手段,而且对方做的小心翼翼,没有留下任何把柄。他也懒得去追究了。

毕竟我可是强大的血族!才不跟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计较呢!龙崎郁夫咽下自己手里的蛋包饭,想着过了今天他就不再是普通的Omega,得意的小虎牙都快要飞出来了。


TBC

————————

感觉美月大小姐的设定太过偶像剧男二了哈哈哈哈哈哈,不过我喜欢~男主永远是要到某个时候一声巨响闪亮登场的嘛~不急不急

热度 114
时间 2015.09.01
评论(61)
热度(114)
  1. 渇き.soawkward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删 还是帮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