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龙】《相亲》

温馨提示:ABO,OOC。

一个小故事,希望看到最后大家也可以像吃了糖一样甜甜的。


请配合BGM食用(听歌要戳进捞粉条里面):



正文: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龙崎郁夫带着些许无奈和无趣的目光定格在那个盛着琥珀色正在闪闪发光的香槟酒的高脚杯上,他仿佛被炭笔描摹过的眉毛挤到一起,眉心皱出两道褶在这场充斥着Alpha与Omega或炙热或甜蜜的信息素的奇怪的酒会开始的半小时内就没有消失过。

穿着银灰色的抽烟外套,系着他最钟意的酒红色领带的Omega显然是精心装扮过的,一边的头发被梳到耳后,不听话的俏皮小卷儿随着他每个不经意的动作在耳际乱颤,搔着他耳后白静细腻的肌肤,也搔着每一个偷偷打量着他的Alpha的心脏。

Omega圆溜溜的大眼睛里盛着他面前那杯冒着气泡的琥珀色香槟,仿佛每眨一下都带着醉人的酒意,红润的唇被酒水濡湿,被暧昧的灯光打上诱人的标签,引诱着被他的美丽吸引的Alpha们想去尝尝那樱桃般红润的嘴唇会有多么柔软,但他高挺的鼻梁和紧颦起的平直眉毛让他的美丽染上了生人勿进的锐利意味。

显然这抹不容侵犯的傲意点缀得他整个人愈发迷人。

 

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龙崎郁夫问着自己,起因在于一次因为无聊小事儿而起的争吵,最终结果来自好友日比野美月随意地递给自己的一张邀请函。

一张以品酒为由头,实则是为单身未婚的优秀Alpha和Omega们举行的联谊酒会。

他犹记得美月将那张邀请函递给自己时候的表情,是那么随意又不在乎,仿佛这真的就是一场普通的品酒会而已,龙崎郁夫当时可没有从她干净清新的笑容里看出她竟然藏着想让自己快点找个Alpha,然后尽快搬离她的公寓的这般险恶用心。

每过十分钟他就会换一次座位,面前装着美酒的杯子也换了三次,龙崎郁夫并不记得每一次换过座位后坐到他对面的Alpha长什么样子,但他记得第一杯波本比第二杯苹果马蒂尼好喝,第三杯香槟则最是合他的心意。

 

随着又一次换座位,心情稍霁的Omega隐隐开始期待下一杯的佳酿是什么,这样想来,龙崎郁夫觉得这场酒会也不算十分无趣,最不济他可以喝光所有呈到他面前的烈酒,带着不满舌尖的酒精与轻飘飘的步伐离开。

这会不会有点儿像在买醉?

龙崎郁夫勾起唇角现出浅笑,眉宇间那一丝锐利被他的笑容击碎,弯起的眼里碎开一片银河,光线照在他的睫毛上,晶亮的像是洒了一层蜜粉。

一个男人坐到了绽放出笑容的Omega对面。

龙崎郁夫抬眼扫过男人修长好看的手指上圈着的银色圆环,墨黑色的眉再次颦起,抬头望向男人的时候,已然恢复方才的冷艳。

这次端上桌的是两个子弹杯,龙崎郁夫猜那里面大概是龙舌兰。他没有端起酒杯,而是看着对面的Alpha轻轻挑眉,他散漫的视线开始凝聚成一束光照在对方轮廓分明的侧脸,迟迟到来的酒意开始搅和着Omega迷迷糊糊的小脑袋儿,视线也逐渐升温。

对面的Alpha无疑是在场的所有人里最引人注目的那一个,他漆黑的眼眸里满是暮色散开后的星星,男人慵懒的笑容与被梳起的一丝不苟的黑发并无冲突,他的存在让他周身辉煌耀眼的一切都自然地成了为他点缀的背景板。

坐在他对面的Alpha令龙崎郁夫感到有些无措。好看的Omega皱着眉微微歪着头望着对面的男人,疑惑的目光里显露出些许被刻意武装在冷傲的外表下的纯真。

 

“这位先生心情不好?”段野龙哉身体向后靠去,背脊透过黑色的缎面西装感受到椅背上的柔软,酒红色的法兰绒布在蜂蜜色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一层莹莹的光辉衬到男人那条将脖颈与脸庞划分开的下颚线上,将Alpha小麦色的脸庞雕刻得犹如艺术馆里的那些希腊神像一般完美无瑕。

段野龙哉的手臂向前搭上洁白的桌面,手指摩挲着冰冷的银色餐具,黑曜石一般的眼珠上映着对面略显不安的好看Omega的洁白脸庞,两杯龙舌兰摆在他们的面前,酒意从杯沿溢出随着空气蔓延开来,两人周身的空气仿佛都凝滞起来,沉默不语的他们面对面坐着。

俊美的Alpha如同被雨水冲刷后的新竹一般的信息素化成一把刀刺着龙崎郁夫的皮肤,像是要从每一个毛孔里钻进去占有他的身躯一般令他有些紧张无措,但是男人脸上挂着的慵懒笑容与他天生的深邃荷尔蒙气息又淡化了信息素的锐利,明明已经感受到了万分危险但依旧想奋不顾身地扑上前去感受他,剖开心脏将自己的全部奉献给他。

龙崎郁夫垂下他密而纤长的眼睫,看着银色汤匙里倒映着的自己的模样,很完美、脸颊微红、眼眶被浓浓的酒意熏得像是刚哭过。冷着一张脸却显得楚楚可怜的Omega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好看,他并不狼狈、并不颓废、并不像个刚被Alpha抛弃寄居在好友家里的可怜人。

段野龙哉的目光定格在对面的Omega脸上一瞬不移,他看着他晕红的眼圈和松开的双眉、他看着Omega抬起头对着自己绽放笑容、他听着他唇边溢出含着烈酒香气的话语,诱人采撷的Omega对自己说:“先生您真会开玩笑,我怎么会心情不好呢?”

Omega扬起的笑脸看不到一丝空隙,段野龙哉眼眸渐深,视线越过时间停留在他的上扬的嘴角,唇齿开合。

“我想我们还剩五分钟,”段野龙哉看了看腕表,“你好,我叫段野龙哉,这位英俊的先生。我们要不要来打一个赌?”

“什么赌?”龙崎郁夫浅笑着问,接着他伸出手停在空中说道:“你好,我叫龙崎郁夫。”

“赌,”段野龙哉握住龙崎郁夫伸过来的右手,身子向前倾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感受着手心里偏凉的温度,更近几分凑到龙崎郁夫的耳际低声说:“赌这接下来的五分钟里你会爱上我。”

段野龙哉唇齿碰撞间将炙热的气流送进他的耳廓,龙崎郁夫略显不自在地偏了偏脑袋,发尾略过Alpha俊美的脸颊,“我想段野先生您会输哦。”

此刻的两人看起来亲密无间,耳语的动作在旁人看来犹如缠绵亲昵的一对恋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两个人沉默地望着对方,龙崎郁夫的视线时而停留在段野龙哉手指上的那枚银色圆环上再匆匆移开,时而打量着对方噙着笑意的嘴角与充满自信的眼睛。

龙崎郁夫的眼神飘忽不定,心里也有些慌张,他不能像段野龙哉那样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看,他投去的目光很快被自己收回,小心翼翼地将所有情绪压进肚子里,希望胃酸能将那些情绪也都搅和掉,或许,他也可以让自己再多喝点酒什么的壮壮胆之后再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面对眼前的这个Alpha。

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输掉这个赌约。

桌子上的龙舌兰成了他眼里的圣经,那杯酒就像是能够把他从这个尴尬的场面里解救出去的上帝大人,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辛辣的液体从舌尖蔓延至口腔内部,流淌过他的食道,进入他的胃袋里,一路下来将龙骑郁夫的身子与脑袋都烧热,这是一种奇妙的味蕾体验。

龙崎郁夫很喜欢,他坚定地认为这感觉比喝牛奶有意思一百倍。

但也有人不喜欢,比如坐在他对面的这个Alpha。

段野龙哉收起笑容,眼神依旧不肯收回,胶着在龙崎郁夫带着湿意的鲜红唇瓣上,他的食指轻轻地点到属于自己的那杯装着龙舌兰的酒杯杯沿,用他低沉带着被海浪冲刷过的沙滩一般的声音问道:“想要吗?”

如果仔细听的话,龙崎郁夫或许能从这听起来有些歧义的话语里嗅到一丝说话人的不满,但他现在已经有些晕乎乎的脑袋没办法为他处理这么多信息。

所以龙崎郁夫下意识地就点了点头,琥珀色的眼睛盯着段野龙哉手下的那杯酒,甚至有了点儿想把那杯酒直接从那男人手里夺过来灌进胃里的想法。

“那就给你。”段野龙哉把酒杯推了过去,一滴未撒。龙崎郁夫也就自然地接过那杯酒,同样一滴未撒地灌进了自己的胃里,跟他刚才想的一样。

 

五分钟的时间就这样随着那杯酒的下肚而结束,龙崎郁夫的脸更红了一些,他的眼神如丝,萦绕在段野龙哉身体周围,段野龙哉灼烧着的视线从一开始就没有冷下去过,他们再次对望,龙崎郁夫略显得意地说:“五分钟过去了。”那眼神仿佛也在说:你输了。

段野龙哉笑了笑向Omega靠近些,他们信息素的气味在充满挑逗与挑衅的动作间隐隐从腺体里散发出来,气味笼成一层细细的纱将两人包围,让两人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在交换彼此的味道,彼此面前的空气里尽是甘甜暧昧,每一次胸口的起伏都在叫着热。

“我不会输。”段野龙哉小声地说着,他的嘴唇挨着龙崎郁夫的发尾,那从男人唇齿里颠簸着的细小气流随着声音进入Omega的耳中,就像是一道惊雷,炸得龙崎郁夫的脑海里开出一朵罂粟花。

就在龙崎郁夫愣神的时候,有一个女性Alpha向他们走了过来,她停在段野龙哉的座位边儿上,用眼神催促着这个男人该换座位了。

而段野龙哉对此视而不见,他直勾勾地盯着龙崎郁夫的脸,像是要把他通红好看的颊畔看得开出一朵花儿来。

龙崎郁夫有些不自在地闪躲着男人炙热的目光,他轻轻咳嗽了两声,像是在提醒已经有人在催他换座位了。这场酒会本就是为他们这些单身的人们精心准备的一次相亲活动,每隔十分钟就要换一次座位,就要面对一位新的Alpha,开启新一轮的心理战与相看。

显然,看上龙崎郁夫的Alpha并不只那么一两个人,也可以说从一开始,就已经有不下五个Alpha盯上这个长相出众气质冷艳的男性Omega了。

“你知道我除了俊美非凡才华横溢又风趣幽默以外,还有什么优点吗?”段野龙哉笑着向后一靠,背脊陷进柔软的座椅,故作疑惑地问龙崎郁夫。

“厚脸皮吗?”龙崎郁夫强忍住撕碎面前这个Alpha得意欠揍的面孔的冲动微笑着回答道:“还是没皮没脸?”

“错。”段野龙哉无视身边又多了几个人的尴尬场面,瞳影里凝着龙崎郁夫的笑,那个笑滴在他的心里,溅开一片糖霜,“是睿智冷静又处变不惊,比如现在。”

龙崎郁夫随着段野龙哉的意思看了看四周,发现又多了几个人,他们都以不满的目光看着段野龙哉,但又都自持身份谁都没有开口驱赶他,坐在人群中央的段野龙哉看起来却犹如一位悠闲自若的君王。看着这样的男人,龙崎郁夫的心猛地一跳,突然间,他想去吻他抿起上扬的嘴角、吻他手上那枚银色指环、吻他骄傲恼人的脸颊、吻他系着双环节的条纹领带。

龙崎郁夫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随即胸腔里升起无尽的羞恼,他恨恨地剜了段野龙哉一眼,看着身边聚集起来的越来越多的人,有Alpha也有Omega,他们的目光宛如实质刺到龙崎郁夫的身上,让他有些不堪承受。

龙崎郁夫收回目光,身子向后退了退,就在他正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一只手覆上了自己的手,那枚银色的指环泛着冷光,刺到了龙崎郁夫的眼里。

 

“你想干什么?”龙崎郁夫看着那只把手覆在自己手上,把自己按在座位上不让自己离开的罪魁祸首,深吸一口气,胸腔缓缓地上下起伏,强作镇定地问道:“难道段野先生就这么输不起吗?”

“关键是我没有输啊。”段野龙哉将龙崎郁夫的手握紧,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我知道你已经爱上我了。”

“没有。”

“你有。”

“我没有。”

“你就是有。”

“我……”大概是意识到这种行为太幼稚,像两个打嘴仗的小学生问着对方有没有偷吃自己书包里的糖果,龙崎郁夫闭上了嘴,沉默不语地盯着段野龙哉那仿佛已经胜利的笑容看,周围的目光令他愈发不舒服了。

大概是他们僵持得太久,周围的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问着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也有人大着胆子问他们到底要不要换座位,有一个人问了,接下来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类似疑问过来。

段野龙哉似乎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但龙崎郁夫完全无法适应。

Alpha仿佛看出来他的不自在,也或许是他也开始觉得周围的人太过吵闹打扰到了自己与对面这位眉宇间已经有些恼意几近爆发的Omega之间的相处,段野龙哉开口问道:“龙崎先生现在愿意跟我一起出去走走吗?”

龙崎郁夫听到段野龙哉的提议,无奈地看了看周围聚集起来的人群,心间暗骂一句:真是个狡猾的混蛋!

看了一眼他们握在一起的双手咬牙说道:“段野先生认为我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当然,”段野龙哉将Omega的手抓起来禁锢在自己的掌心,“没有。”说着便带着美丽的Omega从座位上离开,Alpha拨开周围的一层层的社会精英们,无视他们带着不满的眼神,段野龙哉悠闲地像是走在自家后院一般。

 

龙崎郁夫被段野龙哉拉着走在晚夏的夜里,徐徐吹来的风带着暖意却也不算太热,男人的手掌比风热,比他的脸颊还要烫人,龙崎郁夫想挣脱开,试了几下却没有成功。

“你想带我去哪儿?”他们已经这样牵着手绕过了好几条熟悉的街道,龙崎郁夫忍不住开口,声音里带着委屈。

他的手握得太紧,弄疼自己了。

“我以为你知道的。”段野龙哉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也不知是有意还是真的忘了去迁就身后那个已经有些醉意的Omega不算太稳的步伐,速度丝毫不减。

龙崎郁夫愈发委屈,他的腿有些发软,被明显快自己不少的Alpha带着往前走,他感觉有些吃力,在经过某个拐角的时候,终于,他还是踉跄了一下,整个人往前扑了过去。

段野龙哉被龙崎郁夫往前倾的身子往前带了一下,他随即用力将软软的人儿拉了回来。

三分醉的Omega一头撞进了Alpha的怀里,鼻尖蹭着他的领带,凉凉的。

段野龙哉抱着浑身上下散发着酒香与热气的Omega,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的鼻尖蹭着Omega已经有些乱了的卷发,小声问他:“不记得这里了吗?”

龙崎郁夫盯着自己的脚尖看,周围有面包的香味飘进他的鼻腔,听着段野龙哉的问话,他将脑袋埋进男人的胸膛深处,糯糯的声音显得有些闷,“不记得了。”

“真的吗?”

“嗯。”

段野龙哉捧起Omega美好得犹如被露珠打湿的玫瑰花一般的美丽脸庞,一阵风过,面包店后厨的霜糖铺满天空,缓缓地落到了他们脸上、眼睫上、嘴唇上。段野龙哉俯身,将Omega唇上的甘甜含进口腔里,看着星光撒进对方的眼睛,心满意足地问:“现在记得了吗?”

“嗯……”

任谁都不会忘记自己初吻的地点吧?尤其是在自己的初吻对象还重演了当时的场景之后。

龙崎郁夫晕乎乎的再次被段野龙哉含住了嘴唇,对方吞噬了他想要说的话,舌尖强硬地撬开了自己的牙齿,温热的舌卷住自己的舌尖吮吸。

男人动情地吻着自己,他也回吻他的一腔深情,漫天霜糖落满两人一身,甜蜜得一如多年前的那个深夜,唇齿间皆是爱意。

 

不知过去多久,段野龙哉松开龙崎郁夫通红的嘴唇,墨黑的眼睛看进对方的灵魂,“你生气归生气,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嫁给我呢?”男人顿了顿,略显犹豫地继续说:“我再也不逼你喝牛奶也不跟你争到底养什么狗了。”

龙崎郁夫被月光照亮的洁白脸颊荡漾出一个浅浅的酒窝,“真的么?”

段野龙哉将笑意盈盈的Omega搂进怀里,“真的,”嗅着他甜蜜的气息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家?”

“现在。”龙崎郁夫蹭着段野龙哉的胸口,他总觉得今晚过后会有一个人特别开心,嗯,到底是谁呢?算了,不想了。

“还有哦,那个赌还是我赢了。”段野龙哉补充说道。

“那不算好么,你犯规了。”龙崎郁夫不甘心地踮起脚啃了一口某个耍赖皮的Alpha的下巴,皱着一张脸表示不满,这家伙明明知道自己在那个所谓的赌约之前就爱着他。


“那我把自己赔给你好不好?你不要我可就活不下去了啊。”

“嗯……”龙崎郁夫转了转他深棕色眼里的星光,“虽然总觉得有点儿亏,但我还是勉强救你一命吧。”他看着段野龙哉脸上那故作难过的表情,笑得愈发灿烂。


 

附赠彩蛋:

日比野美月握着手机坐在自家的沙发上,满意地看着客厅里大包小包的行李,她收到某人那条“作战成功”的信息后就火急火燎地把龙崎郁夫前几天搬进自己家的行李给全部收拾好了,她早就受不了那家伙每天都幽怨委屈地盯着自己的小眼神了。啧啧,要知道这种眼神也只有段野龙哉那家伙才会爱得不行。

“终于把这个自以为被抛弃的怨妇给送走了!真是不枉我把那张珍贵的相亲酒会的邀请函忍痛割爱送给了他啊,哈哈哈哈。”日比野·强力助攻·美月得意地笑着,为自己的清净和自由三呼万岁 


END

热度 246
时间 2015.09.11
评论(134)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