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段野龙哉

段野龙哉先生:


展信安好!


非常抱歉,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一定十分困惑,我也没有想到这封信真的能送到你的手里,光是打听你的地址就让我吃了不少苦头,没想到在东京你还是个名人,但是我并不意外呢。

别误会,我可没有讽刺你的意思,毕竟当初在学校的时候,你就是个非常出挑的家伙了。

还记得山田老师的假发吗?除了你,没有人敢那么不在乎地去把它扯下来,他气得让你停了三天学,那三天的讲义都是我给你送过去的。说到这儿,你应该猜到我是谁了吧?好吧,就算没猜到也没关系,毕竟我只是个给你送讲义的女同学,而你的人生那么精彩,所以不记得我,真的没关系。

我知道,你去扯山田老师的假发是因为他训斥了龙崎郁夫不符合校规的卷发,大家都知道是因为他,除了他还能有谁让你这么在乎呢?

当初学校的生活真的很无聊,我敢说,你们的事儿是学校里大部分人的谈资,包括我在内。

记得有一次,我抱着便当盒去天台的时候撞见你了,你正在抽烟,我想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你朝我走过来,当时我真的以为你会威胁我让我不许告诉老师之类的,谁让你是流言里的那个“不良少年”呢?

但是你没有。

你就像不在意一样,朝我走了过来。

你还记得你当时说了什么吗?肯定不记得了,但是我不会忘记,你问我:能把这盒草莓牛奶卖给我吗?

哦是的,我差点儿忘了,我买走了最后一盒龙崎郁夫最爱喝的草莓牛奶。我当然不会拒绝你这个要求,任何女孩子都不会拒绝看上去那么可怕的你。

你肯定不知道,后来我还有偷偷去那儿,偶尔能碰到你,偶尔能碰到你们。

当时学校里都说你喜欢龙崎郁夫、说你是同性恋,我还不信呢,为了这个,我跟松井茜吵架了,你不记得我,但是你肯定记得她吧?

她毕竟是你短暂交往过的女孩子,其实你是喜欢她的吧?我猜,她肯定长得像谁,你看着她的时候,我总觉得你在看另一个人,龙崎郁夫应该也知道,别问我为什么,这是直觉你懂吗?

喜欢一个人的直觉。


没告诉过你,我喜欢龙崎郁夫。说明恋说暗恋都不合适,你们不知道,但他是知道的,我可不是那种喜欢憋在心里的人,不用猜了,他当然拒绝了我,甚至没有给我一点儿幻想。

反正也过了这么多年,告诉你吧,他当时都没有接我的情书,只是笑着说,对,就是他招牌的笑容,既单纯又可爱,他说: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听到了吗?段野龙哉,他当时就喜欢你了呢。

所以你怎么能那么笨,去跟松井茜那个讨人厌的小姑娘交往呢?不过她现在也不是小姑娘了,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我上次遇见她的时候是在同学会,一滴酒都没碰,不到十一点就要拎包走人,说是要回家哄儿子睡觉,你说,你能想象那个爱嫉妒人又喜欢泡吧的小姑娘变成那样的贤妻良母吗?

但她现在很好,整场同学会都在她丈夫身边,笑得那么幸福。


人一旦走完半生,难免会多回忆过去,你就当这封信是我对当初的你的控诉,或者对当初的他的怀念吧。(我猜你会选择前者)


毕业前,我有偷偷去天台呢。哈哈,这个时候你肯定心里一跳吧?没错,我看到了哦,老天,我好像个得意洋洋的小人,这样不太好。

但我还是很想问你,他的嘴唇尝起来是什么味道?嗯,这问题真糟糕,有点过分了吧,你可以当没看见,不过我可一点儿都不期待你的回信。就算我想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是不是还是爱笑,是不是还那么爱你。

我好嫉妒你,也好讨厌你。

现在再让我来告诉你点儿你不知道的事儿吧,多着呢,你看完肯定会后悔,也会觉得当初的自己多么愚蠢。

还记得那次龙崎郁夫请病假没能去上体育课的事儿吗?我偷偷溜到医务室了,没见到他,后来,我回了教室,从窗户那儿看到他了,他正在花坛里找东西,脸上都蹭了灰,那么好看的脸。

我看到他把那条项链从花坛里拿出来的时候手指被划破了,他抬头看到我了,朝我笑,我现在都记得当时自己的心跳得有多快,他竖起食指对我说:嘘,别告诉老师我逃走了哦。

我点点头,脸和耳朵都在发烫,这是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喜欢这家伙了。

还有高二暑假里的一个周末,我去书店的时候遇到他了,真巧,我当时还以为这肯定是上天的安排,唉,真是蠢透了。

他正在挑关于枪械和擒拿术的杂志,我也是很久以后才知道他去当了警察,原来那个时候就决定了吗?你知不知道?

我特意从他身边走过去,回过头装作惊喜地问:龙崎同学?

现在想想,我当时可真能装,他也认出我是那个见证了他逃课的女同学,微笑着寒暄:真巧啊,你来买参考书吗?

我怎么好意思说我只是进来蹭冷气呢,只好硬着头皮说我是去买小说的,最后我买了一本《宫崎骏原画集》和一本《时间简史》,老天,我发誓我买回家后,真的一次都没有翻开过那本霍金先生的著作。

他说他在等人,不知道是不是在等你,我问起了,他摇头说不是,真抱歉,让你知道了这种消息,不过他又转去金融区挑了两本书,告诉我说你最近对赚钱很感兴趣。我只是笑笑不以为意,大家都知道,你成绩可不算优秀,但是谁又能想到,你真的成了个成功人士呢,还那么有钱,听说你让人给你办事都给双倍价,这做派,跟你当年挑衅那个学长的时候完全没变。

这么多年,你肯定还是变了,他也是吧,听说你后来带他去了国外,还听说你向他求婚了。

我知道这事儿的时候,真想去给松井茜道歉。

好了好了,还有那么多你不知道的事儿你都不需要知道了,就当是留给我这个无关紧要的女同学独有的回忆吧。


我想,当时在你身边与你交换戒指的龙崎郁夫,肯定笑得很幸福。

很抱歉我没有去参加你们的婚礼,收到请柬的时候我正值忙最碌的时期,没法丢下手头的工作飞去美国,真是十分抱歉。

很意外你给所有能联系上的同学都发了请柬,是在炫耀吗混蛋,反正你也知道他们都不会去美国参加你的婚礼,毕竟你跟他们连话都没说过不是吗?

所以你绝对是在炫耀!


写了这么久,我的钢笔里也快没有墨水了,所以就停在这儿吧。

愿他幸福,愿你能给他最好的幸福,带他远离纷争与伤痛。我知道,你应该不会给他看这封信,不过看了也没用不是吗?听说那次之后,他被夺去了往昔的记忆,只记得你了,所以即使看了也毫无帮助对吧。

这封信,仅代表我没能参加婚礼的歉意与一点儿对你的控诉。


至此,

一位普通的女同学。

热度 71
时间 2016.06.03
评论(14)
热度(71)
  1. 渇き.soawkward 转载了此文字
    致龙崎郁夫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