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龙】《激情炸弹》

温馨提示:这是一个非典型、幻想类的追星故事,请绝对不要尝试,因为你不是龙崎郁夫,你追的偶像也不是段野龙哉。

终于赶在七月的最后一天写了出来(恳请原谅如此咸鱼的我),希望大家喜欢。


附一个文单链接。


正文:

“嘘——别出声……”

这人的语气不礼貌,急促且慌张,他的手覆在自己的腰间,在盛夏的夜里令自己被他紧贴的肌肤迅速发烫,呼出的热气带着凉烟的气味,薄荷的清香很浓,又有点儿呛,龙崎郁夫甚至想问问这是什么牌子的香烟。

说话的人将他抵在墙面的拐角,阵阵热气扑打在自己耳畔,汗水已经濡湿了龙崎郁夫的白色衬衫,想到身上这件制服会沾上身后墙面上的灰尘,他就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十分钟前那个“从小巷子走能更快到车站”的决定了,龙崎郁夫的眼珠转到巷口,心想,末班电车大概已经开走了吧。

这人比自己高不少,腰间的手很有力,另一只捂住自己嘴巴的手的手指上有茧,龙崎郁夫对这种茧并不陌生,这是常年摆弄吉他的人才会有的玩意儿。“再等等就好……”男人的声音再次传来。

再等等?龙崎郁夫的眼睛向上翻动着去看天上的月亮,这人捂着自己的嘴已经十多秒,从把自己压到这面墙上时候的粗暴动作,到用这么没有礼貌的话来警告自己,再到此刻另自己有些恼火的不肯放手,这些都让原本以为这一切是一场抢劫的龙崎郁夫开始感到烦闷,这人,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段野龙哉感到被自己压到墙上的这个男人开始小幅度的挣扎,他皱了皱眉,心底涌上一阵不悦,自己已经够焦头烂额的了,为什么还要迁就这个不听话的家伙,本以为足够隐蔽的小巷子因为他的到来变得不再安全,而他竟然还想就这样逃走?

不出他所料,仅仅过去十几秒,就有第三个光顾了这条暗巷,兴许是听到了脚步声,被他按在墙根上的家伙愈发想挣脱自己的手掌,段野龙哉知道,脚步声的主人绝对是追踪他的人之一。这样下去不行,会暴露的。段野龙哉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身下男人臂弯上的西装,在脑内快读演练一遍自己想做的事情后,段野龙哉深深吸气,上身微微撑起,就在一瞬间,松开禁锢住身下男人的双手,迅速夺下他的西装展开覆上自己与他的头颅,就在那人张开唇瓣想要发出呼声的前一秒,俯下身张嘴咬了上去。

 

龙崎郁夫,一个普通的大学新生,在入学典礼结束后的深夜,错过了终电,被自己喜欢了很多年的偶像歌手段野龙哉咬破了舌尖,这是他从出生到现在的十九年来最不知所措的一个夜晚。

 

段野龙哉,被绯闻缠身的偶像歌手,在逃离一大群狗仔的追击后,终于借着月光看清了那个被自己压到墙边的小家伙的脸,他觉得,这是自己从十七岁出道五年以来里最幸运的一个夜晚。

 

“唔……”龙崎郁夫的手指紧攥着男人的衣摆,眼神显得无辜又茫然,他盯着眼前的人,心脏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舌尖上的腥甜在口腔里蔓开,他小心翼翼地将那异样的味道咽下,生怕自己的呼吸会惊扰到这个恍如梦境的亲吻。

段野龙哉垂下眼,勾起嘴角将这个吻加深,这小家伙的喘*息就在耳边,宛如糖丝一般绕进自己的耳朵,他不禁想听更多,勾过对方不知所措的舌尖,舔舐着他虎牙的凸起,段野龙哉的吻胶着缓慢,仿佛要将时间都凝住一般温柔,小家伙下意识地躲避却又慌乱揪住自己的衣服定住背脊的小动作被他尽收眼底,愉悦,溢满了段野龙哉的胸腔。

夏夜的热气很快就侵入了他们周围的这一方小空间,环绕着他们逼出对方发际的汗珠,耳边那多余的脚步声早已远去,但段野龙哉却丝毫不想停下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他将头顶上的西装扯去,却加重了吮吸着身下人嘴唇的力度,“嗯……”轻微的嘤咛仿佛橙花般能催生情*欲,段野龙哉的视线扫过小家伙通红带泪的眼角,几乎是一瞬间,他就感觉到裤裆发紧,喉头的干涩让他忍不住想要尝到更多属于身下人的甜浆。

龙崎郁夫能感到腰际处的变化,虽然从未经历,但他还是羞得满脸通红,眼睫愈发垂低,他几乎快被段野龙哉夺去了呼吸,一阵清风拂过他们的脸颊,吹开自己乱掉的卷发,发烫的耳垂无处可藏,暴露在了男人炙热的视线中,显得那般诱人可爱。

“呵……”段野龙哉一声轻笑,松开了小家伙的唇瓣,红得滴血呢。他伸出手指轻撵着龙崎郁夫的耳垂,“又见面了,小家伙。”

龙崎郁夫的背后一抖,麻麻的酥软顺着脊椎往下爬,男人的手正好按在自己的尾椎骨上,他只觉得自己的膝盖都有些撑不住了,“你……你,记得我?”这话一出口,龙崎郁夫就感觉自己的脑子晃了晃,这真是什么白痴又多余的问题啊。他的牙齿蹂躏着自己的嘴唇,血红的唇瓣晕开一圈白色,刺痛使他的大脑还能运转,不至于直接当机罢工。

“是啊,你让人很难忘……”段野龙哉凑近,他的耳根处飘着属于大人的香味,不适合他,捕捉到一丝信息的段野龙哉再次忍不住笑容,这是自己接受采访时提过的最爱用的激情炸弹,这小家伙,真是太可爱了。

“如果不是你每场必到,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来帮朋友排队拿签名的了。”段野龙哉的手指按住龙崎郁夫的嘴唇往里揉了揉,将那瓣柔软从坚硬的牙齿下拯救出来,瞳孔里的那张青涩面孔浮上惊讶又腼腆的神色,眼里的那一点点不可置信,一点点羞恼,将他整个人点缀得闪闪发光。

真好,这样的人,憧憬着自己。想到这儿,段野龙哉的呼吸有些控制不住地加快,身体里的每条血管都开始鼓胀着往心脏输送血液,心跳如雷如鼓,他是如此地渴望眼前的他。

 

龙崎郁夫呆滞着不敢动弹一下,像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美梦般害怕惊醒,巨大的幸福感包裹着巨大的恐惧,眼前这个男人甚至剥走了自己保持最后一丝清醒的权利,如果此刻的自己是某种长着尾巴耳朵和獠牙的动物,他肯定已经扑到那人的胸口上了,舔着他下巴上没有刮干净的胡茬,摆着尾巴昭示着自己的欣喜与欲求,将自己的耳尖凑到他的鼻尖或者手心,用尖牙去扎一下他的耳垂和手腕,他保证不会用力的,因为舍不得看他皱眉。

他珍惜着能见到他的每一幕,从早班机下来之后困顿的双眼,朝着接机的粉丝们感激地挥舞着的手臂、手指碰到下巴上一道小伤口时候的无奈微恼、还有那透过自己的相机镜头绽放出的笑脸、歌唱时投递过来的眼神、自己去签售时触碰到的灼热视线和掌心、这一切都让他按捺不住悸动的心绪。

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龙崎郁夫最初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听众,十四岁生日那天从音像店的货架上抽出了那张EP,也许是上帝也有可能是撒旦在眷顾着自己,看到自己中了签售会的握手券时,龙崎郁夫预测不到自己的未来,是从这一刻开始改变的。

男人嘴角处平直的线条都是完美的,他从未想过那个拥有沉着嗓音的人会这么好看,歌唱时,他漆黑的双眼仿佛不在乎任何事那样向前方看着,签下自己名字的动作毫不拖沓,说出的谢谢虽然简短但却那么认真,他是真的在感激每一个听众啊。

这样的人,只见一次怎么够?龙崎郁夫缩回被男人握住的手,点头致谢,紧张得甚至忘了对他说出自己的憧憬,再次回头时,那人的注意力早就给了下一个喜欢听他唱歌的人了,签着他名字的EP咯着自己的手掌,最不该有的不甘冒了出来,发酵着将他整个人都吞噬下肚,龙崎郁夫知道,自己完蛋了,但不愿自救。

 

最初,只出过一张EP的自己听众很少,不管事务所怎么推自己,但他从来都没有在节目上好好表现过,就像一个观众一样游离在屏幕边缘,他不会刻意展现自己帅气的一面,也不会露出迷糊可爱的笑容来讨好观众,对主持人的提问从来都回答得中规中矩甚至是心不在焉,没有多余的新闻供人挖掘,他的小型Live甚至曾因为参加人数太少而被取消,这样的自己,经纪人为自己争取到一场小型的粉丝见面会也是够不可思议的了,他记得那场见面会上来的每一个人的脸和名字。

黑川小姐戴着细细的金边眼镜,声音有点沙哑,脸上的小雀斑让她看上去像个未成年的高中生、小川是真正的现役女子高中生,她说她是自己的学妹,甚至让身边所有的朋友都买了EP、佐藤很爱笑,从自己开口唱歌的那一瞬间起,她就一直在笑,她浅栗色的短发很衬她的酒窝……

还有他,整场见面会里唯一的小男生,段野龙哉在签名之前就看到了他,撑着下巴歪着脑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小家伙的一头卷发,他看上去很小,初中生?有十五岁吗?白皙干净的脸上有点茫然和紧张,眼睛一直盯着手中的EP,都不往自己这儿看一眼。是帮家里的姐姐来拿签名的吗?

龙崎……听到他的姓,段野龙哉先想到了《Death Note》,然后想到了自己,他签下自己的名字后,补上了一小笔“たっちゃん”,意识到不对想划掉的时候已经迟了,他停下笔抬眼望着身前这个依旧抵着脑袋的小家伙,“你叫什么?”他问道。

“龙崎,龙崎郁夫……”小孩的声音很哑,怯怯的,正处于变声期吧。段野龙哉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想笑,所以他勾起嘴唇伸出手对他说:“非常感谢你能来。”他的手也很软,指甲修的平平的,掌心有紧张的薄汗,直到转身他都没有抬头看自己啊……看来是白笑了。段野龙哉心想,这小家伙下次还帮他家里人拿签名的话,我肯定不对他笑了,反正他也不看。

 

但段野龙哉没能做到,他总能看到他的身影,还是那一头卷发,相机从富士Z系列换到了徕卡,从单薄的小孩长成了纤细的少年,他发现了他制服上的徽章,是自己毕业的高中,那小家伙还是很少抬头直视自己,既然这样,那就让他来找到他相机的镜头,然后,对他笑,这样,他就能看到了吧。

后来,段野龙哉越来越难从满满的人群中央发现发现他,再后来,他发现这小家伙每次签售会都会到场时,握手环节就成了自己最期盼的时刻,怎么感觉反过来了呢?到底谁才是谁的粉丝啊?段野龙哉不禁失笑,但他还是期待着一个又一个的听众过去后,自己能够看到那双愈发修长的双手,听完他害羞地对自己道谢后再偷偷用余光去看那小家伙跑开的背影。

自己这样,真的对得起其他粉丝吗?段野龙哉谴责自己,但内心却知道,那小家伙,已经变成了对自己特别的存在了。

当他听到经纪人对自己抱怨说:“麻烦你以后不要再只盯着那个小卷毛的镜头笑了好吗?不知道粉丝们已经在抱怨了吗?”直到这时段野龙哉才恍然。

 

原来,我这么喜欢他啊。

 

但他还是会在粉丝云集的机场、Live、见面会上下意识地追逐那个小家伙的镜头,他很想私下接触他,又怕给他添麻烦,有点不安他是不是仅仅喜欢听自己唱歌而已,但他越来越不满足只能在见面会上看到他的镜头,不满足只能在握手时碰到他的肌肤,他的私心逐渐扩大,大到让他在看到他低下头望着相机微笑时从舞台上跳下去抓住他的下巴,然后吻他翘起的嘴角和脸上的红晕。

段野龙哉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偷偷地去找与自己关系不错的高中学姐,希望她能帮自己打听到那个小家伙的联系方式,却没想到,被守候多时的狗仔拍了下来,优质偶像歌手的绯闻总是令人亢奋,他们铺天盖地的报道像狂风暴雨一样朝自己砸了过来,原来,自己怕的就是这些啊,跟踪、偷拍、不停朝眼睛里打过来的闪光灯、即使是深夜也不曾离开自己家门的人影、段野龙哉感觉自己受够了。

自己还能承受吗?我能这么自私也让他陪我承受这些吗?段野龙哉不安,他还没能踏出这一步,就已经想退缩了。

在经纪人的安排下,他上节目澄清了绯闻,但这并不能满足媒体的好奇心,他们还是不厌其烦地尾随着自己,想要从他松懈的间隙里抓到几条新的头条。

所以他逃走了,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害怕承担后果一样,逃离那些记者们不依不饶的围追堵截,却在自认为最安全的地方,遇到了自己渴求的那个梦。

在咬上他嘴唇的那一刻,段野龙哉想,原来,只要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不畏惧这一切的啊。

 

龙崎郁夫被段野龙哉扣住了手腕和腰身,方才发生的一切都昭示着,你最爱的这个人也喜欢你,他没有再多问,他知道这不是梦,所以,他该做些什么呢?

龙崎郁夫盯着眼前的男人,他再次咽了咽喉结,手指都在颤抖,但他还是做了自己最想做的事儿,他踮了踮鞋尖,松开攥着男人衣摆的手向上伸去,扣住了男人的后颈,将自己还残留着些微刺痛的嘴唇,挨了上去,再伸出舌尖,快速地舔过男人下巴上的胡茬。

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呼一吸间的事儿,还没待他缩回去,被舔了下巴的男人已经将他箍得喘不过气来,他啃咬着自己的耳垂质问道:“小家伙胆子这么大啊?刚刚那什么感觉?”

“唔……太,太紧了……”龙崎郁夫喘着气,抱怨着却不曾挣扎,“刺刺的,跟,跟我幻想过的一样。”

他诚实得令自己想要将他立刻吃掉,段野龙哉继续问:“那你还幻想过什么?”

“太,太多了……要说很久的……”龙崎郁夫的后腰发麻,他的邀请会不会太过明显?可是,都这样了,还要什么该死的矜持?

男人轻轻地亲吻着自己的额头,“那跟我走吧。”说着,段野龙哉抓起龙崎郁夫的手,走出了这条小巷子,龙崎郁夫兴奋又紧张地跟着男人的脚步,坐上出租车里,龙崎郁夫的内心深处冒出一个不堪大胆的猜测,但他咬咬唇心想,哪怕,哪怕只有这一晚,也值了吧?

 

段野龙哉抓着龙崎郁夫的手下了车,回头问他:“害怕吗?”

“害怕什么?”龙崎郁夫反问着。段野龙哉将他扯过来,“一切。”他附在他的耳畔小声呢喃。

小家伙朝自己笑,这是他第一次看着自己笑吧?“这一切我都不怕。”

段野龙哉怔了怔,暗骂自己真是狡猾,但他还是拉着他的手往前走去,他已经听到了一声接着一声按下快门的声音,可,这又算什么?

“那郁夫有幻想过这个吗?”段野龙哉与龙崎郁夫耳语过后,就转过身在自家公寓门口停了下来,看着那些已经从隐蔽处跳出来的狗仔们说道:“明天的头条,我预订了。”

说完,揽过自己手边的小家伙,俯身,再次亲了上去。

这个,还真没幻想过呢。龙崎郁夫被不停闪烁的快门晃了眼,所幸,闭上眼睛任由男人主宰一切,他勾起嘴角,心底的不安与阴云全都消散。

 

原来,他这么喜欢我啊。

 

END

2016-07-31想去数星星
评论-42 热度-128

评论(42)

热度(128)

©soawkw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