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玫瑰碎片》第一章

*R18

*美籍日裔帮派少主爆豪胜己X偷渡客绿谷出久

*非漫画世界观设定


温馨提示:是个极其狗血的爱情故事。


正文:

他的眼睛干净得过分。


在那一群长着亚洲面孔、脏兮兮的、散发着腐烂气息的人朝自己所在的方向望过来的时候,黑暗里,爆豪胜己只注意到了他。

因为他那一双与周围格格不入的眼睛,那里面还闪烁着点点细碎的光,像是随时会熄灭一样闪烁着,那点点光芒似乎就是他的灵魂的亮度,忽明忽暗。

也许是黑暗里待得久了,哪怕是码头上的灯光也使得他不得不眯起眼睛,爆豪胜己看着他,看清了他虹膜的颜色。

是墨绿色的。

是能卖个好价钱的颜色。一瞬间,男人的脑子里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反应过后,没来由地,爆豪胜己的胃往下沉了沉,他有些反胃。

开始后悔起——答应身边这个叫乔.卡伯特的美国佬要自己陪他“验一下货”的提议的决定了。

“怎么样?是一批很好的货吧?”身边的美国佬有些得意洋洋地说道:“你看,那个绿眼睛的亚洲男孩,绝对能卖个好价钱。”

爆豪胜己抓着集装箱门的手紧了紧,扯开一个干涩的笑,强忍着胃里的不适感点了点头:“卡伯特先生可要重赏负责这批……这批人的蛇头了啊。”

“哈哈哈,那是当然。”注意到爆豪胜己的用词,乔.卡伯特眯起眼睛笑了笑,“还是年轻人啊……”

“走吧。”卡伯特并没有就这个点多说什么,拍了拍爆豪胜己的肩膀,“要是爆豪先生看中了谁,可以跟我说。”

“您说笑了。”爆豪胜己松开了手,转身跟着卡伯特一起离开,侧头说话的功夫他的余光在逐渐收拢的集装箱门口顿了一秒。


爆豪胜己说不清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眼神,那双眼睛里的光在与自己撞上的那一瞬间亮得惊人,他顺势看全了他的脸。

他看上去不到十六岁,一张幼稚的脸上点着雀斑和脏兮兮的痕迹,带着一抹浅到几乎看不见的笑意。

爆豪胜己收回目光的时候集装箱正好关上,他跟着卡伯特回到车上,在引擎发动的同时,爆豪胜己张了张嘴,喉咙里冒出来的声音听上去就不像是自己的:“他们,刚刚那些人,会被卖到哪里?”

卡伯特转了转自己大拇指上的戒指,从鼻子里发出一声笑:“谁知道呢,上帝保佑他们都能顺利通过体检再说吧。”

轿车发动了,爆豪胜己透过倒车镜能看到那个码头正在远离。

他告诫自己别多管闲事,他和这个叫乔.卡伯特的只不过是刚达成合作意向的生意伙伴罢了,只要过了这个夜晚,他就会将这个码头上看过的一切全都忘掉。

那个集装箱、那群人、那双眼睛,还有那个笑。


Fuck!那个该死的笑!


他不该笑的。爆豪胜己的手压在自己的膝盖上,他没忘记他开口时那个该死的美国肥佬对自己露出的笑,那种了然、又像是有一丝认同的笑。

还有他说的话:“既然爆豪先生想要,那就当是我送给你的小礼物吧……”

操他妈的!爆豪胜己烦躁极了,想到卡伯特那张倒胃口的脸和声音,下意识地就“啧”了一下。

“呃—”一道非常短促的怪异响声在他的身旁响起,像是被掐住了喉咙的小狗发出来的。

爆豪胜己不得不将视线投向发出声音的主人,他本人也正像一只被掐住了喉咙的小狗一样无措地缩着身体,尽可能地用极小的占地面积坐在沙发上,这还是因为爆豪胜己的命令。

他的双腿实在是抖得自己心烦。

“听得懂英语吗?”爆豪胜己不耐烦地开了口。

男孩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一抖,但他立刻看向爆豪胜己用力地点了点头,力气大得爆豪胜己怀疑他那细细的脖子能否承受得住。

也许是因为很久没有开口说过话,他的声音听上去很干涩,有些虚弱:“会……会一点点,先生……”

Sir。

爆豪胜己因为他的措辞楞了一下,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没有带姓地称呼过自己了。

“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他尽量放满了语速,心想,这样的问题他应该也听过很多次了吧。

“绿谷,绿谷出久。”他睁大着眼睛看着自己,声线清晰了一些:“日本,从日本来的。”说完后,他又抿上自己的嘴巴弯了一下,透出了恰到好处的局促和腼腆。

很稀奇,他的英语没有什么口音。

爆豪胜己打量着他,脏兮兮的,脸上和身上,他穿着不合身的T恤和长裤,他像是在害怕自己的存在会弄脏自己的沙发和地毯似的,脚尖都是踮起来的。

其实应该先让他去洗个澡再说的。

爆豪胜己站起身,朝站在角落里的管家招了招手:“带他下去收拾一下,给他安排一个房间,我去休息了。”

管家应了声是,爆豪胜己看了沙发上的人一眼,摇了摇头,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在握住楼梯扶手的那一刻,男人停了下来,补充道:“给他弄点吃的,容易消化的那种。”


他看上去不像是个坏人。

绿谷出久站在浴室的喷头下,用力地清洗着自己的身体,他很用力地搓洗着,直到皮肤上泛起刺痛都没有停手。

肌肤上的疼痛提醒着自己,这不是一个梦,他离开了那个暗无天日的集装箱,没有断手断脚、也没有被卖到什么不干净的地方,他能像这样将身上的污垢清洗干净、能吃上干净的食物,甚至还能有一个房间。

但这一切都太像是个梦了。

以至于绿谷出久躺到那张散发着淡淡薰衣草味道的单人床上时都不敢闭上双眼,他的脑子里不断地涌起这段时间以来的记忆,仿佛那些苦痛才是真实的。

绿谷出久盯着天花板上那个圆圆的顶灯,画面不断地闪过,最后,是一双赤红色的眼睛。

他不是个坏人。绿谷出久这样笃定不是没有理由的,这段时间来的经历让他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天真了,他几乎见过了各式各样的坏人,见过了各种各样令人感到绝望的眼神。

但他不一样,坏人不会像他那样看他们。就好像他身边那个年老的美国人,看向他们的时候就像在看一群值钱的垃圾,但那个拥有红色双眼的亚洲人,即便眼底也有着厌恶与不屑,但至少,他至少是在看人。

这也是绿谷出久强忍着双眼的不适感去与他对视的全部理由,他其实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试一试罢了。

他成功了,至少成功了一大半,其实,能从那个集装箱完好无缺里出来的时候、被带进这个偌大的房子里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一些准备,但没想到的是,他洗完澡、吃完东西后,竟然真的就只是躺到了床上。

一个人。是的,一个人。这让他既庆幸又惶恐,绿谷出久不觉得自己有多好看,但至少不难看,他甚至知道,自己矮小的身形和幼稚的长相应该会讨某一部分人的喜欢,是的,某一部分人。

别这样想,这太恶心了……绿谷出久将自己蜷缩起来,为自己对那个男人的猜想而感到抱歉,他不应该这样恶意地去揣测一个救自己脱离地狱的人。

而且,他救了你,你应该心存感激才对……绿谷出久抱紧自己的膝盖想着,他不想睡,但长久以来的不安令他在此刻像是被抽掉了力气一样困倦。


也许……也许明天会有一个不一样开始……


绿谷出久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的,他睁开眼睛后花了整整一分钟才弄清自己现在的处境。

不是梦。绿谷出久从床上坐起来,他应该已经睡了很久了,有些饿,但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填饱肚子,对绿谷出久来说是一件极其费脑子的事情。

洗漱完(很庆幸这是带了盥洗室的房间)后,绿谷出久在出去找点食物和继续留在房间里之间选择了后者,他不能得寸进尺,不能贪心地在得到了对方的救助后还妄想得到更多,他想,自己可以等到天亮之后再去找昨天那位管家,请求他让自己见昨天那位先生一面。

至于见面后要说什么,他可以趁现在想想。

这样程度的饥饿对绿谷出久来说并不是特别难以忍受,更过分的他都承受过,只是现在的环境比之前好了一万倍罢了。

绿谷出久爬回到床上坐了一会儿,就在他犹豫要不要躺回去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他几乎是跳起来去开的门。

管家在带来食物的同时也带给了他一个不好也不坏的消息,他用简单的英语和比划着的动作告诉绿谷出久:“爆豪先生会在晚宴结束后来见你,你可以提前准备一下。”

说完,管家将呈着食物的托盘放到了桌子上,也将一个小盒子放到了托盘的旁边。做完这些后,管家朝他点点头便离开了。


绿谷出久坐到桌前,他先是将面包放进嘴里,填饱肚子后,他才选择去看那个小盒子。直觉告诉他,那里面的东西不会是自己想看到的。

但其实,也并不算很坏不是吗?绿谷出久看着盒子里躺着的东西,看上去很正常的几个避龘孕龘套和润龘滑龘剂(他摸了一下猜这个东西应该是),没有什么手龘铐、项龘圈、皮龘鞭之类的特殊道具,那位先生没有什么特殊性龘癖,这已经很值得庆幸了。

他并没有学过怎么去做,但他是知道两个男人如果要做应该要使用哪里,这还是他在船上的时候因为眼睛颜色比较特别而得到了多一瓶干净的水的时候,被旁边一个年轻的女人低声咒骂的时候知道的。

【你他妈干了什么?跟那个蛇头搞上了?顶着你那张长得像个未成年的婊龘子脸去龘卖龘屁龘股了吧?下手够快啊……】

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具体的绿谷出久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自己抱着那瓶水,死死地抱着,脸上像是在被火烤一样摇着头,反复地说着我没有。

会痛吗?绿谷出久只想了一秒就得出了答案,肯定会痛的。但是有润龘滑龘剂应该会好一点吧。他这样安慰自己。

不,这样的安慰一点用都没有,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受到了害怕。

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是吗?你想被丢回去那个集装箱吗?不,绝对不要。绿谷出久这样想着,不可思议地感受到了一丝轻松。

就当是……报恩了吧……绿谷出久躺回床上,他将润龘滑龘剂和避龘孕龘套放到了枕头底下。

报恩?绿谷出久想到这个词,竟然笑了。


“知道吗?卡伯特那个老东西现在到处跟人说你从他那儿带了个亚洲小男孩回去当宠物呢……”切岛锐儿郎边说边去看爆豪胜己的脸色,见他只是丢了一块冰到嘴里,并没有露出多少情绪,眼皮一跳,不太确定地问:“喂喂,你不是吧?”

面对自己高中时候的老同学,爆豪胜己没必要隐瞒什么,他把嘴里的冰嚼得咔咔作响:“是日本的。”

“操……”切岛锐儿郎捏着酒杯的指节一紧,“现在你们这些有钱人都这么会玩儿了吗?”

“打住。”爆豪胜己又找调酒师要了两杯波本,一堆冰块,“我可没准备玩,你想太多了。”

切岛锐儿郎用一种十分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哦,是吗?”他似笑非笑,“我保证除了你没有人这么认为,咱们可以赌一张本富兰克林。”


跟老同学喝完酒后已经很晚了,如果不是管家提醒,爆豪胜己也想不起来那个男孩了,他撑着额头想了一会儿,示意他带自己过去。

管家离开后,爆豪胜己站在门口抬起手犹豫了一下,很快,他又觉得有些烦躁,他到底为什么要犹豫?这里面的家伙又不是什么可怕的怪物,不过是个……是个……

算了,不想那么多。爆豪胜己的手还是落了下去,他敲门了,至于开不开……

“吱呀”一声,门开了。

意识到是自己后,那个男孩将门缝拉开,又往后退了一步,站到了昏黄的灯光下,已经清理得干干净净的脸上显出几分不安与羞怯。

他抬起眼睛看着自己,爆豪胜己并不想知道那双眼里的情绪意味着什么,他只知道那个男孩抬起手,扯住了自己的衣袖。

他的声音已经不再干涩虚弱了,听起来是有些清澈的,他说:“Sir……我……我准备好了一切……”


I am ready for everything.


TBC

热度 747
时间 2018.06.02
评论(49)
热度(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