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玫瑰碎片》第三章

*R18

*美籍日裔帮派少主爆豪胜己X偷渡客绿谷出久

*非漫画世界观设定


温馨提示:是个极其狗血的爱情故事。


第一章 第二章


正文:

绿谷出久梦到了绿谷引子——他的妈妈,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

梦的内容并不清晰,母亲存在过的记忆就像层层叠加着的油彩画,陈旧的涂料斑驳,新鲜的涂料艳丽,抽象画一样不真实地映在眼皮后面。绿谷出久想凑过去看个清楚,却发现凝固的空气包围住了他,他往前挣,横亘着身体的阻碍勒得他咳出声音。

绿谷出久惊醒,睁开眼睛,发现原来是有人抱住了自己。他没有权利去享受从睡梦中醒来时身体和大脑在这个阶段特有的慵懒迟钝,睁开眼睛两秒后他就清醒了,思维迅速转动起来分析自己现在的处境。


首先,自己没有睡在昨晚那个房间里。他身下的床单和身上的被子都是深灰色的,昨天的是白色,没有薰衣草的味儿,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他无法用语言好好表达出感觉的木头香。再明显不过了,这是昨晚那位先生的卧室,绿谷出久在他身上闻到过类似的味道,只不过掺着些酒味儿。

其次,自己身上有几个部位非常疼,其中最难以启齿的隐秘处还伴着比疼痛更不好受的灼烧感。是,你跟那位先生做龘过了,他将你们都有的男龘性龘象龘征龘捅龘进了你的身龘体,来来回回很长时间。

最后,那位干龘过龘了龘你的先生正把你抱在怀里。


他知道这个拥抱没有任何多余的意义,只是一个动作。

绿谷出久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人形抱枕,男人的整张侧脸贴在他的脖子上,下巴挨着肩头,拖长的呼吸有节奏地一下又一下地袭击着自己的耳根,他数了几下男人的呼吸后打了个轻轻的冷颤。

痒痒热热的。绿谷出久后知后觉地想。他昨天一直在流眼泪,但真要找个为何而哭的理由,绿谷出久找不出来。这是实话,身后这位先生对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都不是他哭泣的理由。也许那些泪水是对过往承受的恐惧孤独与彷徨的一种控诉?嗯,这个说法真是够矫情的。

唉,我哭的样子肯定很蠢。

绿谷出久的视线从远处移回到近处,他看到了男人圈着自己的手臂。肌肉线条清晰得令他心头涌上一股艳羡之情,要知道这可是放松状态啊……用起力来该有多好看呢?他不知道。

昨晚,这位先生将他压龘在龘床龘上龘猛龘干龘的时候衣着完整,除了领带被拉得松散外,他那身看上去就很贵的西装三件套里那件马甲的扣子都没有解开。而自己呢?算了……不值得提。


在绿谷出久全神贯注地听了很久的鸟叫与数了很久的呼吸后,紧挨着自己的男人动了动,绿谷出久赶紧闭上了眼睛。

男人的呼吸节拍开始变得不稳,绿谷出久的心思全放在他们肌肤贴在一起的每个细节上,他的睫毛在身上扫出奇异的触感,他眨了好几下眼睛,每一下的频率都不一样,从迟钝到清醒,这位先生用了十五下,有些意外得长。

待男人眨眼的频率稳定之后,他们之间拥抱的动作结束了。接着,被子被掀开又落回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下陷的床铺回弹,床上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所有的脚步声都被厚厚软软的地毯吸收了,直到哗啦啦的水声隔着一扇门的距离在房间响起后,他才再次睁开眼睛。

绿谷出久想看看这个房间,但没有付诸行动。他选择继续装睡,一边竖起耳朵听男人的动静,一边思考自己待会儿该做什么才不算太失礼。


男人没有给他太多思考时间,他已经从浴室里出来了。不一会儿他就出去了。关门声不轻也不重,猜不准情绪是好是坏。

这次过了有一段时间,他想,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后,这个房间才再次有人造访。“叩叩”两声,来人大概不是那位先生,他下意识地想。

果然,不属于那位先生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他辨认出是管家。

“抱歉,因为没有听到绿谷先生回答,所以我擅自进来了。”管家看着半撑着身体坐起来的自己,有一瞬的惊讶(应该还有点儿别的,但过去得太快了,绿谷出久没有分辨出来),很快欠了欠身,开口说着。

他说抱歉,但绿谷出久知道他并没有感到抱歉——直觉。

在绿谷出久还没组织好语言时,管家已经将手里的一大摞东西(看上去像是浴巾睡袍)放到了床尾凳上,礼貌地说完“这应该是绿谷先生需要的,待您准备好后,可以到楼下来用早餐。”后,转身往外走。

绿谷出久赶在他拉开门之前迅速地朝他喊了一声谢谢,管家的脚步停了一下,他抓紧时间继续道谢:“非常感谢您。”

管家的手搭在门把上,半转过身子又朝他欠了欠,然后回道:“一切都是爆豪先生的吩咐。”


管家离开后,这个房间过大的空间感给了绿谷出久一个不小的冲击,绝对比自己以前家里的整个客厅还要大。

他来的第一天晚上太紧张,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到他到了一个怎么样的地方,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确实跟着管家走了挺长一段时间才走到客房。

他快速地跳下床,双膝发软,蹒跚着跑进浴室里将自己收拾干净。

那堆“绿谷先生需要的”东西里,不仅有浴巾和睡袍,还有一整套衣物。内龘裤是全新的,不合身。长裤很干净,也不合身,他要一直按着腰际才不至于让它在走动间掉下去。还有一件白衬衫,当然,依旧过于宽大了。

他准备穿上它之前在袖口内侧发现了一排并不张扬的暗金色刺绣——【Mr·Bakugou】,用的是拉丁文字体,绿谷出久试着念了一遍。他突然感觉自己的指尖被那个小小的刺绣刺了一下,他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衣物,可能都属于Mr·Bakugou,属于昨晚的那位先生。

该多贵啊。这是绿谷出久的第一个念头。他挂着这身衣服走出去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害怕弄脏了它们。

要走的路程长到绿谷出久又想哭了……

还好管家就等在楼下,带着他拐过几条长廊来到了用餐的地方,令绿谷出久措手不及的是——那位先生竟然也在。

噢,说什么傻话,这是他的家,他在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不过如果绿谷出久能早点儿意识到这点,他的速度一定会更快一些。


他换了一身同样看起来非常贵的西装三件套。一只耳朵上挂着一个黑色的蓝牙耳机,看着手中端着的iPad屏幕,大大的落地窗在他的身后,透过玻璃的明媚阳光照在浅金色的头发上,更加耀眼。

他身上的每个细节都无懈可击。

他看上去像电影里的人,威风凛凛的中情局特龘工?或者手握重权的党龘鞭?也像某部英雄漫画里的主角,光是坐在窗框里就足以构成一格奠定气氛的出场画面了。绿谷出久开始胡思乱想。

眼里这位“不真实先生”伸手按了一下他耳朵上的蓝牙耳机,掀起眼皮朝自己丢过来一个不含情绪的眼神。

【过来】

绿谷出久乖乖地走了过去,估摸着一个合适的距离停了下来,隔着餐桌站着没有继续动作。

【坐下】

他听话地拉开座椅坐下,简直像个木偶(或宠物狗?),一个命令一个动作,绿谷出久觉得自己这样不太对。

因为他看到男人皱眉了。

绿谷出久不得不承认,他有点儿害怕看到这个。

接着,有佣人走过来将餐盘搁到了他的面前,他没来得及道谢佣人就悄无声息地走掉了。

盘子里的食物不多,全是清清淡淡又很精致的东西。

他试探性地拿起了刀叉,然后,他听到他说:“Drink the water first.Then finish your breakfast.”【先喝水,然后吃完它】


TBC

热度 487
时间 2018.06.23
评论(61)
热度(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