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玫瑰碎片》第五章

*R18

*美籍日裔帮派少主爆豪胜己X偷渡客绿谷出久

*非漫画世界观设定


温馨提示:是个极其狗血的爱情故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正文:

管家有一个很典型的日本人的姓名,他叫长岛弘。

起初绿谷出久以为他是白种人,从外表看,他与一般的欧洲人没有任何区别。直到他告诉自己他是日俄混血后,绿谷出久依旧有些恍惚。他们并没有太多交流,也是,你不能指望有人愿意与一个【……】交流。

“我无法与绿谷先生用日语对话。”长岛弘走到一间房门口停下,替他拉开门后站到一边继续说:“我的职业规定了,我不能用任何爆豪先生无法理解的话与他的……客人进行交流。”

“啊……非常抱歉,谢谢……”绿谷出久朝他鞠躬道谢后才走了进去,没有人教过他当一个看起来很厉害的人客客气气地为你服务的时候该怎么回应,所以他下意识地用着家乡的那一套——说抱歉、同时鞠躬,然后道谢。

“请绿谷先生在这里稍作等待,医生与专业的翻译很快就会到了。”长岛弘展开手臂示意绿谷出久环顾整间房,然后告诉自己:“等待期间您不必拘束,书架上的书也都可以随意翻阅。”


这间房令绿谷出久想起以前在美术馆里看过的中世纪油画,特别是中间摆着的那一整套扶手雕花的沙发。映着黑色暗纹的绛红色窗帘被束到落地窗的两旁,窗外是一片被绿色植被包裹住的……嗯,看上去像是墙。植物墙?他怔了怔,又把这种不重要的疑惑甩出脑袋。

看来,自己刚刚被管家带领着参观过的,不过是这栋房子的一隅……嗯,房子这个词不对,他想。也许宫殿更合适,而且爆豪先生看起来……也很像一位国王。

管家已经离开,虽然他告诉自己不要拘束……可是,绿谷出久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不拘束,不要说去看书,他光是坐着就已经十二万分的不自在了。

男孩儿并拢着膝盖坐到那张沙发上,背脊挺得直直的,乖巧得就像等待着老师检查课文背诵的小学生。

他坐下后不久有人敲响了门,他应一声后想站起来。


站在门口的是一位中年白人女性,她看着绿谷出久的动作,眯起眼睛朝他亲切地笑起来,一手端着托盘,一手朝自己抬起然后往下压了压手掌,绿谷出久明白她是在示意自己坐下。然后他便乖乖地、呆呆地坐在了原位。看着这些,女人眼尾的笑纹更深,歪了歪头。绿谷出久听到她发出一声轻轻的“噢—”,尾音婉转拖长,就像不少人发现了什么可爱的生物后也会发出的叹息。

“我叫洛克茜,这是长岛管家让我准备的茶点,你要是饿了可以吃一点儿。”她放下手里的托盘后坐到绿谷出久的侧手边,微笑着看着自己,目光丝毫不加掩饰。

“我叫绿谷,绿谷出久。”绿谷出久被她看得有些害羞,但并不觉得不舒服,因为他能够感受到她对自己的好奇,以及善意。他对这些情绪有着小动物般的敏锐直觉。

一开始绿谷出久不知道她在等什么,直到她第三次看向桌子上的茶点时,绿谷出久才恍然大悟。在她堪称热情的目光下,绿谷出久取过湿巾擦了擦手后,拿起一块饼干放进嘴里。

清新的甘甜在嘴里绽放,柔和地覆盖住味蕾再轻轻化开,令他情不自禁地笑起来。绿谷出久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味道的甜点,他眯起眼睛轻叹道:“美味しい!”

反应过来自己说了母语的男孩儿赶紧用手压住嘴唇,满脸通红地朝女人道歉:“对……对不起,我是,我是在说……非常,非常美味……”他加重了放在某些词上的音量,但那其实也比不过一般人说话时的四分之一大。

“我从来没有尝过这样的……味道……”语气真诚得宛如一句祷告。


洛克茜被他逗得乐不可支,发出“咯咯”的笑声,他的赞美直白又可爱,眯起眼睛小口小口吞咽着饼干的模样像一只小兔子,可爱得让人想要揉一揉他的脑袋。

但她没有做这件事,因为他是少爷的“客人”,想到这个,洛克茜不免有些可惜。

希望以后能有这个机会。她离开前看着男孩儿朝自己鞠躬道谢时,期待地想。


中年女人(绿谷出久猜她也许是这里的主厨)离开后管家就与另外三个男人前后走进来。那位穿着白大褂的白人男性应该是医生,西装革履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亚洲人应该就是管家所说的专业翻译。还有一位拎着一个大大的箱子——医疗箱。

接下来的一切都进行得快速且有条不紊。

韦斯利医生检查过自己的牙齿后,翻译岛田先生向韦斯利医生转述着自己的回答——没有传染病、身上没有外伤、内脏也没有任何不适,当然,也没有对任何药龘物龘上龘瘾。

即便这些问题本身多少令他感到些许尴尬,可他却不觉得受到了冒犯。因为他们从表情到语气都没有一点多余的情绪,他们非常专业,专业到显得自己所有的思虑都没有道理。

绿谷出久不禁有些佩服,并且开始思考,自己什么才能成为他们这样漠然冷淡的人呢?每一个行动都带着分寸刚好的疏离感。

嗯……也许这辈子是学不来了。


管家长岛弘一直站在离他们不远也不近的地方沉默地注视着,他看得出来少年没有说谎。随即想起一周后为他安排好的采血。其实已经没有必要了,他想。不过,长岛弘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多嘴。毕竟同样也没有必要,不是吗?

与一般女佣打扮不甚相同的女人轻轻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走了过来,附在长岛弘的耳边说:“夫人打电话过来找您。”

长岛弘点点头让她去门口等自己,然后走向绿谷出久说:“检查结束后请绿谷先生跟随莉丝领班,”说着他看了一眼门口的女性,“她会安排后您之后的事情,我必须暂时离开一阵子,希望绿谷先生能谅解。”

男孩有些愣愣地点头,像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请求他的谅解。“没能彻底执行爆豪先生的吩咐,我很抱歉。”长岛弘颔首向他解释。这句解释出口得那么自然,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不过男孩立刻摆摆手表示自己很好,您不必在意。

长岛弘走向门口,交代了大致的安排后便离开了,接下来的琐碎细节莉丝会处理好的,他毫不怀疑。


一想到自己的房子里会再多一个小孩爆豪胜己就感觉头疼,是的,再一个。在爆豪胜己看来,那个绿眼睛的少年也可以划分进“小孩”的范围里,不,别误会,这并不是说他就真的是个小孩了(废话!当然不是!不然我怎么可能睡龘他,我他妈的又没有恋龘童龘癖),只是说他具有这样的气质。

不过准确一些,大概更像一个小动物。他那张脸就很长得像某种小动物,单纯可爱,眼里的天真令他看上去是那样不谙世事又纯粹,如果昨晚的事情没有发生,爆豪胜己也许会一直这样认为。没准儿还会带着单一的、正直的好意去给予他些许帮助。

但他错了,错得离谱。思及此,爆豪胜己的心脏就像被铅块压了一下,沉沉的,压得他体内血液的流动都迟钝了似的,十分不舒服。

这感觉有些类似小时候的自己期待能得到一个真诚的玩伴——却发现那人不过是被他的父母教育了所以才一直跟随、讨好、迁就自己后的失望。

虽然不能这样一概而论,但爆豪胜己依旧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如果爆豪胜己能够冷静地想一想昨晚发生的事情,他也许会发现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比如——不知从何而来的避龘孕龘套、润龘滑龘剂,在被……时生涩到堪称笨拙的表现,还有那不知道代表什么的泪水。

但失望混杂着执拗与偏见,令他无法客观地去看待昨晚的一切,无法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去看待那个男孩。

爆豪胜己开始对自己和他都感到恼怒,这其实很不讲理,可他暂时无法为自己乱糟糟的思绪找到一个出口,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为自己对他所做的事情脱罪。

毕竟,男孩儿也许是朝自己抛来了一个诱饵,可傻乎乎地去咬钩的,不还是他自己吗……

Fuck……爆豪胜己这几天说的脏词儿比这两年加起来都多。从见到那个男孩后,他就一直在做——非常不他自己的事情,这操蛋的感觉驱使他去找点儿别的什么东西抒发一下,比如——能麻醉自己的酒精、或者一个能够说得上话的好友。

爆豪胜己伸手揿下电话呼叫键:“听着南希,六点半的会议提前半小时,今天晚上那个私人派对也替我取消,理由……你随意编吧,”他又顿了一下,“记住,以前用过全部否决。”


爆豪先生……您可不可以告诉我,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编出第一百零九个完全不重样的借口啊?!我是南希,不是桑鲁桌(*1)!

办公室外,捧着电话的秘书一脸生无可恋。


在见到那个只知名叫焦冻的九岁男童时,长岛弘挑起了一边的眉毛,但他的惊讶也仅止于此。接过男童递给自己的纸张,他粗略地翻了翻就搞明白了大概情况,随后他侧开身体让出位置,说道:“我们走吧,焦冻小朋友。”

下车后,头发半红半白的小孩抱着与他身形不符的包一言不发地跟在长岛弘的身后,从进门到落座,他的目光都笔直笔直的,幼稚的小脸上挂着那样严肃的表情不免有些反差,偏向可爱的那种。

有女佣过来想要替他接下那个大大的背包,但他侧着身体躲开了,似乎打定了主意不放手也不开口。女孩儿向长岛弘投去求助的目光,后者摇摇头示意她不用再管了。

不过也是有人很乐意这个小客人的到来的。洛克茜就高兴坏了,她开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准备晚餐,虽然这个时候离午餐过去也才不到两个小时。

长岛弘看着沉默着扮冷酷大人的男童,又想起了绿谷出久。呵,一个小孩儿和一个小动物。他并没有特意指谁,毕竟这两个词随意安置到这两个人谁的身上都挺合适的。

“会客室和这里,那里有书和另外一位客人,这里有电视和女佣,你可以自行选择一个。”长岛弘朝他说道。

他眨眨眼,然后一蹬腿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走到长岛弘的腿边仰着小脸看着他。

“好吧。”长岛弘嘴角勾出一抹弧度,抬腿向着会客室走去,小孩儿迈着两条短腿紧紧地跟着他,显得有些吃力,长岛弘不着痕迹地看了他一眼,回过头,但脚上的步伐并没有丝毫减慢。

将他带到房门口后,长岛弘对他说:“到了,就是这里。”

他领着焦冻走进去,房间里坐着的人立刻站了起来,一双圆溜溜的绿眼睛里惊讶与慌张相互交织,前者是因为长岛弘身边的男童,后者是因为他膝盖上摆着的书。

长岛弘朝他点点头,然后俯下身轻轻拍了怕焦冻的后背:“这就是那位客人了,祝你们相处愉快。”

“这是爆豪先生母亲朋友的小孩,叫焦冻,是个很安静的小孩,希望不会给绿谷先生造成任何困扰,”说着,他又重复了那句:“祝你们相处愉快。”

“没有没有,怎么会困扰呢……”绿谷出久立即说道,接着,又是鞠躬。长岛弘有些怀疑他的腰会不会用得太过了。


也许,同类之间的直觉真的能够互通。当绿谷出久看向那个叫焦冻的小孩时,他也在看自己。少年的睫毛抖了抖,然后对男童释出一个笑,一个不含任何杂质的笑。

过去大概几秒,小孩动了,他“哒哒”地跑到绿谷出久身边,将手里的背包放到了地上,滑开背包的拉链,从里面翻出一盒乐高玩具出来放到一旁,面无表情地伸手揪住少年的裤腿扯了扯,看着他。

很奇怪,虽然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绿谷出久却读出了他的期待和一丝忐忑。看着他,绿谷出久突然很想发出一声“噢—”,尾音婉转拖长,就是洛克茜看着自己时发出的那一声。

“我……我不是很擅长这个……”绿谷出久说完,看到男孩的脑袋垂了垂,赶紧补充道:“不过,你,你可以教我吗?”

名叫焦冻的小男孩立刻抬起头,抿了抿嘴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没有开口。他只是看着绿谷出久的双眼,用力地点点头,严肃认真之余不乏可爱。


“连续两天,真稀奇啊。”切岛锐儿郎拉开座椅,坐到了爆豪胜己身边的座位上,手撑着吧台朝酒保喊道:“戴吉利一杯。”

他刚坐好,一张一百美元就拍到了他的眼下,酒吧闪烁的灯光下,连那张纸上的本杰明·富兰克林的微笑都显得有些梦幻了。

“哇哦—”切岛锐儿郎一怔,随后笑着将它收了起来,“可以啊爆豪先生。”只是他的语气里并没有带着赞许的意味。

“是个意外。”一切不在计划中的事情都可以称为意外。爆豪胜己一口气喝光杯子里的所有液体,流淌过喉咙的热辣感令他找到了一丝慰藉。

切岛锐儿郎适时地闭上了嘴,等他继续开口。但接下来,爆豪胜己并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他只是坐在那里喝着酒,活脱脱一副靠酒精排解苦闷的城市单身焦虑症患者形象。

他也只得陪着他继续喝,但切岛锐儿郎并不知道爆豪胜己酒量的顶峰到底在哪里,在他的印象里,从第一次跟他一起喝酒开始,这家伙就没有真的醉过。他像是能够控制住那种感觉一般,总是很清醒。但也有可能是装得很清醒。

半个夜晚过去,切岛锐儿郎让自己的状态停在微醺阶段,搭着爆豪胜己的肩膀一起坐进他的车里,司机将浑身酒气的他送回家,随后准备载着男人离去。

切岛锐儿郎关上门之后又敲了敲车窗,扒着玻璃对里面的男人说:“记住,就算是个混蛋了,也得是个有原则的混蛋,知道吗?”

男人皱着眉笑一下,让这个表情显得有些无奈,朝他摆摆手后摇起车窗驶离街道。


爆豪胜己已经想不起来自己对待这种事情的原则到底是什么了,或者说,他并不确定自己有为这种事情制定过任何原则。也有一种可能,是因为是这个人,所以他的原则也跟着不停改变?

他看到那个男孩朝自己走过来,停在距离身前两步之外安安静静地看着自己,似乎有些犹豫要不要继续靠近。

爆豪胜己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又进到了他栖身的客房里。

他没有穿浴袍或者自己的衬衫,而是简单的灰色睡衣套装,合身的衣服令他的体格看上去没有那么娇小,但依旧单薄。

爆豪胜己盯着他,盯到眼眶涩涩地疼,盯到他纤瘦的身影仿佛在自己的视野里虚幻了起来。接着,他做了一件他完全不知道缘由,却依旧去做了的事情。

就好像他别无选择一样。

男人走过去,伸出一只手,覆盖住少年的眼睛,他说:“别这样看我。”

然后,他用另一只手环住少年的腰将他带进怀里。


——拥抱了他。


TBC


【注释】*1:《一千零一夜》的女主角

热度 477
时间 2018.06.28
评论(48)
热度(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