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玫瑰碎片》第十一章

*R18

*美籍日裔帮派少主爆豪胜己X偷渡客绿谷出久

*非漫画世界观设定


温馨提示:是个极其狗血的爱情故事。


时隔一个月的更新,大家还记得前文吗?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正文:

爆豪胜己绝对不会看错,绿谷出久的枪龘法很好,开龘枪时的心态也非常好,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事儿他干得不少。

他有他的秘密。爆豪胜己一开始就知道。

他为何会出现在那个码头、那个集装箱里也一直一个谜,他曾经告诫自己不要去探究他,哪怕他想,随时都能知道。但他却选择让他的秘密一直是秘密,男人知道,当一个人对令一个人的秘密产生求知欲时……就已经说明他已经在不满足了。

而现在,爆豪胜己已经不满足了。

他不禁想,绿谷出久到底是什么人?他是绿谷出久,单纯,腼腆,干净,真诚。而现在,他似乎还是他,只是……除了上述形容词外,他又多了“枪龘法很好”这一项。

远处乐园里的城堡上正上演着华美的灯光故事秀,绿谷出久和那个小鬼头一起站在他的侧前方,男童揪着绿谷的衣摆,偶尔用力扯一下,少年便会低下头目光柔和地看他一眼。斑斓的灯光从他的侧颜上滑过,突然,少年回头朝他看过来,一簇烟花升上天空,在他们目光交汇时砰然炸响。

“砰!”

是烟花炸开的声音,也似那一声枪响。

少年的肩膀一缩,像是被这声音吓到,抱歉地朝自己笑了笑,眼皮一垂,便巧妙地避开了他的视线。

看着他的后脑勺,这时,爆豪胜己却像是分不清了。他到底是谁……绿谷出久,到底是谁。


回程时大家都很安静,焦冻已经昏昏欲睡,才坐上车不出一刻钟,男童便小脑袋点个不停,强撑了半小时,他终是撑不住地脑袋一歪,靠着安全带就睡下了。

男人坐在绿谷出久身边一言不发,从傍晚时分起,他的态度就变得莫测起来,二人之间像是被堆起了一层透明的墙似的,你看得到却过不去,这一周来的亲近似乎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点儿痕迹都找不到了。

绿谷出久对其原因有几分明白。果然是太忘形了……他不该这样大意地就把自己的过去剥出一点儿摊开在男人面前的……不该的。只是今天他太开心了,近一个月的警惕在这种单纯的快乐下被冲淡,以至于他竟然真的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持枪打中玩偶不过是很短的一个过程,短到他都没有意识到这些,真正让他清醒过来的,是在烟火炸响时刻爆豪先生投注进眼里的视线。

复杂,集合了数种情绪——疑惑、苦恼、愠怒,还有他分辨不清的东西。

乐极生悲这个词用在这时也许刚好。绿谷出久盯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手背,在这双手上的某些地方,覆盖着很薄的茧,那些茧子分布的位置与男人手上的厚茧的分布位置一模一样,都是因为握枪磨出来的。

只是少年练枪的时间不算太长,所以这些茧还不够厚,只要不是带着寻找它们的目的或很用力地去摸,便不太能感受到它们的存在。

他自己也有意无意地藏着它们。

绿谷出久想,爆豪先生应该不会喜欢一个练枪的【……】,他也许更想要一个乖顺单纯的【……】,所以尽可能地藏起自己身上所以会令他不喜欢的地方,手上的薄茧是,他的秘密也是。

他这段时间来一直藏得很好,本应该一直那样好,直到这段关系的结束,他至少还能给爆豪先生留下一个好印象。

只是他现在竟然搞砸了。你果真是个废物啊……绿谷出久耷拉下的睫毛颤动,在心底暗骂自己道。


一路无话。

车开回家后,女佣从司机手里接过沉沉睡下的焦冻,见他似乎被打扰到地皱了皱眉,立刻脚底生风一般赶紧将男童带进了他的房间。

爆豪胜己还坐在车上,少年见他不动所以也没有动,男人的心境与上午截然不同,再透过看到车窗上与上午时分一样姿态的少年倒影,便觉得心烦得厉害。

如果此刻的爆豪胜己是十年前还在读高中的他,也许他已经暴躁地赶人下去了,可是他现在不是十年前那个毛毛躁躁的高中生,而是爆豪家的少主,家族一大半的生意都在他的手上,他怎么可能还像以前那样冲动并且喜怒形于色呢。所以,他只是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沉声对端坐在手边的少年说:“你先下去吧。”

少年在他开口时便是一哆嗦,抬首朝他看过来,嘴唇动了动想要说点什么。

爆豪胜己看着他,在这一刻,他突然生出一种不具体也不真实的期待——你想说吗?想要告诉我吗?

但是……少年除了一句“好的。”外,什么都没有说。

看着绿谷出久拉开车门走下去,爆豪胜己只感觉心口被压了一下,血液滞流,连带着身体里的所有感觉都迟钝起来,他在他关上车门前,男人朝他的方向探了探身,却没能及时地做出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但是语言却快得离奇,脱口而出,他想捉都捉不回来。

“你直接回客房吧。”

当爆豪胜己说完后,少年的脸几乎是肉眼可见地“唰”一下退去了血色,在灯光下,他那张脸看起来就像一张失去了颜色的纸面具,变得呆滞又模糊。

看着绿谷出久,爆豪胜己的血液流得更不通畅了些,为了让自己好受,他移开目光,生硬地说道:“我今晚有事不回来了。”


站在车门外的长岛弘将爆豪胜己的话听得真切,直觉告诉他哪里不对,少爷对绿谷先生的态度和语气……怪怪的。

长岛弘识趣地保持沉默,他还是不要掺和少爷和这个少年之间的事比较好,先前他自作主张留下的后遗症太重了,导致他每每面对绿谷出久都会产生一股别扭的愧疚感……虽然他知道那些事怨不得自己,但总归是他送过去的东西令他误会了少爷的本意,弄得一切都朝奇怪的方向发展过去。


爆豪胜己说话完后,就命司机将车开出去庄园,他没有报出准确的坐标,只是说让他往东开。


绿谷出久跟在长岛弘的后面回到房子,灯火辉煌又华丽的房子里明明时刻都有佣人守着,可他却觉得这里冷清极了,就像那个被包场了游乐园,失去了某种活生生的气息。他不禁想,爆豪先生就是每天都面对这样的地方吗?他不会难过吗?

他……

绿谷出久知道自己不该这样想,男人看起来什么都不缺,他当然……当然也不会缺你的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感情,他不需要你为他感到难过不需要你为他开心,更不需要你喜欢他。


可是……爆豪先生不需要……你就能没有了吗?

绿谷出久蜷缩在客房的床上,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躺上来的时候,因为自己是独自一人躺在这里而感到欢喜和惶恐,但是现在,他第三次独自一人躺在这里时,却感到心脏被人挖空了一般无措与茫然。

他睁着眼睛看着台灯,盯得久了,少年眼睛酸涩地眨了眨,突然,他在灯罩上发现一个小小的凹痕,绿谷出久楞住,想起那个疼痛难忍的夜晚,崩开飞走的扣子有一颗像是打在了这个上面。

绿谷出久从被褥钻出翻身下床,蹲到地上想要找找看有没有被女佣落下的扣子。少年趴跪在地毯上,手掌摸索着,思绪恍惚地开始想起那个夜晚。

他想到了疼痛、想到了男人的拥抱、想到了他身上浓重的酒气、想到了他眼睛、想到了一个吻,然后……他想到了——在扣子四散飞开后,那一颗打在灯罩上的扣子的确又弹回来了,但他当时视线模糊不清,只在余光里瞥见有个东西朝自己飞过来,是爆豪先生将它挡开……并在同一时间掰过了自己的脸……

想到这里,趴跪在地上的绿谷出久后腰一软,他再找不下去了。少年将自己缩到床边的地上,抱起膝盖抬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一盏台灯。


可是……即便爆豪先生不需要,你也不可能没有啊……


将他的底细调查得一清二楚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哪怕他给的名字都是假的,他也能轻易地做到这件事。

车窗外永远不会陷入真正黑暗与静寂的景致从爆豪胜己眼底掠过,男人眉头蹙紧,这个想法一冒头,他的额头都跟着打起了皱皱,像是被恶心到了似的不自在。

司机已经透过后视镜向他看过几次,犹豫要不要开口问男人的目的地在哪儿,这样开下去,哪怕他受得了,油箱也受不了了啊。

“少爷……”在第四次确定自己被彻底地无视了之后,司机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这油箱快要见底了,您看我需要去加个油吗?”

爆豪胜己回神才发现已经开得够久,男人有些无奈,为什么时间这个东西不能停留在原地等一等,等他将思绪理清再流逝?

“如果油箱撑得住,先送我去公司,撑不住就先去将油箱加满。”

司机担忧地看一眼爆豪胜己,却只是应下他的话没有多做提问:“好的,那我先送您去公司。”


爆豪胜己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小休息室,装潢当然不够家里那般豪华,不过设备一应俱全,如果他需要在办公室里过夜就会使用它,而且即便不住,这里也每天都会有人来打扫,以便他的不时之需。

男人上次住进去还是刚接管公司那会儿,他那时每天都凭着一股狠劲儿一口气接了好几个大单子,每天都跟那些凶徒或老狐狸们打交道,试图将自己的名声打响。他每天咬着牙玩命儿工作,不少人都以为他是在借此来麻痹自己对那起枪龘击案的感知度。

他有时会连续几天不眠不休,每到这时,长岛弘就会去老妈,让她逼着自己进这里躺一会儿。

男人走进浴室给自己冲了个澡,发邮件给长岛弘让他明天早上将那套烟灰色的西装送过来。发完邮件后,爆豪胜己又看了一眼衣柜里备用的西装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咂咂嘴——这也太难看了吧。

一时间,他不禁怀疑起自己以前的品味。

将头发上的水甩了甩,走出休息室坐到办公桌前,手指在各种文件上滑过,最后停在办公桌下的暗格外,那里有他抗拒着又需要的东西,只是……爆豪胜己的目光黯下,手指在光滑的木料上摩挲片刻后,终是将手抽离回去。

人呐,真是惯不得。没有他的时候,你不是挺习惯的吗……这才睡了几个好觉,就受不了那种折磨了?

男人摇摇头,将那一束渴望与一束贪心紧紧绑起,尽量让它们离他的理智远一点儿、再远一点儿。


南希总是来得很早,虽然爆豪先生从不需要她为他买咖啡或者准备报纸,这些事他一般会在来公司前就做完,但她却还是会早其他人一步来到公司,所以她通常是除了保洁人员外来得最早的那个。

这就不难理解,当她看到通过没有拉上百叶窗的玻璃、看到办公室里那个正在处理文件的男人时,心里有多么惶恐,难道临时出了什么大事儿?南希赶紧以一个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到自己的桌前,举重若轻般放下手里的大小物品,整理了一下仪容后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真是难为她穿着八厘米的高跟鞋还能健步如飞了。

“进来。”听到爆豪先生略显烦躁的声音,她反而松了口气,如果爆豪先生还能烦躁,那说明没什么大事儿,反之,如果他冷静得一丝情绪波动都无,那才是真不妙。

“先生,我能为您做什么吗?”南希的话音落下,男人扫一眼她后并没有立刻开口,直到他将手中文件页上的最后一行字看完,他才对她说:“一杯蓝山,一份《华尔街日报》。”

这就是运气啊……南希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儿,要不是她每天来得这么早,这事儿就落到不知道哪个小贱人头上啦!

“好的,我这就去给您准备。”南希喜不自胜。

“以后每天早上你都准备好吧,我暂时留宿这边了。”男人在她退出去前不咸不淡地补充道。

“好的。”南希心想,我当年练习过泡咖啡技巧,终于也能用上了!


生意上的确没什么问题,与卡伯特的合作也走上了正轨,那个老家伙虽然喜欢在背地里干一些肮脏的买卖,但在与自己的这桩生意上倒是没有偷奸耍滑,除了爆豪胜己这边盯得丝毫不懈怠外,更在于卡伯特那老狐狸也急于借此机会好好地洗一笔黑钱,错过自己挂牌龘赌龘场这条最佳渠道的话,吃亏的可是他自己。

听说他那边前段时间刚处理掉一个内鬼,也不知道被偷走多少信息出去。爆豪胜己按着自己的额角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查查。思及此,男人忍不住在心底嘲笑自己:查查?查卡伯特?真的只是想查他?怎么没见你对其他生意伙伴那么关注呢?

爆豪胜己已经在办公室住了四天,任谁都察觉出不寻常了,全公司的人现在都如履薄冰,下层的消息哪有上层快,南希是知道没出什么大事儿,但其他人可都以为他们的最高掌权者正在处理什么天大的危机呢……

不过,真细究这事儿,说他是在处理一个“天大的危机”,也许还真没什么不对。


爆豪胜己这几天过得很不好,曾经一旦强迫自己投入工作便会忽略其他感情这种手段,似乎也不管用了。累……倒也不能说累,至少不是精神累,公司都没什么大事儿发生,他再累能累到哪里去?睡不好也就睡不好吧,他忍忍也就过去了。

累的是心啊。要束缚住一颗放不回胸腔的心、一颗总往他人所在奔跑的心、一颗时刻为他人现状牵挂的心……是他妈的多累的一件事,二十六岁的爆豪胜己算是彻底体验了一把。

明明那个“他人”的存在分秒都在折磨自己,可他依旧是自己能够克制住不碰巴龘比龘妥的根本原因——只要想到他,那靠药龘物得来的安眠便会变得异常廉价。

那样廉价的东西,爆豪胜己的骄傲绝不允许他再接受它。


当爆豪胜己签完最后一份财务相关的文件,他的私人手机在口袋里震了一下,他挥手令下属退出后取出手机,消息来源自老妈,他皱了皱眉,心头闪过一丝异样,总感觉……有猫腻,不打电话而是发短信,这不像老妈的风格……

果然,男人点开那封短信,赫然写着——“儿子抱歉,我先前预估的两周多不够用,隔壁不知道怎么得了消息也跑到荷兰来了,看来我得多待一段时间,归期未定,麻烦你再照顾焦冻一段时间,等我回来就去接你们来庆功宴!ps:赶紧给我回家去!不然你公司的人肯定也过不好。”

看来这个“ps”里的内容才是老妈来信的真正目的。至于她是怎么知道的,不用说,肯定又是长岛弘搞的鬼……

他也是难得糊涂,怎么就忘了这茬……你一个大老板天天住在公司,是成心让你的员工睡不好吃不香啊,失策失策。

看来……必须得回去了,唉,真麻烦啊……

爆豪胜己给老妈回去一封简短的应允,抬手揿下电话按键,向南希确定过自己晚宴的时间后,便对她补充道:“明天你不用再替我准备咖啡和报纸,我今晚不住公司,回家了。”


南希愣愣地放回电话:怎么爆豪先生的语气听起来……开心得不得了呢?只是回个家而已,至于吗……


晚宴结束后已经接近转钟,在宴会上他已经十分心不在焉,且越临近晚宴结束越是心急,到此刻,爆豪胜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前几天到底是怎么忍过来的……

爆豪胜己踏入家门时已经凌晨,长岛弘接过他的西装外套和领带,看着男人朝客房走去的背影失笑摇头,上次少爷这么急匆匆地在家里走过时,可能还是听说那位著名WEE英雄到家里做客的时候吧?不,看着转眼就消失在楼梯尽头的男人,长岛弘想:这次比那次更急切。


爆豪胜己站在绿谷出久栖身的客房门口,在敲门与不敲门之间犹豫片刻。他也许睡着了,想着,男人还是直接旋开了门把。

少年躺在床的边缘,被子隆起小小的弧度,能看得出来他是蜷缩着身体睡着的。其实以往他就注意到这点,绿谷出久总是这样蜷缩着身体睡觉——这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姿势。

男人走近他的身边,少年已经睡着了,将自己团得十分小,人在感到孤独无助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将自己团成这样,身躯仿佛回到母体一般蜷缩起来,试图通过这样的姿势获取慰藉。

男人借着微弱暗淡的光贪婪地凝视着少年,希望时间慢一点,慢到他能够将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节都记住——雀斑在灯光明暗转换时的色度;似乎因梦到了什么而浮出眉心的褶皱;那个梦似乎真的不太美好,少年小幅度抽动了一下,发梢被这个动作带起了小小的跳跃……

男人就这样愣愣地看着他,看得珍贵极了。

在他又一次不安地抽动了一下后,爆豪胜己伸出手,轻轻地撩开少年的额发,在他的额角处印下了一个宛如失而复得一般的吻。


TBC

热度 442
时间 2018.08.11
评论(87)
热度(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