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小朋友》

*R18

*27岁赛车手爆豪胜己X15岁学生绿谷出久

*非漫画世界观设定


温馨提示:请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狗血!全文长达一万五。职业设定只是瞎扯个淡,不重要。不喜设定年龄差的姑娘们请谨慎点开,不喜勿入,窥屏烂脸,谢谢!


内含少量小久与其他男同学之间的肢体接触,应该都属于正常男孩子间打闹的范围,他本人对爆豪同学以外的人不抱有任何心思,如果不能接受就请注意避雷。


附一个文单链接。


AO3全文地址戳我。(如果一次打不开可以退出多试几次,正文内的图片链接也一样)


正文:

*

绿谷出久对这样的场合真的一点儿经验都没有,他捧着一个冰凉的玻璃杯缩在人群之外的小角落里,一双不知为什么被熏得红红的大眼睛不安地聚焦进自己的杯子,小气泡在杯壁上撞开的声音听得他抿嘴笑起来,但是很快,男孩儿又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把笑收回,甜丝丝的紫红色液体里掺杂着一股陌生的酸苦,他知道那是什么,可一向乖乖的他却忍不住一再地将它送进口腔,心里升起一种“明知做错了事儿却忍不住”的背龘德龘感,这感觉让他既不安又莫名兴奋。

他有些不自在地小口抿着自己手中的软性酒精气泡饮料,像一只小昆虫啜饮花蜜一般一口接着一口,看似小心翼翼却实则含着小小的贪心,男孩儿眯起眼睛,心口烫一阵满足的热意。虽说他们的年纪离法定饮酒年龄还差好大一截,可上有政龘策下有对策,想要尝尝酒精滋味的小朋友们,总能想到些“好办法”。

酒精力度不强,不会像烈酒一样灼烧食道和胃袋,但也能给没有接触过酒精的小朋友带来异样的眩晕和快乐。绿谷出久在喝了两杯后,就对这种神奇的感觉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脸颊和眼眶都被酒精熏成红色,一笑起来,绿色的大眼睛内水光潋滟,升起一种同龄人暂时还没能完全理解的感觉。只知道被他这样看了心口会重重地多跳几下,小龘腹会灼龘热,一股血气从脚底“蹭”一下朝头顶涌上去又猛地掉回来……令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就在他伸手取下第三杯的时候,一只手捉住了他的手腕,绿谷出久的小脑袋被酒精搅和得有些迟钝,他嘟起嘴看向这个制止自己去获取快乐的人——男人——足够成熟的成年男性。

小朋友立刻呆住,眨眨眼,歪着脑袋看了他好久,似乎是终于看清男人的长相后,他下意识地缩起肩膀做鹌鹑状,像是要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一般垂下眼睫,似乎这样就能遮盖住男人凝到自己脸上的视线。

可惜这都是无用功。男人的存在感太强,他的视线也同样,无论怎么想要躲,却依旧挡不住那股惊心的热,似乎想要将他看得融化。

他试着将自己的手腕从他的钳制下挣了挣,但男人却没有放开,而是更加用力地往里收,弄得他忍不住痛吸一口气。

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喝酒……为什么只阻止我一个人呢……绿谷出久又是胆怯又是委屈地咬住下唇,迅速地掀起眼皮扫了一眼面前的男人。


*

也许同龄人真的没办法理解喝得微醺的绿谷出久的眼神代表什么,但比他大整整一轮的成年男性可是理解得不能再理解了。

半大的男孩儿眼眶周围一圈浅浅酡红,像是被人揉过,大眼睛水雾氤氲,眼波流转间说不出得……魅……

他这一眼含着一般人都不具有的惑人风情。男人实在不敢相信这是一个高一小朋友能够拥有的眼神……

他颦眉沉思,视线在绿谷出久毫无棱角的圆润脸庞上描过,小雀斑被染成跟眼圈周围如出一辙的浅红,浓密睫毛翕动间能看到他眼里闪出细碎的、水润的光,那光忽明忽暗,像捉不住的、滑溜溜的鱼。

几番尝试,被躲得不耐烦的男人还是捉住了它,通过捏住小朋友的下巴——掰过他的脸,强行地捉住了他的目光。

“我……我只是……尝一下下……”绿谷出久不知道自己干嘛要心虚,但他还是被男人看得心虚,不自觉地柔声向这个陌生男人解释道:“我还没醉呢……真的。”


不是装清醒就代表真的清醒了。

男人觉得这个小朋友有点逗,老实讲,这只是友人弟弟的生日派对,他来也不过是应朋友邀约来晃一下露个脸。

至于对一群小朋友们试图跨过那条意识淡薄的法龘律龘界限这种事儿,他完全没意见,毕竟他自己的少年时期也是这样过来的,所以在看到一大群少年少女偷偷地将威士忌倒进碳酸饮料里的时候他也才不会多管闲事。

他原本也是打算趁朋友弟弟——也就是寿星本人看到他后就找个借口遁走,但被那位据说特别崇拜自己的少年缠了一会儿,被聒噪的青少年们团团围住的感觉并不好。

被叽叽喳喳的声音吵得勾起少年时期脾性的男人强压下心头的烦躁,语气生硬地回答了青年少年们的几个无伤大雅的、关于职业赛车手的问题后,终于找准时机从那个交谈热烈的圈子脱身出来。

如果不是看在队友大岛的面子,他早就摔杯子走人了。他一向烦这种带有应酬性致的聚会,更何况还是陪一群未成年,想喝酒都放不开。男人正烦着,眼睛一抬,一个缩在角落里、捧着杯子安安静静地笑起来的小朋友正好撞进他的视线。


满满当当,男人的视线里只剩下他那抹清浅的笑了。

男孩儿脸上的笑容转瞬即逝,嘴唇向上弯时,他那张小脸上浮现浅浅肉欲,让他看起来更小了一些。

应该是大岛弟弟的同学。他想。

他不知在什么时候朝他走近了一些,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就看着这个小朋友小口小口地呷完了他杯中的软性酒精饮品,在他伸手拿起第二杯的时候,男人眉尾一挑,饶有兴趣地抱起手臂,想看看这个小家伙到底能喝多少。

结果也才两杯下肚,这个小朋友就已经醉了。

真是有够废的……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闪过,男人一愣,从鼻子里哼笑一声,没想到,看着眼前的男孩儿,不知不觉地,本就被勾起了些少年心性的男人下意识地在心里嘲谑着他。


*


下文戳我。(图片链接,巨长,请注意流量)


*

其实爆豪胜己并没有那么希望他的废久那么快长大,看他在赛场边小脸涨红地为自己加油是一件很令人心情愉快的事情。那天在柜子里确定了关系后,他们便开始偷偷地谈起了忘年恋(虽然爆豪胜己从不承认“忘年”这个词)。

男人故意不让他多锻炼,刻意让他的身龘体一直都保持着他软绵绵的手感,所以虽然小朋友越来越耐龘操,但实际上却完全没有变得更加结实起来。

绿谷出久在跟爆豪胜己谈地下恋情的这三年,就一直像个天真可爱的小朋友。而且直到被拖进教堂,他都依然没变。

看着在婚礼现场找到机会就偷喝酒的小朋友,爆豪胜己咬牙切齿地想:也许,唯一变的,就是他越来越好的酒量了吧。


END


附赠彩蛋1:

太阳快要下山时,人也都走得差不多了。大岛宏真以为绿谷出久跟着高木一起走了,结果,在路过书房时,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爆豪先生抱着绿谷出久走了出来,小朋友的脸红扑扑的,在他怀里熟睡着……

男人朝他竖起一根噤声的手指,压低声音对大岛说:“把他的书包拿给我。”

大岛宏真已经惊呆了,他心里飘过无数个问号,等他反应过来时,男人已经接过了绿谷出久的书包。


“这个小朋友我带走了。”


就在大岛宏真看着男人的背影,犹豫着要不要问一句他俩啥时候开始在书房鬼混的时候,男人顿住脚步,转头朝他笑起来:“哦对,你的项链被那个男孩扯掉了,在书桌下面。”


诶?就这样被威胁了吗……

大岛弟弟:宝宝委屈 Ծ‸Ծ


而这个秘密,就一直被大岛战战兢兢地守着,直到这两个家伙当着媒体宣布结婚的那一天,他才如获大赦一般奔到天台上,当着全校——以为他想不开要跳楼的人的面扯开嗓子喊道:“老子才是第一个知道这两个家伙龘搞龘在一起的人!!!”


附赠彩蛋2:

绿谷出久三、四岁不大点儿的时候,他最开心的时刻,就是在妈妈要去工作时把他托付给邻居家小哥哥的时候,小哥哥比他大十二岁,他说他的梦想就是要当一名职业赛车手,那个时候,绿谷出久根本就不懂职业赛车手是什么,他就呆呆坐在他旁边,看他聚精会神地看电视里的实况转播。

可惜这个美好时光仅仅维持了两周,小哥哥一家就搬走了。

后来,他已经忘了他的人生中还有过这么一段,却在国中时回家的路上瞥过商场里的电视时,被一个男人取下头盔后的狂放笑容吸引住了目光。

爆豪胜己。

他记下他的名字,买下以他为封面的赛车杂志。只不过在那时,他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高中某位男同学生日派对结束后的两个月里,每到深夜时分家人睡去后,满脸龘潮龘红地看着这本杂志的封面偷偷自龘慰。


———全文完结———

热度 1635
时间 2018.08.06
评论(88)
热度(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