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玫瑰碎片》第十三章

*R18

*美籍日裔帮派少主爆豪胜己X偷渡客绿谷出久

*非漫画世界观设定


温馨提示:是个极其狗血的爱情故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正文:

梦随着绿谷出久不安稳的睡眠往上游走,在它旅途的尽头处,有一只恶鬼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嗥鸣。绿谷出久手心一紧,不安地张开了眼。

朝暾通红,入眼处靠着一团金红色的光……睡眠立刻被赶跑了。绿谷出久茫然地眨了好几下眼睛,依旧不太能想通这是怎么回事。

爆豪先生?怎么在这里?

绿谷出久的睫毛抖动,放在床头的手被一只手握得很紧,他蹭着枕头伸伸脖子往前看,发现男人的衣着完好,坐在自己的床下边,头枕着床沿睡着了。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完全察觉?他怎么不睡到床上来?

好多问号团塞在绿谷出久的脑袋里,他想着、想着,没一个答得出来,他的目光随着照耀在男人发丝上的日光一齐闪烁、跳跃、描摹。绿谷出久看不见自己,所以他察觉不到,在他每次看着这个男人的时候,他的目光似乎也如阳光一般温热、明亮。

少年的鼻腔轻轻翕动,捕捉空气中那一抹属于男人的气味。爆豪先生身上总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他见识太少,没办法很好地讲出来那是什么,有时候这股味道会被酒气浸染,但其实也不会变得难闻,反而增添了另一种生气。

有时候,绿谷出久直觉爆豪先生其实也藏了很多东西,又像是他生来就如此。说不清。唉,还是我太笨了……绿谷出久在心底埋怨自己一声。

男人将他的手握得太紧,他抽不出来也不敢抽出来,既怕惊扰到爆豪先生的梦,又怕惊扰到自己的梦。


房间内光线明暗转换,早晨升温成了白昼,爆豪胜己终于在时钟转过十点的时候醒了过来。

脑袋歪久了,脖颈酸痛,男人转了转脖子才松开了自己的手。他昨天本不想就这样将就着过一夜,只是握住绿谷出久的手握了一会儿之后,就困得懒得动了,别说洗澡换衣服、他连松开手走两步爬个床都觉得烦。就干脆一屁股坐下睡过去了。

虽然握着手远没有抱住整个人来得满足,但对于几乎四天都没有好好睡过觉的男人来说,也还凑合。


自从绿谷出久装睡被男人拆穿过几次后,他就再也不装睡了,这可好,男人的视线一转过来,他便与男人撞了个满怀,四目相对,少年立刻慌张地转开,等他再看过去时,发现爆豪先生的视线没有收回去,心头难免发窘。

爆豪胜己见他明明想要躲却硬是要跟自己对视的窘迫模样,觉得有些好笑,他伸手蹂躏一番少年睡得乱糟糟的头发。


“起来,收拾一下去吃早餐。”


他的话音随着脚步声一同散去,绿谷出久眼里的男人背影被关上的房门代替后,他抿起嘴将手放到刚被男人揉过的头顶上,他想到男人语句末尾卷起的细微笑意,也忍不住也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他看不见,男人声音里的那一丝细微笑意偷偷地溜进了他的眼里,绕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漩涡,浮沉而下,潜进了心里。


早餐是洛克茜精心准备的,身为厨房领班的她已经很少会亲自下厨了,只是今天情况较为特殊。爆豪胜己这几天没回来惹得她十分忧心,她总忍不住担心他每天早上都只喝咖啡、或者只吃些简陋的东西。所以这次她特意亲自动手,为他准备了一份丰盛又精致的早餐。当然,今天一起用餐的三人的早餐也都是她亲手烹制的。

爆豪胜己,绿谷出久,还有焦冻。小男孩面无表情地吃完早餐后又面无表情地放下了刀叉,等着绿谷出久。绿谷出久安安静静地咽下食物后安安静静地放下了刀叉,等着爆豪胜己。

而爆豪胜己,他不情不愿地咀嚼着松软可口的欧姆蛋,又艰难地咽下沙拉,内心无比渴望Tabasco。


绿谷出久在等待早餐结束的时间里,思考着自己昨晚的决定,他酝酿了好几套说辞——关于如何向爆豪先生辞行——但是每一套又都被他否决。

绿谷出久的思绪逡巡,不敢往前踏步,只能游走在昨晚与今晨之间,他真的不知该如何开口。最后,他还是错过了男人放下刀叉到起身离开之间的那段最佳开口时光。


这几天,焦冻开口跟绿谷出久说话的次数也多了起来,不再是一个短语一个短语地往外冒,开始开口说些能称得上是句子的话了。就在今天早上,他还亲口对洛克茜说了欧姆蛋很好吃这样的感谢话语。

绿谷出久非常开心,超乎想象的开心,甚至感觉轻松了很多。但同时又有些失落,就好像……能让自己留下来的理由又少了一个似的。

绿谷出久失笑,心底为自己的感情扩散开来的速度感到困窘,他都想不明白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多对爆豪先生的感情,繁多但也极好辨认,那些感情不知从何而起,也不知怎么控制,起初只是一粒种子,但种子很快就以想象不出的速度、不顾他意愿地长成了一片墨绿色的森林。

他甚至说不清最初的那一粒种子是什么时候被种下的。

绿谷出久知道喜欢这种情绪并不分贵贱,不管谁喜欢谁,那都会是美好的。只是对他而言,这种美好就像是一朵易碎的玫瑰,它珍贵、美丽,但是任何轻微的触碰都能弄碎它,所以它只能被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收进心匣里。

等他哪天把它轻轻取出来的时候,他希望它依旧是完整的一朵玫瑰,而不是一匣子残破的碎片。


爆豪胜己今天一整天都精神抖擞,他回家过夜并且今早还迟到的消息令每一位下属都松了口气,心想那个“天大的危机”肯定已经被摆平了。就是好像有些落枕——开会的时候偶尔会摸着脖子转转脑袋。

南希抱着文件从爆豪先生的办公室里退出来,满面笑容转身就消失了,她锁着眉头纳闷地回到了座位。

一旁的马文用屁股推着椅子移过来,一脸八卦地问:“怎么了怎么了?老板不高兴骂你了?”

南希摇摇头,把爆豪先生签过的文件整理归档后锁好文件夹,很是无奈地撇撇嘴:“没有……”

“那你还一脸愁眉苦脸的?”

“因为老板太高兴了。”

“啊?”

“我怀疑他恋爱了……”南希想要把脸埋进手里,但是她新买的香奈儿粉霜太贵,舍不得,就只好作罢:“这还不难过吗?!”

“唉,那是好难过……”马文也跟着伤心起来。

南希无情地瞥他一眼。哼,爆豪先生看起来那么直,总不可能轮到你的!


爆豪胜己今天工作的效率非常高,他以二倍速处理完公事后,一收领带,还不到下班时间就准备回家好好地处理私事了。好了,这下迟到早退今天可谓是占全了。

“都准备好了吗?”爆豪胜己给长岛弘拨去电话。

“放心少爷,都准备好了。”

“嗯,我马上到家。”


爆豪胜己破天荒地从偏门进了宅邸,他心里闪过一丝怪异——明明是我的房子,怎么我还要像做贼一样?烦死人了……

男人换好衣服后,将鸭舌帽收进外套口袋,准备原路离开。

结果刚走到拐角处,一个人迎面撞进他的怀里。

“あ……いたっ—”胸口的人捂着鼻子说了几个他听不懂的音节,抬起头后看清自己的脸后,一脸惊愕地朝他鞠躬道歉:“呃……爆豪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有走路没看前面,您有没有受伤?”

爆豪胜己被眼前这个不停晃着的绿色绒毛团子晃得眼晕,他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让他停下。

“有没有撞疼您?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当你自己的脑袋是铁球吗?笨蛋。

绿谷出久慌张地将手放到了男人的胸口上,眼里带着一种陌生的担忧情绪——对自己的担忧——这是之前没有看到过的。

他的瞳孔收缩,墨黑色缩小,透亮的绿色被扩大,被阳光一照,就像是一片落满了碎星的湖泊。爆豪胜己被他这样看着,一阵痒痒迅速滑下背脊,男人张了张嘴,那一声不疼被皱眉的忍痛神色打断、被他捂住胸口的动作塞回了喉咙。

绿谷出久见他捂着胸口一脸痛苦,心里更加过意不去,轻轻柔柔地蹭过去想要看看他哪里受了伤,急得心口发闷起来:“我……我撞到您的气管了吗?”

爆豪胜己没有说话,抓着他的肩膀往后靠了靠,靠到了墙上,任他像个没了主意的小孩一样在自己的胸口乱蹭,很没有良心地享受着他的关心。


可惜好景不长,那个讨厌的小孩就跑过来了,歪来歪去的像头鸭子——身后还跟着长岛弘。

爆豪胜己也不好再装下去,轻咳一下便收敛起神色,只是眉头依旧没有展开:“没事,不用担心。”说着松开绿谷出久的肩膀,将外套拢了拢准备离开。

绿谷出久还是没有完全放心,直到男人走出两步之外,他才发现爆豪先生换了一身休闲打扮。


男人的脚步也在两步之外停了下来,焦冻挡住了他。

这时,绿谷出久余光瞥见了掉落在地的东西——鸭舌帽,他捡起来拍拍不存在的灰后,将它转过来,就看到那上面绣着两个金光闪烁的英文单词——All·Might。

All·Might?是他知道的那个All·Might?!绿谷出久的手指忍不住颤了一下。

同一时间,他听到焦冻的声音响起:“你要去看今晚的WWE现场是不是?要去看All·Might的那一场是不是?带我们一起去!我,和绿谷。”

绿谷出久咬住下唇,但他的眉尾已经挑了起来,这个时候……不出声是不是更好?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捧着手里的帽子,他认出来这是当年限量发售的All·Might十周年纪念帽,他当年托还在美国工作的父亲去买,但是没有抢到,后来在eBay上被炒到十六万美元天价,他更加买不到了。

趁现在,多摸摸实物也好。

“你不是不会说话吗?”爆豪胜己顾左右而言他。

“那我现在就去给爆豪阿姨打电话说你苛待我。”

“喂!”爆豪胜己扯住他的衣领,啊了一声,像是在叹气又像是在怒吼。老妈那边说过不许带他去看WWE、拳赛、自由搏击,怕他变得喜爱暴力……只是看这情形,这小子怕是早就崇尚暴力了吧!

至于绿谷出久……又是怎么回事?

他转头看一眼还呆呆盯着All·Might帽子的少年,发现他眼里敬慕的光闪烁着,立即心下了然。

爆豪胜己朝长岛弘招招手:“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还有什么不该说?”

“知道少爷,我这就去准备切岛先生和布兰顿先生的门票。”

绿谷出久飞快地瞄一眼转身离去的长岛弘,这是……答应了吧?


爆豪胜己看着讨厌的小孩走到了绿谷出久的身边,少年将帽子递还给自己,乖乖地说:“谢谢您……带我们一起去。”

看着男人毫不在意地将帽子折起来塞进口袋,绿谷出久心疼地抿抿嘴。

真不愧是爆豪先生,十六万美元的帽子呢。

当然,绿谷出久不知道,这个帽子是当年爆豪胜己连夜去排队买回来的,他买它只花了十六美元,而不是十六万美元。

“好了,现在我需要你们保证三件事。”男人的脸色冷峻、严肃起来,竖起三根手指说道:“第一,绝对不可以告诉爆豪夫人这件事。第二——”

他还没说完,焦冻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踮了踮脚,接下了他的话:“第二,绝对不可以告诉爆豪夫人这件事。第三……”说着,他扯了扯绿谷出久的裤腿。

“啊……”绿谷出久愣住,努力思考一会儿才跟上眼前二人的思维,“呃……第三,绝对不可以告诉爆豪夫人这件事。”(*1)

“Well……”爆豪胜己被他们这么一打岔,也忘了一开始准备好的另外两个条件是什么。

“就是这样,你们自去收拾一下,十分钟后出发。”


并没有走太远的长岛弘捏着扶梯上的雕花,不忍直视地收回目光,腹诽道:青、少、幼三代无聊又中二的《搏击俱乐部》爱好者,真怀疑他们其实都是同龄人。

当然,以最幼的那个为参考标准。


爆豪胜己对游乐园不感兴趣,当然没心思去想“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一层,就直接包下了整个游乐园找个清静。但All·Might的摔角秀怎么能一样呢?当然要身处人群之中跟他们一起大声呐喊才够爽啊!所以他现在正扣着帽子,遮住脸的同时也掩饰着表情里那一丝略显幼稚的狂热,跟一个少年和一个小孩一起坐在观众席——贵宾观众席里——观看摔角表演。

比赛很精彩,这次的剧本写得不错,很好地吊起了观众们的胃口。表演进行到一半,导演命令摄像师准备Kiss Cam(*2),调好时间后,饶有兴致地等着看今天会是谁来为大家演出这个暧昧的余兴节目。


绿谷出久还是第一次见识到WWE的现场,他激动地握着拳,盯着台上的All·Might眼睛一眨不眨——天呐,好漂亮的肌肉!好高啊!All·Might的下巴都好帅啊!

他现在就像个追那些俊美偶像的少女,眼睛里散发出仰慕与憧憬,如果不是因为爆豪先生在身边坐着,他好几次都要跳起来大喊All·Might我爱你了……

爆豪胜己看着身边的绿谷出久,看着他一脸痴迷地盯着台上的All·Might,而且自己都看了他好几次了,他一次都没有回看过来……爆豪胜己突然就感觉像喝了口醋似的有点不是滋味。

他收回目光,看到大荧幕上照出来的那个戴帽子的身影,感觉有些眼熟——All·Might限量版的帽子、浅金色的头发,还有灰色T恤领口……爆豪胜己的眼睛在台前和大荧幕上来回看看。

操!这他妈不是我吗?难道……

果然,不出他意料,只听解说突然喊道:“请被照到的观众!与身边的人接吻!”


这时,大家的目光都凝注到了大荧幕上扣着帽子的男人——与他身边的两个人身上。男人的左手边坐的是一位火辣的美女,右手边,则是一个长着雀斑的绿眼睛亚洲少年,他还一脸呆呆地看着大荧幕,像是不相信自己也被照到。

他愣了一会儿,看看身边的男人,缩着肩膀想要逃离镜头的那一瞬间,他身边的男人动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一定是要去亲身边的美人——连美人都是这样想的,她已经撩开头发准备好了,心想这毕竟是贵宾席,被谁亲一下都不亏。

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观众们看到荧幕上的男人伸手摘下鸭舌帽,迅速地用另一只手揽住想要远离他的亚洲少年的腰,在二人的面颊挨靠上的瞬间,以极快的速度用帽子挡住了自己和他的脸。

两秒过后,帽子重新扣回男人的脑袋,而少年则是面颊通红地捂着嘴低垂下头,可爱纯情到了极点。


这下观众们也都明白了:嗨,闹到一对小情侣头上了啊。

连解说都打趣他们道:“真是害羞的一对儿呢!来,让我们继续关注All·Might的舞台吧!”


绿谷出久已经不敢再抬头,他总感觉好多人都在看他……其实先前爆豪先生并没有真的亲上来,他只是轻碰了一下嘴角而已,但是他说的那句话似乎已经钻进唇缝,绕着他的口腔走遍了——


“Not hurt at all.Stupid.”(其实一点都不疼,小傻子)


摔角秀结束后已经是半夜,结局自然不用说——All·Might是不可能输的啊。

焦冻这个年纪的小孩在兴奋过后困得很快,这次甚至是一上车就睡着了,绿谷出久坐在男人的手边。

似曾相识的场景,同样是一路无话,但心境已经完全不同。


男人与他一同下车,甚至与他一齐回到客房。

这一路,绿谷出久走在他的身边时想了很多话,在他送自己进到客房后,绿谷出久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看向了他。

“爆豪先生……”少年轻轻地唤一声。

“嗯。”爆豪胜己回望过去。

他再次伸手拉住他的衣袖,等男人看清他眼里熟悉的询问——是否要跟他一起渡过这个夜晚的询问时,爆豪胜己提起肩膀又轻放回去,拂开少年抓着自己的手,走上前扣住他的后脑勺,嘴唇在他的头顶轻轻碰了一下。

这是一个礼节性的轻碰,是一个大男孩对一个小男孩展现亲昵一般的轻碰。

“晚安。”

说完,男人就转身从房间离去,并顺手带上了门。

绿谷出久愣愣地盯着紧闭的房门,抬手摸摸自己的头顶。


晚安。


TBC


【注释】

*1:改编自电影《搏击俱乐部》(Fight Club)男主制定的规则——

第一条:不许谈论搏击俱乐部

第二条:不许谈论搏击俱乐部

*2:Kiss Cam是NBA的赛场上比赛之余的观众互动游戏。一直热度非凡,作为NBA的“接吻游戏”,当现场大屏幕对准观众席上的球迷时,一般相邻而坐的两人便会相互亲吻,此游戏一般都会找男女邻座的球迷表演。(摘自百度,不是很清楚是不是只有NBA会玩这个,我也只是很想看这个情节就写啦)

热度 462
时间 2018.08.22
评论(103)
热度(462)